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六十二章 拖垮拖死
    李乾顺骑在战马上,不时的望着背后,虽然隔的很远,但他好像仍然是看见了李良辅浴血奋战的情况,五千精锐对付两万大军,不管对方如何神勇,恐怕都不是李璟的对手,失败也是正常的事情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击败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背后传来一阵马蹄声,李乾顺面色一白,虎躯一阵颤抖,这才两个时辰,难道李良辅就已经被击败了,汉人的军队都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?李良辅心中生出一丝不妙来。

    “国主,李良辅将军战败,李良辅将军已经自杀身亡。李璟率领大军此刻正在收拾战场,很快就会杀过来。”果然探子的话,将李乾顺打落云端,嘴巴张的老大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嵬名察哥,立刻派人前往黑山,调遣黑山威福军三万,前往兴庆府,调遣兵马三万骑兵,立刻赶来接应大军。”李乾顺好半响才冷静下来,想也不想就对嵬名察哥说道。他已经害怕,已经感觉出来,自己即将面临的危险,这对于李乾顺来说,是一件很致命的事情,让他心中不安,多年的帝王经验让他在这个时候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召集援军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嵬名察哥先是一愣,微微有些惊讶,但很快就点了点头,派出部分人马分成各路朝西夏而去,沿途之上肯定是有李璟的人手埋伏,随便派出一个人,肯定是找不到援军前来的。

    李乾顺面色苍白,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草原,他感觉到周围有一只只眼睛正在望着自己,随时监视着自己的行动,这让他有种无力的感觉,身边的数万精兵也不能给他带来安全感,李璟的兵马随时会对自己起进攻,自己真的能逃到大夏国去吗?

    “国主,李璟的人马已经追上来了,是李璟亲自领军。”嵬名察哥的战马靠近李乾顺,低声的说了一句,李璟的兵马就好像是牛皮癣一样跟在后面,而且度非常快,这就说明李璟此刻的心思,就是根本不想让李乾顺返回西夏。嵬名察哥心中一阵担心,失去了李乾顺的大夏会是什么样子,嵬名察哥都不敢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他还真的不想放过朕。”李乾顺看着身后,他原本是想着大军休息一两个时辰,但是现在显然是不可能的了,大军绝对不能让李璟给追上,否则的话,自己的数万大军根本走不掉,被李璟和他的部下活生生的给吃了。

    “国主,不如趁着李璟剩下的军队还没有及时赶到,我们现在就对李璟下手,先灭了李璟再说。”嵬名察哥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朕不想吗?只是不知道李璟剩下的军队在什么地方,这才是最恐怖的,我们不知道敌人的兵马什么时候赶过来,一旦大军围猎我们,最后数万兵马都会葬送在这里。”李乾顺苦笑道:“我们在这边就是瞎子,什么都看不到,而李璟却能在这个地方寻找到我们的足迹,只要稍微停留一下,敌人就会找上门来,然后将我们吃掉。传令下去,大军立刻出,不能有任何的停留,朕已经预感到,敌人就在附近,随时都会对我们起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嵬名察哥很想告诉李乾顺,大军长时间行军,必定已经是劳累不堪,就算是碰见了李璟的大军,也必定会失败,还不如冒险留下来,先将李璟击溃,然后再回师不提,只是嵬名察哥说的也是有道理,谁知道李璟的军队现在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西夏大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启程,虽然有些疲惫,但是李乾顺的命令既然到了,大军也不得不继续前进,军中一时间有怨言者甚多,只是李乾顺就当做不知道,亲自骑在战马上,朝西夏而行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百里外,李璟率领大军紧随其后,陈龙为的暗卫将侦骑四下散开,刺探周边的信息,为李璟大军提供进攻的方略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乾顺还是一个厉害人物,知道不能和我们接触,明明知道我们的兵马比较少,也不留下来消灭我李璟。”李璟接到消息之后,露出一丝赞赏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一来,也会活生生的被我们给拖死。”萧巍哥迟疑了一阵,才说道:“他虽然前进了,可同样的,大军疲惫,如何能抵挡我们的进攻。这就像是草原上的狼一样,它们追赶猎物的时候就是如此,跟在后面将猎物拖垮,然后再聚集所有的力量将其剿灭。我们现在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弓箭不是射出去才有杀伤力,而是在瞄准的时候,将射未射的时候才有威慑力,让敌人不敢动弹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说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保持这样的度,跟在后面,先将李乾顺拖垮了再说,逼着对方和我们决战。不过,相信等到他们和我们决战的时候,他们已经精疲力尽了。”

    两只队伍在草原上行军,中间隔了百里的距离,这是一个很尴尬的距离,在骑兵眼中,很快就能杀到的位置,但这个位置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达到的。

    前面的西夏大军脸上难掩的是疲惫之色,后面的汉部大军也是如此,或多或少的,脸上都有疲惫和沧桑,毕竟大军在草原上连续行军三天,连一点休息都没有,就算是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住这样的进军。

    索性的是,李璟的军队是进攻的一方,在自由度方面肯定是过李乾顺的军队,甚至有的士兵骑在战马上都能睡着,看上去虽然疲惫,但与西夏军队相比却是好的多。

    倒是西夏军队,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,更是精神上的疲惫,身后一只军队紧随其后,左右两边未知所在,还有敌人埋伏左右,随时会对自己起进攻,大军脑海之中,这根弦绷得紧紧的,随时都会崩断,那个时候,才是最危险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一切李乾顺都知道,但是他已经没有办法,李璟的军队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,让他无可奈何,想停下来都不可能。望着身后的军队,他知道决战的时候要来了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