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五章 闻贵国有公主号银川
    夕阳西下,草原上一片寂静,可以听见的除掉战马那孤独的哀鸣之声,就是战士痛苦的呻吟声,许多穿着长褂的士兵抬着担架,将这些受伤的士兵抬到后方进行治疗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个地方,李璟浑身上下都是鲜血,有自己的,也有敌人的,乱军之中,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不受伤,只是尽可能的避免大出血而已。周围的近卫军营业是各个带伤。

    “西夏的铁鹞子还是十分骁勇善战的,连主上的近卫军都是伤亡惨重。”萧巍哥心中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不光是近卫军,其他的军队也是伤亡不少,大将军,若是西夏人都是如此强势的话,我们想要进攻西夏恐怕很困难,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。这些士兵凶猛彪悍,伤亡比例很高啊!这一仗下来,我们最起码有三万人短时间内不能交战,加上战死的弟兄,虽然击败了李乾顺,但是最起码我们有一万弟兄战死。这样的情况下,才换取了李乾顺的失败。”李乔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乾顺现在不过千余人在旁边,正好是收拾他们的时候。”李璟望着远处的一个小山坡,自己的数万大军已经将李乾顺包围起来,但是敌人的援军已经很快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拼死力战的话,恐怕还是能支持到仁多保忠的到来。”伯颜摇摇头说道。今天一战,西夏人奋勇厮杀的场景还是让伯颜等人吃惊,让众人不敢小觑了这些西夏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谈判,让李乾顺付出足够多的好处来,否则的话,我们就先除了李乾顺,然后努力支撑一下,我们的大军也要到来了。”李璟恶狠狠的说道:“这些士兵之所以奋勇厮杀,都是因为他们是西夏人,李乾顺还是英明果断的,对西夏上下赏罚分明,李乾顺不死,我们窥视西夏的可能性就比较小,甚至还会付出很大的代价,在西夏会消耗很多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西夏是一个特殊的国家,一个十分刚烈的国家,从太后咬断成吉思汗命根子就能看的出来,这些人对入侵的敌人都不会有什么好的印象。李璟现在进攻,只能是让这些人同仇敌忾,拼死反抗,这不是李璟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主上的意思是?”伯颜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掉李乾顺,用各种办法除掉李乾顺。”李璟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传闻西夏国的太子是一个读书人,性格比较懦弱,这样的人当了皇帝,肯定会引起西夏国的动荡,西夏的八大家族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一个如此年轻懦弱的皇帝在上面,可以滋生下面人的野心,一旦西夏分裂,或者动荡四起,那才是我们出手的最佳时刻,那个被我们俘虏的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嵬名察哥,是西夏的晋王,李乾顺的弟弟,是李乾顺军中比较厉害的将军,比较信赖的人。”萧巍哥知道西夏国内的一些情况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抬着嵬名察哥,我们去见李乾顺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他已经寻找到一种办法,可以对付李乾顺,当下在众人护卫下,翻身上了战马,朝远处的小山坡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小山坡之上,李乾顺已经没有帝王的风范了,面色苍白,才三十多岁的他,正在御林军和残兵败将的护卫下,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忽然,大地震动,一道黑烟滚滚而来,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苦涩,说李良辅怒而兴师,他自己又何尝不是,如今这数万大军损失惨重,西夏兵马已经空了六分之一还要多,而且损失了许多大将,连嵬名察哥都落入敌人之手,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过错。想到这里,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好像是刀割的一样疼痛。

    “李璟,就让我们痛痛快快的厮杀一场吧!”李乾顺望着杀来的军队,挣扎着站起身来,抽出腰间的宝剑,身边的御林军脸上也露出恐惧之色,但很快就被李乾顺的刚烈所感染,脸上都露出必死的神情。

    李璟赶到山坡下的时候,感觉到对方的刚烈,这是一种宁玉碎不为瓦全的刚烈,在心中惊讶的同时,也是有一丝佩服,他骑着战马上前,大声喊道:“西夏国主可在?李璟前来拜见,还请一见。”

    李乾顺望着山下的那个年轻的身影,生的比自己健壮,身下兵马无数,这是何等的意气风,但是很快就冷静下来,他整了整衣服,收拾了一番,输人不输阵,再怎么样,自己也说皇帝,就算是战败,也是战败者也是有尊严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心中生出一丝希望来,李璟率领大军前来,并没有立刻起冲锋,就说明对方不想杀了自己,这还是有和谈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想谈什么?我西夏没有屈膝投降之人,更是不会向你投降的。”李乾顺望着面前的李璟,双目中闪烁着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“闻西夏国银川公主美貌无双,李璟仰慕久矣,想迎娶银川公主,这样也能彰显你我两家之好。”李璟端详着李乾顺一样,倒是有些儒雅的模样,到底是基因经过了数代变化,才有如此模样。作为他妹妹的银川公主应该也差不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你,李璟。噗!”李乾顺听了面色一愣,猛然之间一口鲜血喷出了出来,双目死死的望着李璟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璟居然是贪图自己妹妹的美色,打李青萝的主意,心中的愤怒终于忍不住了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整个人体内的力气顿时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李璟淡淡的望着李乾顺,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,李乾顺本身就是一个书生,或许也会练武,但是绝对不是强壮之人,一口鲜血喷出来,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有本事就杀了我。”身后传来嵬名察哥愤怒的声音,他也听到了李璟的话,这对于他来说,是一个奇耻大辱,男人们在战场上战败了,事后却需要用女人们的胸脯来和解,这是何等的耻辱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叫声,却是将李乾顺给叫醒了,愤怒的眼神也暗淡下来,整个人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国主应该是一个聪慧之人,若是国主今日死在这里,西夏国内的那个一个懦弱国主能抵挡我李璟的兵锋吗?到时候,莫说是国主的妹妹,就是国主的妻子,哦,后妃也会任由我夺取。”李璟望着李乾顺,企图从李乾顺脸上能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李乾顺面色冰冷,双目冷漠而无情,望着的李璟说道:“你既然想迎娶朕的妹妹银川公主,你我两家休兵罢战,也是一件好事,只是朕的这个妹妹,已经要下嫁给征东将军赫连宏阔之子为妻,不如换一个人和亲如何?”李乾顺说着这些话,心中宛若是在滴血一样。

    “国主?不能啊!”嵬名察哥先是面色一愣,紧接着一声大吼,西夏国什么时候如此耻辱,和自己的敌人定下城下之盟,还将国主的妹妹送给敌人,加上一个国主的皇后,一对姑嫂居然服侍同一个男人,这样的耻辱谁能忍受的住。

    “嵬名察哥,说明愚蠢,你还真的愚蠢,难怪只能做一个晋王,不能做一个皇帝,人只有活着才有希望,国主若是战死在这里,那才是什么希望都没有了,荣华富贵都会随之而去。左右只是一个女人而已,面对国家的利益,牺牲几个女人又算得了什么。”李璟顿时哈哈大笑道,只是他心中却忍不住提防着眼前的男人,居然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生,足见此人是如何的坚忍,此人不死,将会是自己的大敌。

    “大宋有你这样的人,绝对不是大宋的福气,日后夺取大宋天下的人绝对是你。”李乾顺盯着李璟说道。以前李璟擅起边衅,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当年的童贯不也是擅起边衅的吗?他一开始李璟是想着夺取军功,但是现在他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看法。

    就算是夺取军功,也不会睡了别人的皇后和公主,也就能说明李璟野心勃勃,李乾顺心中更是生出一丝担心来,对于和亲的事情更加紧迫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征东将军,我相信,在国家利益面前,你们的征东将军肯定放弃和公主的联姻,他只要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,都不会让国主为难的,国主认为呢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说的有道理,是朕没考虑清楚。”李乾顺点了点头,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来,指着嵬名察哥说道:“晋王身受重伤,需要及时医治,不知道可否你我在这里签订盟约,然后带晋王回国治疗,从此你我都是一家人,晋王也是你的妻兄,想来大将军不如拒绝吧!”

    “盟约本身就是用被破坏的,我要是在这里和你签订盟约,那就是欺骗你的智商。我夺了你的妹妹和皇后,那是不死不休的仇恨,你我迟早会有一战的,只是你要回去添伤口,我要回去消化我的战果,大家需要一个缓冲而已。”李璟摇摇头说道。他可不会相信什么盟约,银川公主相对于李乾顺来说,绝对没有嵬名察哥重要,有嵬名察哥在手,李乾顺肯定会送银川公主来和亲。若是将嵬名察哥送出去了,还真的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。李乾顺就算是反悔,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是朕太天真了。”李乾顺连连点头,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寒意,他已经打定主意,回去之后整军备战,一定要报今日之仇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只要是做了本将军的女人,本将军一定会将她当做自己人好生照料的。”李璟指着一边的嵬名察哥说道:“国主可有什么话跟嵬名察哥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李乾顺看着李璟一眼,也不怕对方对自己施毒手,径自来到嵬名察哥身边,翻身下马,看着嵬名察哥一眼,说道:“好好的活着,朕在京师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嵬名察哥心在滴血,他认为是自己的缘故,李璟才能逼着李乾顺将银川公主下嫁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活着才有希望,李璟乃是恶狼也!他锋利的獠牙随时会吞并我们,随时会对周边起进攻。我们若是死在这里,整个大夏都会陷入混乱之中,李璟的兵马会立刻蚕食我们大夏。”李乾顺低声说道:“仁爱年轻,不能服众,我们若是死在这里,大夏迟早会落在李璟手中,所以我们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嵬名察哥这才明白为什么李乾顺会忍受如此大的耻辱,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大夏考虑的,他紧紧的握着李乾顺的大手,失声痛哭起来,说道:“都是臣等无能,都是臣等无能,否则岂会战败。”

    “国主,时间也差不多了,记住了你说的话。我在云州等候银川公主的到来。”李璟看着远处陈龙做了一个手势,顿时知道仁多保忠的兵马快要到了,当下招呼众人,夹持着嵬名察哥朝东方而去。

    “兄长,你恐怕还有享受过姑嫂同时侍寝的模样吧!很快我就能实现这个梦想了。”李璟声音传了李乾顺的耳中。

    李乾顺听了之后面色大变,猛的抽出宝剑,指着远处李璟的背影,双目赤红,咬牙切齿的吼道:“李璟,迟早有一天我会要了你的性命。噗嗤!”一口鲜血再次喷了出来,整个身躯摇摇欲坠,不远处的御林军看的分明,赶紧上前将李乾顺搀扶住。

    “回师。”李乾顺双目微闭,双颊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,吐出两个字之后,再次陷入昏迷之中,小山包上传来一阵痛哭之声。

    今日可以说,西夏建国以来,遭遇了最大的败仗,最后不仅仅是皇帝昏迷,晋王被俘虏,甚至连皇后、公主都成为别人的女人。这是何等的耻辱,恐怕将深深的篆刻在西夏人的史书上,再也洗刷不干净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就见仁多保忠率领的数万大军赶了过来,而这个时候,李璟的大军已经撤走,数万精锐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改变不了局面。仁多保忠也因为李乾顺的昏迷,而不敢搜寻李璟,与之决战,只能是护送着李乾顺返回西夏,默默的舔着伤口而已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