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百零三章 敢死
    处在战场上的李璟并不知道在幽州城南发生的大事,他手中的铁锤早已丢失,双锤虽然攻击力很强,但是对于李璟来说,长时间的挥锤,造成了双臂发麻,最后只得将手中的双锤丢失,一时间也不知道更换了多少兵器,幸亏他经过了周侗的一番教导之后,对各种兵器的使用虽然没有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但是仗着力量强大,也能勉强能用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的近卫军经过一番厮杀,剩下不过千余人,倒是这个时候战场上的情况变化太快,伯颜等人率领大军纵横交错,将金军割裂,金军的拐子马也好,或者是铁浮屠也好,都已经改变了局面,金人和汉部大军相互纠缠,彼此双方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“主上,彼此纠缠太厉害了,我们的人马很难在短时间内冲破敌人的防线。”武松飞马而来,他手上的戒刀已经卷口,早就重新换了一柄,他看着自己李璟一眼,却见李璟身上盔甲上已经有了血迹,心目中惊骇,赶紧说道:“主上,现在该如何是好?是不是准备退兵。”

    “退兵?”李璟扬起手中中的方天画戟,说道:“你看见远处是什么?契丹人已经出城迎敌了,我们这个时候撤军,不仅仅是将我们的将士生死抛之一边,就是契丹人也会损失惨重,日后我等如何收服幽州之民。”

    武松面色一愣,忍不住说道:“主上,您现在?”

    “受伤了吗?大将征战疆场,哪里有不受伤的时候。”李璟看着自己的伤势,笑呵呵的说道:“不过是皮肉伤,我身上的盔甲还是不错,防护力还是很强的,武松,你看看我身边还有多少死战之士,现在我们缺少的就是这样的死士,缺少的是一柄利刃,刺入阿骨打的心脏部分,彻底的击败金兵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这就召集敢死之士,属下亲自统帅。”武松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花荣跟随我在身边,我亲自领军。”李璟望着远处的金人大纛,仍然出现在远处的山坡之上,距离李璟并不远,左右不过两百步,可就是这两百步,却是如同天堑一样,让李璟无可奈何,望而兴叹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武松望了远处的花荣一眼,只见对方站在那里,面色冷峻,唯独弓箭放在身边,等待着李璟的命令,对金人发起最后的进攻。

    远处小山坡之下,阿骨打也发现战场上的一切,十几万大军相互厮杀,在弹丸之地上,双方纠葛在一起,就是阿骨打自己也没有办法改变眼下的局势,贸然撤军的结果,就是自己的失败,索性的是他久经沙场,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大风大浪,虽然情况比较危机,可是阿骨打仍然是面色平静,计算是接到郭药师率领万余大军冲出了幽州城,他的脸色也没有改变多少。

    “敌我双反,现在都需要一只强大的力量,打破这种纠葛。”完颜阿骨打对身边完颜斡鲁古说道:“我需要你掌管这只精锐军队,冲入敌人大阵之中,改变眼下战场上的局势。”和李璟一样,阿骨打也发现了眼下的局势,双方都需要一只精锐军队改变眼下的局势,不一样的是,李璟决定亲自冲锋陷阵,而阿骨打却是选择了金人骁将完颜斡鲁古。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我大金有的是敢死之士。”完颜斡鲁古低着头,声音中带有一丝金属的气息,他手上拿着一柄狼牙棒,等着他抬起头来的时候,就显得身材高大,孔武有力,就听见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大金的勇士何在,跟随本将砸碎李璟的脑袋。”完颜斡鲁古声音很大,他在金人军队中也是很有威望的一位,一声令下,就见身边的金人勇士轰然而应,千余勇士赤着上身,手上拿着弯刀,大踏步走了出来,脸上都是视死于归的面色。

    “上马。”完颜斡鲁古看着集合起来的士兵,点了点头,翻身上马,就领着众人朝远处的战场上杀了过去。不愧是一群视死于归的勇士,他们不避刀枪,不惧死亡,冲锋陷阵,手上的大刀挥舞,手下从来没有一合之敌,因为他们碰见了敌人,迎面就是一刀,也不管自己有没有受伤,也不管敌人有没有被自己砍死,就顺着战马,砍向下一个敌人,在他的身后,其他的袍泽会帮助他们解决身后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,李璟的敢死队也已经足见完毕,他亲自冲锋陷阵,手中的方天画戟或砸或刺或砍等等手段在他手上使出来,丝毫没有任何不习惯的对方,好像浸淫其中数年之久,在他身边,武松手执戒刀,花荣手执长枪,护卫在李璟身边,身后有千余精锐兵马,脸色紧绷,双目冷漠,冰冷无情,只有手中的大刀挥舞,砍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花荣,过了一百步,就开始对阿骨打进行射击,就算不能射死对方,也要让对方出现混乱。”李璟望着远处的小山坡,就算自己兵强马壮,想要攻上小山坡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只能是借助花荣的箭术给金人制造混乱,才能帮助大军击败金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荣望见远处的山坡,双目如电,他现在已经彻底的臣服于李璟,且不说宋江已经阵亡,他只能跟随在李璟身边建功立业,更重要的是他的妹妹已经是李璟的女人,跟是为花荣生儿育女,让花荣不得不为李璟效力。既然如此,还不如认真做事,得到李璟的信赖,日后将会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“主上,发现一条大鱼。”武松言语之中顿时有了一丝兴奋,只见他目光死死的锁定远处的完颜斡鲁古,仗着手中的戒刀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李璟也不在意,催动朱龙,手中的方天画戟寒光闪烁,就将面前的一个金人击杀,虽然疲惫,但是手中兵器从铁锤换成了方天画戟,重量上虽然不如铁锤,可是挥舞的速度却是远在铁锤之上,而且枪杆很长,击杀的范围更广,敌人的大刀还没有杀过来的时候,李璟的方天画戟已经将对方击杀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敢死之士也冲了上去,和金人交战在一起,到底是有李璟这样战斗力强大的家伙。金人虽然凶猛,但这种小股部队厮杀方面,却是不如李璟的敢死队,经过一阵短暂的杀戮之后,李璟的大军飞快的逼近阿骨打所在的小山坡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