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七章 虚伪
    大帐之中,寂静无声,只有中间的官们却是盘算着今年的收成,以及明年的钱粮支出。

    李汉回到自己府邸的时候,已经是亥时初刻,让身边的婢女换下了官袍,穿上了常服,径自来到书房,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要找个机会静静的看上一会书。只是他刚刚坐下,就见李元勇面色沉重的走了进来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哭丧着脸,双目中更是露出一丝惊恐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又在军中惹祸了?”李汉不满的将手中书本丢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承嗣堂兄很久都没有来信了。”李元勇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雪封路,不来信很正常,在草原上哪里那么容易来信的。他几天没有来信了?”李汉听了之后,顿时不在意的说道,还将面前的书本拿了上来。李承嗣到草原上去做什么,他是知道的,但却装作不知道,好像李承嗣离开太原之后,李汉根本不知道他的去向一样。甚至连李承嗣和李元勇的信件内容都不关心,任由事情的发展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一个月了。”李元勇低声说道:“上次来信说他已经到了草原,即将进入草原。按照道理,他早就应该来信了。父亲,您说,会不会?”李元勇双目中恐惧之色更浓了。

    李汉面色也差了许多,站起身来,忍不住认真思索起来,说道:“他最后一封信上说了一些什么?可有关于他的消息。”李汉朝北方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堂兄说李,李大将军正是从那条道路进入草原的,而不是前往云州的,云州所有的布置都没有任何作用,反而让他前往草原更加的顺利。”李元勇不敢欺瞒自己的老子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猜测了,从此之后,世上再也没有李承嗣这个人了。”李汉听了之后,顿时摆了摆手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以前都是传说,没想到现在却是真的了。世人都小瞧了他的残暴和狠毒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这,真的是?”李元勇顿时吓的说不出话来,虽然以前有所猜测,但现在经过李汉确认之之后,李元勇就更加的害怕了。这件事情里面还有自己的一部分功劳,现在李承嗣已经死了,下一步是不是应该到自己了,李元勇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的强大,自己所做的一切,在对方眼中都是笑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又是谁?那些契丹人或者是草原人,对商旅一般是秋毫无犯的,李承嗣身边护卫,一般的马匪也不敢骚扰,就算是骚扰,只要给予一些钱财就可以了,现在却是死在草原上,十之**就是暗卫所为。”李汉冷哼哼的说道:“传闻暗卫下面专门有刺杀的队伍,承嗣必定是被暗卫所杀。嘿嘿,真是心狠手辣,连自己的族人都是说杀就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承嗣兄长可是他的堂兄啊!”李元勇不知道如何是好,李承嗣都是说杀就杀,他这个堂弟恐怕也是如此。想到暗卫的强大,李元勇不寒而栗,现在他已经深深的后悔,早知道就不应该插足此事。

    “为了自己的地位,他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,莫说是一个堂兄,就是他的亲叔叔也不是说杀就杀的。”李汉这个时候心中暴怒,但是在暴怒之余,心中还有一丝惶恐,他怒气发泄之后,忍不住坐在椅子上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莫说自己只是一个屯田使,就是麒麟阁的人又如何?也指挥不动暗卫,更是不可能影响到李璟的决定,毕竟李承嗣等人是想要李璟的性命,李璟岂会饶了这些人?他看着一边惴惴不安的儿子,微微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段时间你就留在府中不要出去了,毕竟你没有参与此事,想来只要你老实一些,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元勇脸色这才好了许多,只是有担心的询问道:“父亲,那族长那里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就当做不知道。还是你六伯聪明,族长是族长,自己是自己。”李汉脸上闪烁着一丝苦恼,冷哼哼的说道:“在河东路,想要做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可能,李璟对我们这些人始终是不相信的,否则的话,我这个时候不会是一个屯田使了,而是领军出征了。你那大伯实在是痴心妄想了。”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