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三十三章 再兴兵
    虽然是得胜而回,但李璟仍然是耗费了将近十天的时间,才将桑虎部落的残余人马带回了汉部,唯一感到庆幸的是,虽然环境比较恶劣,但没有死上一个人,也算是不错的成绩了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按照当初李璟出发时期的安排,战死的族人自然是有丰厚的补偿,那些被俘虏的北阻卜部人都被作为奴隶分给有功的功臣。整个汉部上下一片欢呼,不患寡而患不公,李璟赏罚分明,这对于整个汉部来说,都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,有些族人甚至请李璟再次,冒险行动,对乞颜部进行打击,就是李乔等人也认为进攻乞颜部的时机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篝火将整个大帐都变的温暖起来,众将济济一堂,李璟手上拿着一根木棍,指着眼前的地图,说道:“这是暗卫查探到的乞颜部所在的位置,大战之后,乞颜部损失的兵马并不多,手下的兵马还有五六万人,想要吃掉这五六万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,我们长途行军,突然袭击能够取得一定的优势,但真正的优势还是需要我们的兵马,只有将士用命才是我们真正的利器。”

    “五六万兵马若是加在一起,对我们发起进攻,我们将会面临三路进攻。”伯颜认真的说道:“现在末将并不知道乞颜部兵马所在的具体位置,但是相信对付合不勒也不过是一个有勇无谋之人,末将以为,一部分抵挡住对方的进攻,一部分兵马从后面进攻,直接进攻对方的大营。”伯颜说完之后,脑袋低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部分兵力抵挡,大部分进攻,只是?”李璟点了点头,对付骑兵只能是以骑兵,步兵在草原上并不能取得优势,但这要付出一部分代价,这种代价就要看李璟能不能付出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末将倒是有一个办法。”李乔忽然出言说道:“在以前倒是用战车试试看。战车本身比较笨重,在中原的战争之中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但并不能说战车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,主要是因为战争中战马的行动速度很快,战车在机动方面差了许多,但这次却是不同,主要是防御,战车在防御方面可是有很多优势。”

    “战车?就是中原青铜战车?”萧巍哥面色一愣,忍不住说道:“只是现在制造青铜战车是不是迟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因地制宜,有的时候不需要青铜战车,就是粮草制成的战车也是可以的的,只要能挡住敌人的进攻就行。”李璟望着外面的木质大车,说道:“外面主要的力量是牵制敌人,给大部分敌人制造机会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战车在运送兵力的时候也是有优势的。所有的粮草都放在战车上,也能增加运兵的速度。”伯颜双眼一亮,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进攻,谁防守?”李璟扫了身边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末将防守。”李乔想也不想就站了起来,汉人最擅长的是防守,而草原上的悍将伯颜和萧巍哥两人纵横草原,讲究的是骑兵大兵团作战,侵略如火,对于骑兵作战有特殊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很好,骑兵分作两部分,你二人各自率领两万骑兵,分左右两部,从南北方向进攻乞颜部老营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亲自领军两万抵挡乞颜部的进攻,这次先要小心翼翼,等到最后的时候,也要让合不勒知道大军到来的样子,这样就能给合不勒足够多的时间反应,只有他聚集更多的兵马,不过在这之前,你们两人要早一天出发,等到大军酣战的时候,立刻出击。我相信你们俩都是使用骑兵的高手,知道什么时候出击才是最佳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萧巍哥和伯颜两人相互望了一眼,目光中尽是斗志,两人之中,一个是降将,一个是奴隶出身,一个与普速完亲近,一个是北阻卜部人,与巴达玛天生亲近,李璟的意思,几乎整个汉部的人都知道,两女日后所生的子嗣肯定是草原之主,但到底谁才是占据上风,就看每个人的实力怎么样了。作为臣子,萧巍哥和伯颜两人天生就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很好,休息三天,三天后,你二人先行出发,五天,其余大军出发,族中虽有的粮车、马车都要带走,兵器以弓箭为主。”李璟抽出腰间大刀,狠狠的砍在面前的几案之上,大声说道:“我们这次主要目标就是灭掉乞颜部,就是不灭了他,也要打败他们,让他们不能成为藏在我们身后毒蛇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将站起身来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准备行动吧!”李璟看见大帐之外,有脱欢正盯着大帐,只是因为大帐之外有亲兵护卫,加上也不好意思靠近,这才在外面行走,等到众人离开之后,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安答,可是准备进攻乌木了?”脱欢急急忙忙的询问道:“可不要忘记了带我前行。”

    “脱欢安答,攘外必先安内,想要解决契丹人和乌木,首先就要解决我们后面的敌人,乞颜部就在我们后面,一旦我与契丹人交战,他们就会从后面杀来,进攻我们的老营,这个危险不能冒啊!”李璟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脱欢想了想,忽然说道:“安答,不知道能不能借兵一万,不,五千,我想回白达旦,白达旦还有许多族人都是忠于我与父汗的,他们不会屈服在乌木的残暴统治之下的,若是我领军回去,他们肯定会支持我的。”脱欢双目闪烁着光芒,望着李璟说道。

    李璟苦笑道:“脱欢,你可知道乞颜部有多少兵马,大约有五六万人,而我手下也不过七万大军,在北方还有一个塔塔尔人,虽然曾和我盟约,但谁也不敢保证,他们会南下进攻我,耶律大石此人最擅长的是阴谋诡计,我也不敢保证,他不会趁机来攻我,我领军六万解决合不勒,老营必须要留一万大军。所以,这次不能帮你了,你且忍耐一段时间,等我灭了合不勒自然就能帮助你夺回属于你的可汗之位。”

    脱欢听了之后,顿时点了点头,脸上尽是苦涩之色,朝李璟拱了拱手,就出了大帐,背影微微有些萧瑟。

    李璟双目中冷光闪烁,望着脱欢的背影,心中微微冷哼了一阵,他的兵马岂会轻易借与,且不说手中没有多少兵马,就算是有多余的兵马也不会轻易给脱欢,给了脱欢,脱欢就能利用这五千兵马,召集族人有可能击败乌木,重新夺取白达旦的大权。不利于李璟日后的行动。

    尽管让脱欢前行,或许能分裂白达旦人,但是白达旦人连契丹西京兵马都抵挡不住,同样也不能抵挡汉部大军,李璟若是不将其吞并,如何能对得起他自己的一番谋划呢?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