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九章 马哈木之死
    武川城外白达旦人的大营之中,马哈木领着牙帐亲兵赶到大营之中,乌木和拉克申亲自迎了进来,马哈木望着大营中的防御,满意的点点头,赞扬了乌木几句。

    “脱欢已经去见李璟了,虽然年底李璟是不会出兵支援我等,但是明年开年的时候,李璟肯定会派兵支援的。所以我们眼下这段时间,只要稍微坚持一下就行了,想来现在大雪覆盖,大石林牙这个时候不会出兵的。”马哈木坐在椅子虎皮大椅上,脸上多了一些轻松。却是没有注意到乌木和拉克申阴沉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父汗是说李璟回来支援我等?”乌木忍不住说道:“他的兵马虽然不少,但若是贸然起兵,就不怕他的根基不稳?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契丹才是彼此的大敌,这个时候不动手,等耶律大石击败了我白达旦人,下一个就是他李璟,李璟能抵挡的住契丹人的进攻吗?就冲着这一点李璟就得支援我们,更不要说,脱欢还是李璟的安答,银屏已经嫁给了他的表弟,大家都是一家人,李璟更是得支援我们。”马哈木显得很得意,他摸着胡须说道:“可惜的是当初银屏看上的是高宠,若是看上李璟,那事情就更加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汗,李璟此人野心勃勃,和脱欢结成安答,未必是好事,现在他在草原上建立了汉部,分明是想着日后称霸草原,脱欢,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!”乌木忍不住说道:“我草原勇士是何等的高贵,李璟不过是一个汉人,焉能和草原勇士结成安答?”

    “诶,不能这么说,李璟在中原还是有些威望的,手上兵马几十万之多,脱欢和对方结成安答,也不算辱没了身份,我白达旦人有李璟的支持,很快就能在草原上崛起,就算李璟日后有什么其他的阴谋诡计,我们也不怕他,在草原上,我们才是真正的主人。”马哈木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。他还真的没有将李璟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父汗,脱欢天真烂漫,很少经历时事,李璟阴险狡诈?这?”乌木咬紧牙关,在一边低声说道。言下之意却很是明显。

    马哈木闻言面色一愣,双目如电,望着乌木,面色阴沉,他扫了周围一眼,猛然之间,笑道:“你说的不错,李璟阴险狡诈,你那弟弟或许真的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你能确定你是他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“大汗,大王子在这方面总比二王子要厉害的多啊!”拉克申忍不住在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马哈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看着乌木,说道:“论心计你比你那弟弟厉害的多,但还是不能与李璟相提并论,真正能堪比李璟的也只有老夫了,等解决了契丹人之后,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李璟,所以这次你要做好准备,等到解决了李璟,你和你弟弟到底谁来继承汗位,就看你们谁的本事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这话骗一骗别人也就算了,欺骗属下那就差了一些点了。”乌木听了之后脸色一动,但是拉克申却是不屑的说道:“今日恐怕需要大汗传下汗位,最起码也要有诏书。大王子在这边抵挡契丹人,兵马调动困难,大汗不如将黄金权杖赏给大王子,以方便大王子调动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们何必那么着急呢?现在若是杀了我,恐怕李璟不会答应你们,到时候,你们又如何面对契丹的铁骑呢?”马哈木这个时候感觉到不妙了,自己的儿子这是要杀自己的节奏,当下坐在虎皮椅子上,叹息道:“放心,你说的不错,脱欢不是李璟的对手,现在又和李璟是安答,肯定是不会防备李璟,所以这白达旦的基业还是要交到你手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说的再多,也不将手中黄金权杖交出来,说明心中或许还有其他的想法啊。”拉克申忽然阴森森的说道:“实际上,只要大汗将手中的权力交出来,剩下的事情就不要大汗操心了,大石林牙已经答应了,等解决了李璟,我们白达旦人将会取代北阻卜部人成为草原上的霸主,白达旦肯定会成为草原上的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怎么可以和契丹人勾结在一起,难道不知道这契丹人是不会相信我们的吗?”马哈木吃惊的望着自己的儿子,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和契丹人联合在一起,马哈木怎么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父汗,契丹人自然是不可相信的,但我若是能借契丹人之力,除掉李璟,击败克烈部、乞颜部、塔塔尔部,就能彻底的霸占整个西北部草原,总比成为李璟的下人要好,我白达旦人也会和契丹人一样,成为草原上的霸主,未必不会成为第二契丹。”乌木说道最后,脸上更是露出得意之色,好像草原霸主之位已经向他招手了。

    “那大石林牙是什么人物,岂会如此容易上当的。”马哈木脸上尽是失望之色,望着自己的儿子说道:“耶律大石是契丹少有的智者,就你们岂会算计到他身上,恐怕这个时候他还想着让我们和李璟两败俱伤,然后将我们一窝端呢!在他的眼中,我们和李璟没有任何区别,都是叛逆,他会对叛逆手下留情吗?”马哈木对自己的儿子是怒其不争,与虎谋皮,却没有降虎之能。

    “父汗,这就不是你能决定的了,契丹人现在在幽州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,他们的力量都会聚集在幽州一带,在云州肯定是没有多少力量,这就是我们白达旦人的机会。父汗,你已经老了,这部落中的事情应该交给孩儿了。”乌木面色阴沉,他很不喜欢马哈木如此瞧不上自己,心中更加愤恨。

    “也罢!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这可汗之位让给你又如何?”马哈木仰天长叹,看了乌木一眼说道:“从此之后,你就是我白达旦人的可汗,等回到牙帐之后,禀明族人,让萨满祈祷长生天,我将汗位传给你。”说着将手中的权杖扔了过去,自己转身就走,准备返回自己的牙帐。

    “大汗,还是留下来吧!”身后的拉克申看的分明,猛的抽出腰间宝剑,顺手刺出,正中马哈木的后心。

    “你!你。”马哈木感觉到后心一疼,低头望了过去,却见一截利刃刺穿心脏,缓缓转过身来,不可置信的望着拉克申。

    “大汗,你这是想回去搬取救兵吧!”拉克申目光闪烁,望着地上的马哈木,说道:“你今日假意将黄金权杖交给大王子,自己想返回牙帐,不过是想着找机会调动军队,将我和大王子斩杀而已,实际上,大汗,交接汗位哪里需要那么麻烦的,如此这样,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,这,拉克申,为何要杀我父汗?”乌木没有想到拉克申居然如此心狠,一剑将马合木刺杀,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居然生在自己身上,乌木顿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大王子,你以为大汗真的是回去准备禅让汗位的事宜吗?他分明是想着回去,调动军队将我们全都杀死。他现在还能活上十几年,日后哪里还有你继承汗位的时候。”拉克申训斥道:“我得到消息脱欢已经离开牙帐,去寻找李璟帮忙,这是你的机会,趁着脱欢不在的时候,登上大汗之位。等到脱欢回来的时候,大局已定,他若是反对,就趁机杀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若是族中有人反对,当如何是好?”乌木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黄金权杖,有王冠,还怕有人会说你是夺位的,更何况,就算夺位又如何?这种事情在草原上不是经常生的吗?”拉克申不在意的说道:“你就说脱欢甚至李璟派人袭击了可汗,导致可汗身亡,在临死的时候,传位给你,这样就能解释一切了,甚至还能将仇恨引向李璟,号令整个白达旦人向李璟复仇,岂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能行吗?”乌木还是还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哼!”拉克申冷哼了一声,从一边取出了弓箭,在乌木惊讶的眼神之中,张弓搭箭,就听见一声厉啸在大营中响起,那些跟随马哈木的近卫军还没有反应过来,周围就杀出无数士兵,就这些近卫军尽数击杀。

    “看,这样不就可以了,我们快拔寨起兵,前往牙帐,接管牙帐,不能让脱欢有反应的机会,至于武川,只要写封信给大石林牙,想必大石林牙肯定很高兴知道这个消息的,不但不会追击你,还会给你好处。”拉克申指着远处的厮杀,很得意的说道:“这就是最佳的选择,等你到了牙帐之后,你就是整个白达旦人的可汗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有一些后悔的乌木听了之后,双目一亮,可汗这个位置他已经向往很久了,只是他并不是嫡长子,虽然年纪在脱欢之上,但按照马哈木的喜好,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当继承人的,现在在拉克申的帮助下,自己总算击杀了马哈木,趁着脱欢离开白达旦人的机会,夺取了可汗之位。

    “走,立刻起兵前往牙帐,我要继承可汗之位。”乌木双目放光大声说道。相对于可汗之位,其他的并不算什么,心中的野心瞬间就将乌木心中的一点内疚抛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汴京城中,蔡府内,蔡京身上披着一件皮裘,靠在床榻之上,脸上更是多了一些老人斑,他面前放着几张纸,分明就是河东路送来的文书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端坐的是梁师成,脸上更是露出一丝怪异之色,望着蔡京,苦笑道:“真是不知道,若是这件事情在朝中传扬开来,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我朝百余年来,从来就没有人敢深入草原,更是没有一支军队踏入草原,现在不但有人踏入草原,更是在草原上立足,组建了汉部,传扬开来,那些将军们脸上恐怕多是一片羞愧。”

    “我蔡京这么多年也很好敬佩别人的,现在这个李璟却是让老夫有这个心思了,自古封狼居胥,或许就是如此吧!可笑的是我朝中有些人,当初是如何对付李璟的,恨不得将李璟斩草除根,现在好了,人家根本就不理会朝中,依靠自己的力量就已经有如此成就,现在在草原上立足,组建了汉部,不久之后夺取云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,幽云二州就有一半落入他的手中了。”蔡京苦笑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心中也隐隐有些后悔,若是知道李璟有如此成就,自己肯定会在朝中为他说好话的,现在李璟取得了如此成就,就算朝中没有什么反应,李璟也不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,四处宣扬李璟的功绩那是肯定的了,相比较朝廷这段时间取得的成绩,童贯这个家伙根本就那不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!同样是人,同样是我大宋的军队,李璟的军队都已经进入草原了,可是西军还在什么地方,童贯这个老东西还在什么地方?”梁师成连连摇头,他苦笑道:“若是长久下去,李璟和朝廷的力量此消彼长,太师,你说?”

    “想来不会吧!”蔡京听了之后面色一变,说道:“当初之事,也是因为有人从中离间,才会让李璟和朝廷离心离德,只要官家明察,双方解开了误会,想来李璟还是一个忠臣的。”蔡京眼珠转动,实际上连他自己都已经不相信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!”梁师成点了点头,他站起身来,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天气寒冷,太师还是多加注意身体,我大宋的天下,还离不开太师呢!某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脩儿,替为父送送太傅。”蔡京点了点头,让蔡脩将梁师成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才见蔡脩走了进来,低声说道:“父亲,太傅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蔡京点了点头,他靠在床榻之上,半响之后,才见蔡京睁开双眼,说道:“没事的时候多往东宫走走,多和小王子亲近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您看中了太子?”蔡脩惊讶的说道:“恐怕太子不会领情啊!”

    “哼哼,什么时候为父看中了太子了,太子乃是无用之人,可谁让他生了一个好儿子呢!日后,我蔡家的性命弄不好还要靠这位小王子呢!”蔡京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,蔡脩却是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