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六章 宣和二年冬 一
    草原上的冬

    这些人在一开始相互仇视到现在的太平无事,耗费了李璟不少的心血,如今汉部之中有六个万户,分别是伯颜率领的北阻卜部人万户、萧巍哥的契丹人万户、高宠的白达旦人万户、李乔率领的汉人万户、胡勒根的万户和李璟的亲兵万户,整个部落围绕着这六个万人队进行了整编,加起来有七万人。这是李璟从来就没有想过的。

    李璟将自己的两千多近卫军打乱加入这七万人中,准备利用一个冬天的时间,初步的将汉部军团组建出来,以方便明年的征战。也幸亏是冬天来临,否则的话,李璟肯定会面对更多的敌人,无论是桑虎也好,或者是乞颜部的合不勒也好,甚至塔塔尔都会对汉部起进攻。

    “巴尔虎,快将球传过来。”一声大吼声传来,却见在牙帐之外,一阵阵呐喊声传来,很快就传来一阵阵欢呼声,这是汉部推行的蹴鞠运动,在李璟口中叫做足球,基本上每个百人队都会出一只足球队,七万大军组成了数千只足球队,在这个漫长的冬季进行比拼。

    在漫长的冬季之中,军队既能练兵,免得无所事事,还能培养彼此之间的团结,消除部族之间的隔阂,虽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但只要坚持做了,肯定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哪里学到的方法,听说伯颜和萧巍哥两人都加入进来了,在一边训练自己的球队呢!”厚厚的毛毯之中,李璟和普完缩在里面,彼此相互依偎,普完脸色潮红,双目迷离,整个大帐中散着一丝怪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夜晚几乎没有娱乐的时代,李璟这个浑身上下充满着精力的男人,除掉练武、读书处理政事之外,唯一能做的就是男女爱做的事情。一开始李璟还会将普完和巴达玛两人拉过来一起运动,可惜的是,现在只剩下一个普完,巴达玛这个轻熟妇成功中标,怀了李璟的孩子,哪里能承受李璟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不如此,哪里能让这些人和睦共处呢?”李璟苦笑道:“能让两个仇人和谐共处,除掉利益之外,就是时间。现在给不了他们利益,只能是给予这样的办法,但不管怎么样,我们最起码不能让他们反目成仇,在和敌人对阵的时候,不能从背后对自己的袍泽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是希望这段时间能让他们在整个冬天能整合在一起了,不然的话,等到来年的时候,我就要对桑虎和乞颜部动手。”李璟右手一阵抚摸,说道:“风雨欲来风满楼,完颜阿骨打恐怕是不会给我太多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白达旦部怎么办?”普完忽然仰着头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动手,他们现在正在和耶律雅里决战,所以不好动手。”李璟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,白达旦兵马也有十几万之多,按照道理进攻耶律雅里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是到现在双方还激战在草原之上,莫说是进攻云州,就是连耶律雅里的防线都没有攻破,双方互有胜负,这让李璟对白达旦的战斗力感到怀疑。

    “大辽的那些兵马我是知道,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大辽了,兵马强壮更是不用说,对付宋朝军队或许可以,但对付完颜阿骨打恐怕不行。”普完忍住心中的炙热,娇躯靠近李璟,说道:“白达旦人连耶律雅里的兵马都抵挡不住,说明白达旦人的战斗力并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李璟听懂了普完的意思,分明就是想让李璟进攻白达旦人,占据云州,彻底的打通草原和汉部的联系。这种提议,李璟心中都有所意动,但很快就摇摇头,说道:“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,但我与脱欢是安答,银屏公主与高宠已经成亲,我若是贸然进攻白达旦人,恐怕会让人耻笑,我李璟在草原上的名声就臭了,没有人会相信我李璟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你的样子,我就知道,你恐怕早就在打白达旦人的主意了,否则的话,不会如此说的。”普完不屑的瞪了李璟一眼。李璟是谁,是天下最大的乱臣贼子,这个时候岂会在乎所谓的结盟之意。

    “宋太祖当年有句话说的有道理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,白达旦人若真的很强大,最起码,我现在不会对他们下手,谁让他们太过懦弱了呢?连耶律雅里都不是对手,双方对阵,奈何不得对方,听说耶律雅里还派了两万大军防备我的兵马,基本上算是两线作战,这样的情况下,白达旦人还没有攻破大辽的防线,足见白达旦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。”李璟认真的分析道:“只是我们实际上内部还没有拧成一股绳,这个时候动手,容易让更多的关注我们,敌视我们,最起码现在不能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普完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解决桑虎和乞颜部的人。桑虎和克烈部人有仇,他背叛了克烈部,解决了桑虎,可以将克烈部完完整整的收入自己的囊中,乞颜部与辽人有仇,解决了乞颜部,萧巍哥就能对我忠心耿耿,至于从前的汉部,能获得更多的利益。”李璟得意的说道:“只有这样,才能将这数万大军掌握在我的手中,那个时候,对付白达旦人也好,或者是向北,进攻塔塔尔人也好,甚至与金军对阵,我的汉部大军也不见得比他差。”

    “白达旦人也是引狼入室,若是早知道你对他们有企图的话,在当初就应该将你杀了。”普完顿时知道眼前的李璟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无耻,在很早的时候,就已经想着吞并白达旦人了,可笑的是白达旦人还将他当做安答。

    “引狼入室?无论是马哈木或者是脱欢,在他们心中或许早就想着借助我的手,夺取云州,甚至更高的目标呢!你也太小瞧白达旦人的野心了。”李璟摇摇头,苍蝇不叮无缝蛋,若不是白达旦人有野心的话,也不会答应李璟,更是不会帮助李璟,所以李璟算计对方,心中没有任何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他们恐怕也没有想到,你不是一只绵羊,而是一只恶狼,随时都能将对方吞噬的干干净净。”普完微微叹了口气,不光白达旦人是这样,就算是辽人不也是如此,若是重视李璟的话,当初在李璟平定河东路的时候,就应该出手,不然的话,也不会有今日了。以至于现在已经成了大辽的心腹大患,更是直接吞噬了整个西北部草原,使得大辽的局势雪上加霜,已经糜烂到最危险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白达旦人来了。”在大帐之外,有人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来了?外面可是下着大雪,怎么会有人这个时候到来?”李璟听了面色一愣,有些惊讶的望着普完一眼。

    普完也是面色一愣,很快就说道:“大概是白达旦人已经支撑不住了,这个时候冒险前来就是请你出兵的。白达旦人也不过是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见他。”李璟目光闪烁,赶紧从床榻上爬了起来,普完也顾不得羞涩,勉强站起来,帮助李璟将衣服穿好。

    而在远处大帐之外,脱欢整个人都掩藏在白色的皮毛之中,望着远处偌大的校场,校场周围不少的士兵正在出一阵阵欢呼声,声震四野,他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异样来,这才离开多长时间,李璟在草原上就已经创下了如此声势,真正的已经成为草原上的霸主,兵马已经近十万人,对白达旦人都能形成巨大的压力。这个时候脱欢甚至有些后悔,早些时候,白达旦人应该进入草原,或许自己也能掌控草原,成为草原上的霸主,白达旦人拥有精兵无数,哪里有必要的前来求助。

    “脱欢安答!没想到在这个寒冷的冬天,能看见你。”李璟身上披着一件大氅,大踏步走了过来,哈哈大笑,在脱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就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李璟安答,没想到短短数月之间,你就已经取得了如此成就,麾下兵马十数万人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!”脱欢用复杂的眼神望着李璟,微微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机缘巧合,机缘巧合而已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说道:“走,安答,没想到你这个时候居然来到我汉部,恐怕是有要事吧!走,进去休息一下,我已经准备了烈酒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请。”脱欢点了点头,正容说道:“若是没有必要,我也不会来找你,更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来到草原上,要知道,这个时候草原上可是大雪覆盖,稍不留意,就会死在草原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战况很是激烈?”李璟听了之后,面色一愣,虽然有暗卫提供消息,但是大雪覆盖,李璟已经很久都没有接到过暗卫的消息了,只是现在看来,云州之战恐怕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大石林牙出来了。”脱欢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惊呼,脱欢却见旁边一个美女脸上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夫人,也是大石林牙的女儿,大概是听见大石林牙的消息感到惊讶吧!”李璟苦笑道。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居然听到了大石林牙的消息,而且这个大石林牙居然出现在云州,这显然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大石林牙的女儿,难怪了。”脱欢点了点头,普完这个时候也恢复成正常模样,朝李璟点了点头,就进了后帐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出兵?”两人坐下之后,李璟拍了拍手,让人上了一碗马奶酒,脱欢喝了一口,这才松了口气,李璟手中拿了一把匕,说道:“你也知道,我刚刚立足草原,身边无论是北阻卜部人或者是契丹人,都没有真正的臣服于我,若是想要让他们进攻大石林牙,恐怕这仗还没有打起来,这些人恐怕都已经投靠大石林牙了。”

    脱欢点了点头,这种事情还真是如此,大石林牙在大辽有很高的威望,若是李璟率领大军进攻大石林牙,恐怕还真的像李璟所说的那样,大军没有进攻,就纷纷投奔大石林牙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你的中原大军出手。”脱欢迟疑道:“大石林牙这个时候领军进攻我白达旦人,绝对不会想到你中原的大军会出手,你我联手,肯定能击败大石林牙。到时候,你得你的云州,我军向东展,安答以为如何?”脱欢用希冀的眼神望着李璟,等待着李璟的回答,大石林牙的进攻让他不得不来求救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要认真考虑一番。”李璟迟疑了一阵,说道:“此事关系重大,不能轻易作出决定,而且,安答也知道,草原乃是我对付金军最关键的一环,不能有任何的失误。无论是逃出去的桑虎也好,或者是乞颜部、塔塔尔部也好,随时都会进攻我汉部,这是我的根基所在,安答,你要知道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脱欢闻言一愣,脸上顿时一丝失望,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,忍不住说道:“安答,这次你得好生帮助我一次,白达旦人的未来就寄托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唇亡齿寒,若是大石林牙击败了你,下一步就是我的汉部了,他是不可能放弃对我汉部的打击。”李璟安慰道:“所以不管是因为你,或者是因为我,我都要出兵,只是这种出兵应该如何出兵,那就值得思索了,不出兵则罢,一旦出兵,就要一击毙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这是自然。”脱欢顿时感觉到峰回路转,没想到李璟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原本失望的心思更是高兴起来,连连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鞍马劳顿,先去休息一下,我这边召集众将商议一番,然后再回答你。”李璟拍着脱欢的肩膀,亲自将其送了出大帐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