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二十五章 半路截杀
    “你,你,饶了我吧!”巴达玛浑身,她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,这种情况让她向往,又让她畏惧,她已经忘记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,尤其是在夜深宁静的时候,心中的空虚更加的明显,只是她是一军之主,整个克烈部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做主,虽然有些人也建议她改嫁,但她却知道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。直到今日,巴达玛这才有了今日的遭遇。

    “从今以后,你再也不用你承受这种痛苦了,女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女人好,这种打天下的事情,原本就是男人的事情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些邪笑,他身上的衣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去掉,身形缓缓靠了上去,一场厮杀之后,戾气充斥心间,迫切的需要将这股戾气泄干净,这种运动就是最佳的调节心灵和身体的方式,更不要说,身下的还是一位轻熟妇,成熟而又有美丽,经验也极为不俗,知道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样的姿势,什么时候该表现出什么样的表情,知道盾与矛之间如何才能更好的配好。

    李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,虽然破除女人第一次有种成就感,但是像今日这样,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强大的战斗力让巴达玛浑身感觉到生痛,但是她还是勉强忍受李璟的冲刺,幸亏她经验不错,坚持的时间才长了一些,最后手口并用,才让李璟泄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比磨古斯要厉害多了?”李璟右手在双峰游走,脸上却是露出欢喜之色,眼前的女子居然是九曲回廊之体,让李璟感觉到十分的舒服,也就是修炼的是紫阳劲,气血搬运有常人不同,否则的话,根本承受不住九曲回廊带来的压力。

    大概也就是这个九曲回廊之体,非一般人能够承受,磨古斯这样的人也不敢长时间的享受,这才使得玉门紧窄,最后是成全了李璟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如何安排我的族人?”巴达玛面色涨的通红,这种话她还真的说不出口来,只能是转换话题,只是成熟的身形朝李璟靠了靠,足以说明此刻的心情。这女人一旦被男人征服之后,无论是感情或者是其他,都很难轻易地改变心态,就好像是眼前的巴达玛,明明是被李璟强迫的,可是一次之后,态度就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嘛!统一编为汉部的人,日后都会安排在草原上,不过要征战的时候,这些人也会随军征战,毕竟我来到草原就是为了寻找骑兵的,骑兵要有战马不够,还需要足够的骑兵,这些生活在草原上的人,天生就骑兵。只要稍加训练,就能合格的骑兵,能够冲锋陷阵,帮我对付金人。不然的话,你以为我来到草原做什么?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:“前面虽然有一个白达旦人,但是我并不相信白达旦人,他们也想着夺取整个草原,真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白达旦人最是无耻,是草原上最不讲究信用的家伙。”巴达玛也点了点头说道:“你若是相信这些人,迟早会吃大亏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天我会将这些人家伙都给灭了的。”李璟霸气的说道:“如今这草原如此广袤,若是不占有,我李璟岂不是无用之人,就算我自己不来,也会让我的儿子来。来,你我再来一次运动一番,弄不好,你也能生一个儿子,就让他留守草原,成为草原之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,弄轻一些。”巴达玛娇羞不已,虽然有些羞涩,但还是任由李璟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而就在李璟刚刚击败萧巍哥,霸占巴达玛,和巴达玛两人在大帐之中翻云覆雨的时候,远在千里之外,茫茫草原之中,李承嗣领着十几个下人也进入草原之中,他们也是跟着一个商队,绕道府州前来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李璟是从这边来的,当初就应该让人在这里设下埋伏,弄不好还能给李璟一个教训。”李承嗣望着远处的草原,一望无际,根本就没有尽头,让他感觉到心胸开阔。

    “公子,前面最大的部落就是白达旦人,最近有不少的商旅都从白达旦人经过,对我们汉人倒是热情的很,听说他们的少族长有一位安答是我们汉人。”小山包下面,一个向导笑呵呵的说道:“公子,基本上到了这里,也就算安全了,契丹人是不会到这里来的,西夏人倒是有可能,但是也不会轻易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李承嗣听了点点头,脸上并没有人露出任何异样来,而是望着远处的白达旦人,他知道想要自己的算计成功,这个白达旦人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,但是现在和以前不一样,白达旦人的少族长居然有汉人安答,按照他的猜测,这个汉人安答不是别人,正是李璟。否则的话,中原的物资不可能如此轻松的进入草原,支援李璟,也只有李璟搞定了白达旦人,白达旦人才让李璟的物资从白达旦境内通过,这对于李承嗣来说,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,意味着,他想要解决李璟必须从另外一个方面解决此事。

    “啊!”李承嗣正待说话,忽然远处的向导摸着自己的喉咙,嘴巴张的老大,却是说不出声来,只见喉咙处插着一只弩箭。

    “保护公子。”身边的亲兵一下子就现了眼前的情况,面色大变,赶紧将李承嗣保护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李承嗣?”远处的草丛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现出十几个身影来,为之人蒙着面纱,手上握着一把匕,正在随意摆弄,一看就知道是玩弄匕的老手,另外的十几个人却是手执弩箭,指着李承嗣等人。那为之人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的度太慢了,我们在这边已经等候了五天了,你们现在才到实在是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为何要杀我?我陇西李氏与你有何仇恨?”李承嗣心中一阵绝望,身边的武士虽然陇西李氏的精锐,但是到底是血肉之身,对方却是弩箭,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,到底是谁想杀自己。居然还动用了军中弩箭。

    “陇西李氏很有名吗?也就是你们这些人,什么时候了还沉浸在过去的荣光之中。”蒙面人摇摇头说道:“若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,可惜的是,你却不应该贪图不是你的东西,所以,只能是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们是暗卫,你们是李璟的人?”李承嗣面露惊恐,他现在总算是猜到眼前之人到底是谁,他早就知道李璟手下有一只神秘的队伍,叫做暗卫,只是从来就没有见过,也从来就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居然会遇到这样的人,而且还是死神。

    “说你聪明吧,你实际上也是很愚蠢,说你愚蠢吧,但实际上也很聪明。”蒙面拉下,却见乔郓哥面色阴沉如水,右手一挥,就听见空中传来一阵厉啸声,李承嗣身边的侍卫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纷纷被暗卫射杀,只有一个李承嗣站在那里,面色惊慌。

    “你,我是陇西李氏的人,是李璟的堂兄,你们,你们是不能杀我的。”李承嗣终于感到惶恐了,他自诩为风流倜傥,在陇西,甚至在整个大宋都是俊杰之士,但到了现在,才知道,自己的生命也是如此的脆弱,在强弓硬弩面前,自己没有任何办法抵挡。

    “族人?堂兄?你以为主公会有你这样的堂兄吗?还想着杀主公而代之,你以为你是谁?我们征北军会拥立你这样的人吗?寸功为立,何人心服,陇西李氏的名字我也曾经听过,不就是一个破落的贵族吗?真是异想天开。”乔郓哥缓缓走到李承嗣面前,嘴角露出一丝讥讽,对于这样的公子哥他是绝对没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“李璟他又是什么东西,凭什么他能享受这一切,凭什么他能高高在上?他就是我李家的一条狗。”李承嗣顿时知道自己这次恐怕是逃不掉了,顿时破罐子破摔,大声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愚蠢的人物,居然还想着和主公相比,主公三百庄客起家,你又算什么东西。”乔郓哥摇摇头,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怜悯,手中一道寒光闪过,李承嗣顿时感觉到咽喉一痛,整个人都陷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人都补上一刀,免得出现什么意外。”乔郓哥看着被射杀的李氏护卫,有些不放心的说道:“然后找个地方埋起来,硕大的草原,相信谁也不会知道,李承嗣是死在这个地方的。”暗卫们纷纷出手,在射杀的护卫上补了一刀,然后找了一个地方,挖了一个大坑,将李承嗣等人的尸体抛入坑中,草草的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此,李承嗣成了一个传闻,实际上,除掉陇西李氏的人还能想的起来,曾经有一位少主叫做李承嗣,后来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外,其他到人根本就不记得还有李承嗣这个人。没有人知道李承嗣去了什么地方,除掉李元勇之外,他隐隐的猜到李承嗣的结局,可惜的是,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相信。

    等到李璟接到李承嗣被杀的消息后,已经是第十天的时候,他也只是将手中的书信放在一边,然后就静静的看着身边的文书,这是汉部重新整编的文件,所以要认真研读,倒是普完将书信接了过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看来,大将军麾下也有异己啊!这么快就有人想要了大将军的性命了。”普完笑呵呵的说道,美目中闪烁着一丝幽怨,这些天李璟都是宿在巴达玛处,普完每次看见巴达玛见对方春风满面,心中自然是有些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家业大了,什么鸟都出来了。一个自以为是的公子哥,却想着要我的性命,若不是杀一儆百,恐怕以后要我性命的人更多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,莫说杀了一个李承嗣,就是杀了更多的人,李璟也不在乎,既然是走这条路,那就是杀戮相随。

    “整编的情况怎么样?”普完将书信丢入火盆之中,秋天的草原上,已经有了一丝凉意,但是大帐之中却是温暖的很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满意,什么样的人都有,与中原的有些不同。”李璟摇摇头,草原部落临水而居,四处游牧,有的地方,百里才是一个小部落,相聚的地方很远,比较分散,这就造成了管理上的不便,李璟想要将这些牧民打乱重新编制很难。

    现在李璟的手下,什么人都有,汉人、契丹人、北阻阻卜部人、白达旦人等等,这些人当中又分了各种大小部落等等,这样就更加的困难了。

    “草原自古就没有太平的时候,不就是因为如此吗?我看大将军应该懂得舍得舍得,多给部下一些权力,或许可以。”普完想了想劝慰道。李璟的猜忌怀疑心很重,尤其是军权这一块,更是相当的重视,在中原这样或许可以,但是在草原,这一套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李璟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话,草原是有草原的特性,分封万户自然是可以的,但是这对李璟的权力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最起码现在是这样的,因为很短的时间内,不能保证手下人的忠心。,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恐怕需要你来操作了,还有巴达玛,你们两人商议着办,从中原调人也好,或者是从本部调人也好,你们自己商量着办,反正,这草原以后你们子女的。”李璟忽然想到了什么,将手中的文书丢到一边,脸上露出笑容,这种专业的事情就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办,普完是辽人,在历史上做过皇帝的,巴达玛是克烈部的可敦,在辽人的疯狂进攻下,还能保住克烈部,使之展壮大,也是有几分本事的,事情交给两人,或许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呸,谁愿意为你生孩子啊!”普完听了之后,一阵羞恼,瞪了李璟一眼,冷笑道:“这段时间你可是舒服的很啊!我听说巴达玛每天早上都要酣睡到中午,就是因为晚上被你要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以后不会,以后你俩一起来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等萧巍哥大军归来之后,我就与你成亲,为你办一场盛大的婚礼。”李璟握着普完的右手。

    普完心中激动,双目含泪,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什么李璟明知道自己的心意,却没有要了自己,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尊重自己,想要给自己一场盛大的婚礼。想到这里,不由自主的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我不需要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是你应该的。”李璟嘴角洋溢着笑容,在萧巍哥大军归来之日办婚礼,除掉喜欢普完之外,更重要的是要收契丹人之心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