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八章 日落西山
    幽州城中,耶律大石站在大殿之中,脸上还有一丝自得之色,从云州败退之后,他联合宗室干了一件大事,那就是废掉了

    “林牙,如今金人正在逼近,宋人大军即将杀来,这如何是好,林牙还要拿个主意来啊!”面前的大将军那是萧斡里剌,是耶律大石的好友,甚至耶律大石还曾经将普完嫁给他的大儿子,可惜的是,普完为李璟所俘虏,一桩姻缘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但是这并不影响了两人之间的友情,在幽州城中,萧斡里剌仍然是耶律大石的坚硬的臂膀。

    “眼下最重要的只是向金人求和,稳定一下局面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耶律大石面色红润,虽然国事艰难,但是耶律大石还沉浸在自己掌握大权的现实当中。

    “那宋人呢?”一个老者忍不住不满的说道,他是萧乙薛,现在是西京留守,更重要的是,他是国舅的儿子,可以说是外戚,在朝中还是很有威望的。

    “宋人很厉害吗?”耶律大石不屑的说道:“宋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很厉害,那就是李璟,其他人都不算什么,童贯率领三十万大军驻守瓦桥关都好好几个月了,现在还没有出兵,说明对方心中害怕,到现在都在恐惧我们的兵马,所以说,他们就算来进攻了,我也不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李璟?就是偷袭了云州的李璟,他会来吗?”说话的是大臣坡里括,和萧乙薛是搭档,也是这三个人将耶律醇推上了皇位。

    “这正是我担心的地方。”耶律大石苦笑道:“若是我们击败了宋人的军队,李璟肯定会来的,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,李璟鹰视狼顾,现在正想夺取宋人的政权,可是他的名望不够,若是能收服幽云,他的声望在汉人当中肯定是扶摇而上,现在因为有童贯的三十万大军阻拦,所以宋人并没有调遣他的兵马前来,但宋人若是失败,他的兵马肯定会来的,他刚刚击败西夏人,兵锋正锐,不可与之争锋啊!”耶律大石心中有些忧虑,他不想和李璟厮杀,在云州的厮杀,若不是他跑的快,恐怕也同样被李璟所俘虏,相对于李璟,他宁愿面对的是宋人军队,哪怕对方有三十万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如结交李璟如何?李璟此人野心勃勃,手下兵马几十万人,恐怕早就想反了宋朝了,不如和其结交,让其灭了宋军后路,或者直接从草原与金人相战,我大辽册封他为国主。”萧乙薛忽然出言说道,册封别人为国主的事情,在契丹已经是屡见不鲜,他就经常册封西夏皇帝为国主。

    耶律大石面有意动,但还是摇摇头说道:“李璟此人有大志,想要他臣服于被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,西夏人喜欢我们册封,但是李璟就未必了,对付李璟还不如使用美色,李璟好美色,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,他的后宅之中已经有几十个美女。”他说完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来,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也是给李璟做了女人。

    “何人愿意和亲?”坡里括忍不住说道:“李璟此人狼子野心,若是在以前,老夫就能亲领一军杀过去,保证能灭了李璟,哪里会像今日这样屈辱。”

    耶律大石听了之后,心中一阵不屑,李璟若是这样好对付,也不可能纵横草原了,他的兵马若真是来了,大辽的兵马未必是他的对手。现在就算是和亲,对方也不一定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在几位公主中选一位吧!派人立刻前往云州,与李璟和亲,然后派人私下散布谣言,就说李璟已经接受大辽册封为大唐国主,宋朝小气,不如直接让他开国就是了,我们先击败宋朝军队,宋人的军队懦弱,虽然背后有金人,但是金人现在还没有来,我们先击败宋人,宋人必定会吓的狼狈逃回,那个时候,我们再集中力量对付金人。”耶律大石捏紧了拳头,说道:“还有征召幽州汉人,一起来对付金人。”耶律大石丝毫没有将童贯放在心里面,他心中的大敌只有李璟和金人。

    “汉人可靠吗?要知道,这些汉人可都是向往着王师的到来啊!”孛迭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汉人?百年前若是宋人北伐,我会小心这些汉人,但是百余年过去了,这些汉人已经是辽人了,所谓的期盼王师归来,那也是宋朝文人墨客在心头的想法而已,算不得数,将幽州汉人丢弃了百余年,这些汉人当中还有谁能记得自己是汉人,哪里有什么王师之念,他们的王师只会是我们大辽的军队。”耶律大石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不语,这种事情放在自己身上,恐怕也是如此,实际上辽人对幽州的汉人待遇还是很不错的,百余年过去了,这些人恐怕早就忘记了王师所在了。

    “坡里括、孛迭、赤狗儿你们三人征召汉人为军,萧乙薛,你准备粮草,萧斡里剌,你准备大军五万人,今夜就跟随我出城,我们先要击败的就是童贯三十万军,三十万大军看上去很多,但实际上,大多都是步兵,过了瓦桥关,就是我们大辽的天下,击败了童贯之后,我们再与宋人谈判,哪怕是不要了岁币,甚至几年之后让出幽州都是可以谈的,我们的敌人是金人,还有,连夜派人去见李璟,派一位宗室去,联合李璟一起对付金人,我相信李璟是一个聪明,一个受伤的辽国和一个侵略性极强,宛若猛虎一样的金人,他是懂得取舍的。”耶律大石沉声说道。他说完之后,心中更是一阵苦涩,什么时候大辽居然紧迫到如此境地了。

    云州一战之后,耶律大石已经成熟了许多,知道了合纵连横道理,哪一方该打击,哪一方应该和谈,都把握的很好。但能不能成事,也只能靠天意了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