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九十三章 称王非我意 但使天下平
    “完颜宗峻!”李璟望着远来的骑兵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笑呵呵的说道:“该来的都来了,不该来的也来,也罢!既然来了,那就一起见见吧!”李璟并没有去迎接完颜宗峻,而是迎接萧普贤女,相比较完颜宗峻这个未来的敌人,萧普贤女这样的女子还是有优待的。

    “有劳大将军相迎。”萧普贤女望着不远处的种师道和折可存一眼,目光之中顿时露出一丝喜色,她知道这两个人乃是宋军的人,李璟放弃两人转而来迎接自己,足以说明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“相比较其他人,我还是喜欢和美女在一起。”李璟伸出右手,笑眯眯的望着萧普贤女,双目中火热丝毫不掩藏,萧普贤女几乎就是李璟口中的食物,焉能放弃。

    萧普贤女看的分明,心中暗自恼怒,最后想了想,还是伸出玉手放在李璟的大手之中,任由李璟牵着跳下马来,相比较一个垂垂老矣的完颜阿骨打,还有一个驽弱的赵佶,李璟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妖女。”种师道看的分明,嘴角上闪烁着一丝阴沉,他看出了李璟对萧普贤女的觊觎,更是听说过李璟的嗜好,心中暗怒。

    “幽州城落到李璟手上,总比落在金人手中好吧!”折可存叹息了一声,他见到了李璟的数万大军,心中的一点念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,能逼迫李璟让步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。”完颜宗峻也看见了李璟和萧普贤女的样子,面色阴沉,双目中一丝不甘一闪而逝,而是笑呵呵的说道:“恭喜大将军喜得美人啊!”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来了,那就一起进来吧!幽州的事情迟早都是要解决的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脸色又恢复成正常模样,甚至连萧普贤女的玉手都放了下来,萧普贤女看得分明,心中一松的同时,更是有些不甘。这个李璟一点怜香惜玉的风度都没有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李璟自己坐在马扎之上,种师道和折可存两人坐在一边,完颜宗峻和萧普贤女坐在一边,大帐之中气氛比较凝重。

    “幽州原本是我汉人的领土,想来这一点没有人反对,契丹人已经没落,虽然还有近十万人马,但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,契丹的灭亡已经成了定局,现在摆在我等面前的就是,幽州归谁,城中的百姓和金银财宝归谁。”李璟扫了众人一眼,实际上却是望着完颜宗峻和种师道两人身上。至于萧普贤女已经失去了选择的权力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如此分配,可曾考虑我契丹人的想法了。”萧普贤女面色苍白,凤目中闪烁愤怒,冷哼哼的望着李璟。

    “一个即将亡国的皇后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吗?”折可存虎目闪烁着光芒,不屑的说道:“契丹灭亡已经成了定局,幽州城回归汉人怀抱,也是定局。”

    “败军之将,有什么好得意的,就算是投降,我契丹人也不会投降弱者。”萧普贤女不屑的看了种师道两人一眼,说道:“连我大辽的残兵败将都打不过,也不知道你们宋人有什么脸面能占据幽州,能让我们投降。”契丹人虽然在中原生活了两百多年,但是草原人崇拜强者的习惯并没有更改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将军也是宋人。能够和金人交战而不败,难道不算强者吗?”种师道笑眯眯的说道。他目光闪烁,却是扫了完颜宗峻和萧普贤女一眼。

    李璟皱了皱眉头,这个老将军看上去和颜悦色,但实际上也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角色,看上去是在夸奖自己,实际上,却是在离间自己和金人之间的关系,又是逼迫萧普贤女,好激对方不能投降自己。

    “一个要裂土封王的人,老将军你也好意思说他是你们宋室的人?你们宋人的势力太弱了,朝廷昏庸,奸臣当道,用你们汉人的话来说,就是浅水难养蛟龙,宋室已经腐朽,若不是金狗,恐怕我大辽也早已兴兵南下,夺取中原如画江山。”萧普贤女忍不住笑了起来,她的笑声很好听,但是在种师道等人耳中却是极为刺耳,两人将目光都盯着李璟。

    “小筑渐高枕,忧时旧有盟。呼樽来揖客,挥尘坐谈兵。云护牙签满,星含宝剑横。称王非我意,但使天下平。”李璟扫了众人一眼,却是想到了历史书上的戚继光,不过他将最经典的两句诗给改了,气势上超过原句许多。这也是双方所处的地位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萧普贤女美目一亮,她也是熟读汉家经典,李璟这句诗道出了雄心壮志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你。”种师道面色一变,他听出了其中的意思,“称王”和“封王”虽然只是有一字之差,但是里面所蕴藏的内容有着天壤之别,这是李璟第一次在朝廷大臣表露出自己野心,李璟终于要称王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峻听了之后双眼一亮,站起身来,朝李璟行了一礼,说道:“恭喜大将军,贺喜大将军,大金愿意和大将军结成盟约,共同对付彼此的敌人。”说着还朝一边的萧普贤女乃至种师道扫了一眼,气的种师道面色更差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李璟听了之后,看了完颜宗峻一眼,一阵阵哈哈大笑,指着完颜宗峻,说道:“若不是你们完颜家族崛起在白山黑水之间,一路高歌猛进,打的契丹人溃不成军,我李璟也许只是当一个富家翁,又哪里会走到今天,我之所以走到今天,也是因为你们金人的存在,否则的话,我这个时候肯定是留在太原,等着我的儿子女儿出生,岂会来幽州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峻面色陡然一变,双目中闪烁着寒光,冷森森的望着李璟,说道:“大将军,这句话可不是说说就算了得,我若是回去禀报父皇,恐怕父皇会怪罪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李璟既然说出来了,就不会收回去的,更何况,我说的也是事实,若不是你们,我焉能走到今日。”李璟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如此甚好。”完颜宗峻听了之后,知道李璟说的是自己的心里话,哪里还想留在这里,他朝李璟拱了拱手,就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老夫敬你收服云州,眼下幽州也同样要被朝廷收服,没想到,哎!”种师道心中说不出的失望,李璟的勇武让他十分欣赏,但是对方的野心,让他不舒服,他也站起身来,朝李璟拱了拱手,说道:“大将军,老夫告辞了,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,你我并不是敌人。”说着也和折可存告辞而去。大帐内却是只剩下李璟和萧普贤女两人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