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五十三章 威震天下
    金沙滩,耶律雅里面色阴沉,静静的坐在大帐之中,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身影,耶律大石已经很久都没有信件来了,耶律雅里就知道事情有些不对,原本还以为途中发生什么事情,但是又等了好几天,都没有耶律大石的来信,就顿时知道北方出了事情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想到耶律大石的安排,他就想着撤军,可惜的是他面对是呼延灼和公孙胜,这边刚刚有了一点动静,呼延灼就知道耶律雅里的心思,率领大军死死地纠缠住耶律雅里,双方在金沙滩附近反复争夺,每天的战况并不是十分惨烈,但是耗不住呼延灼总是大军出动,一旦耶律雅里这边有任何的漏洞和懈怠的地方,就立刻发起进攻,耶律雅里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是被拖在金沙滩,不能返回云州。

    而很快,他就接到消息,河东路大军兵分三路,北上进攻云州,呼延灼率领的大军就是要将自己拖在金沙滩,好方便其他的军队攻略整个云州。

    “恐怕是要考虑撤出云州了。”耶律雅里缓缓的站起身来,望着对面的大营,大营灯火通明,却是寂静无声,这与以前见过的宋人军队是不一样,当初辽国和宋朝关系缓和的时候,他曾经去过河东路,观看过宋朝的军队,数量虽然很多,但是军中没有什么纪律,他相信,一百个契丹人就可以击溃宋人的一个千人队,但是这段时间和河东路大军厮杀,他分明的感觉到河东路军队的强大之处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李璟的缘故,才会将河东路军队变成如此模样,正因为如此,他心中才更加的郁闷,中原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人才。

    金沙滩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方,当年宋太宗就是和辽国大军在这里厮杀,成全了杨家的威名,也同样是成全了辽国的强大,从那一战之后,宋朝的军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金沙滩,现在不光是杨家人在金沙滩,就是整个河东路六万大军都已经出现在金沙滩了。

    “云州,不知道可还有机会回到云州,但愿她已经走了吧!不过,就算是没有逃走又能如何?现在大辽都是在风雨飘摇之中,不能逃走,也是你的悲哀了。”耶律雅里望着北方,他记得在云州城中,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,现在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已经离开,他心中有些担忧,望着天上的星星,他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妙来。这股不妙让他立刻抛弃了心中的一点侥幸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明日收拾行装,准备撤军,让左翼大将萧三元断后。”耶律雅里猛然之间对自己身边的亲兵说道。他已经感觉到不妙,到这个时候,他需要做的就是立刻撤军,将手中的十几万大军撤到幽州,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,最起码也要保住一丝元气。

    ?耶律雅里是在一阵战鼓声惊醒的,等到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天色还没有亮,这个时候按照道理是他被自己的亲兵喊醒,率领大军在这个时候离开金沙滩,前往幽州的,没想到大军还没有出发,敌人就在这个时候杀上门来了。而且声势还是如此的浩大。

    “既然逃不走,那就厮杀一场,契丹后人岂是投降之人。”耶律雅里略加思索就知道自己遭遇的情况,分明是河东路大军已经察觉到什么,所以在这个时候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如您这个时候率领大军离开这里,末将断后。”萧三元闯了进来,望着耶律雅里有些迟疑的说道。

    耶律雅里看了自己心腹爱将一眼,见脸上还是和以前一样忠厚,顿时忍不住拍了对方的肩膀说道:“三元,你以为这是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要撤退才会如此吗?不是,是敌人的大队人马人马来了,云州已经失守,李璟从草原带来的骑兵已经从我们后面杀过来了。我们想走也是不可能的了。”耶律雅里也是一个聪明人,否则的话,也不会坐镇云州,只怪遇见的李璟却是不安常理出牌的人,才会有这样的劫难。

    “那就死战吧!难道还怕了对方不成?不过是一个死而已,就算是死也要带几个人一起死。”萧三元听了之后,面色阴沉,狠狠的跺了跺脚,转身就出了大帐,很快大帐之外,就响起了一阵阵叫骂声,然后就是一阵阵喊杀声,声音之中充斥着绝望之色,分明是这些契丹士兵都已经知道了消息,自己的后路已经攻破,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候,要么击败眼前的敌人,要么就是等着被双方联合剿杀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一个死字而已。”耶律雅里听着外面的喊杀声,嘴角露出一丝惨笑,他也想着的也是回到幽州,弄不好还能夺取辽帝之位,只是没有想到,自己会死在这个地方。他站起身来,穿上披挂,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肃杀。

    宣和三年,辽梁王耶律雅里率领大军与呼延灼战与金沙滩,双方从清晨一直厮杀到正午时分,双方精疲力尽之时,北方汉部大军在李乔、伯颜率领下直接冲入辽军后阵,疲惫不堪的辽军毫无抵挡之力,就被联军击溃,梁王耶律雅里只身逃走,云州辽军全军覆没,整个金沙滩为鲜血若染红。

    自此,李璟这才完整的收复云州,拓地八百里,传扬出去天下大哗,李璟更是威震天下,为一些开明的士子所传颂。整个河东路更是为之一震。

    而在整个河东路欢呼的时候,在云州城中,一辆马车缓缓而行,在数千精锐骑兵的护卫下,朝云内州缓缓而去。车窗之中,耶律南仙望着渐渐远去的云州,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,或是羞愤,或是不安,最后化成一丝绝望,她的父母亲人都是在云州,让她这个弱女子又能如何呢?现在只能希望西夏大军能够快些前来,攻破云内州,兵锋直指云州,才能迫使李璟放弃自己,才能保住自己的亲白,只是这种情况可能吗?耶律南仙并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