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一十六章 草原之夜
    “一万人就想着攻打镇州,简直是找死。”契丹大营之中,萧巍哥正是壮年,他身材高大,孔武有力,双目开合之间有精光闪烁,他一生征战,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,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蒙古人,现在大军进攻北阻卜部人,就是为了将北阻卜部人的抵抗力量消灭,维持契丹西北部的平安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次进攻镇州的是一个汉人,叫做李璟,自己组建了一个部落叫做汉部,倒是有数万人,这次绕道进攻镇州,大概也是因为被那些北阻卜部人所逼迫的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被迫进攻镇州,那可是一个必死的差事。”一个部将笑呵呵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汉人?这么多年,我早就想到宋人的土地上看看,那如画江山原本应该是我契丹人的地方,以前不曾招惹,距离又远,这也就算了,现在既然有机会,那就不能放过。等剿灭了北阻卜部人,大军向前,会和梁王,直接进攻宋人的河东路,免得宋人认为我们好欺负。”萧巍哥冷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汉人懦弱,哪里有资格享受如画江山?这江山应该为我大辽所有。那李璟胆大妄为,恐怕还没有到镇州,就被迷失在草原上了。”众多部将纷纷大叫起来,丝毫没有将李璟放在心上,心中只是想着中原的如画江山。

    “这草原本来就是契丹人的草原,与汉人有什么关系,现在我们主要的任务是解决眼前的北阻卜部人,克烈部屡教不改,居然敢冒犯我大辽,这次一定要给克烈部好看,凡是克烈部的男子要尽数斩杀。”萧巍哥大声吩咐。他已经忍无可忍,北阻卜部人在草原上已经成了他的心腹之患,不断的触碰了他的底线,现在更是连个草原上所有的北阻卜部人,准备反抗大辽。他绝对给这些家伙一些教训。

    “对,灭了他们。夺取他们肥美的草场。”大帐之中众人纷纷叫了起来,声音很大,在夜空之中回想,就是对面的北阻卜部人打仗都能听的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辽人,明日我一定会灭了这些可恶的豺狼。”托哈伊在大帐中咆哮,甚至忍不住骑着战马,领着亲兵卫队朝辽人的队伍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之中,巴达玛牵着自己的儿子忽思汗走了出来,她望着远处的辽军大营,双目中更是闪烁着一丝忧色,别人没有察觉到,但是女人的细腻,还是让她感觉到大营之中的种种变化,乞颜部、乃蛮部等等各个部落的人都有自己的算盘,并不是真正的拥护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日里也就算了,巴达玛并不惧怕别人的背叛和窥视,但是现在不行,萧巍哥的兵马就在咫尺,随时都会对自己起进攻,并且她还知道,萧巍哥最想消灭的人就是自己和克烈部。等到决战的时候,若是大家齐心协力也就算了,一旦这些人有其他的算计,恐怕克烈部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不应该让他前往北方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巴达玛的脑海之中忽然想起了李璟,那张英武的面容上绽放出一丝笑容,这种笑容让她很是安心。

    “可敦,明天我们会胜利吗?”忽思汗比较小,实际上他并不是巴达玛的亲儿子,但是巴达玛知道,自己的权势还需要忽思汗,加上磨古斯已经战死,,忽思汗是名义上克烈部的领,巴达玛掌控克烈部,也是因为忽思汗的缘故,不然的话,肯定是有许多人都会反对巴达玛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定会胜利,我已经让一个勇猛的将军领军前往镇州,只要他偷袭镇州得手,萧巍哥的兵马肯定会不战自溃,我们肯定能够胜利。”巴达玛实际上心中并没有把握,已经这个时候,都已经过去半个月了,李璟还没有消息传来,甚至在辽人那边也没有半点动静,这让她心中没底,甚至还在猜测是不是李璟已经失败。

    她一开始就没有指望李璟能够攻下镇州,只是不想让李璟留在这里而已,现在却是希望李璟能够攻破镇州,或者说能够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可敦。”这个时候身后有声音传来,原来是克烈部左大都尉桑虎,年纪虽然大了一些,但一直是巴达玛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乞颜部可是有什么动静?”巴达玛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托哈伊派人渡过汪吉河,准备将汉部生擒活捉,可惜的是汉部的人早就离开了汪吉河,向西而去,托哈伊不但没有将汉部的人生擒活捉,还有勇士坠入汉部设下的陷阱,死了几个勇士。”桑虎笑道:“听人说,托哈伊原本是准备以汉部为先锋,消耗辽人的兵力,这次恐怕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样子李璟并不相信我们,否则的话,汉部的人也不会私自离开汪吉河了。”巴达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我现在有些后悔让李璟前往镇州了,或许有他在,明天的局势会好了许多。托哈伊等人都不可相信,他们一旦战败,遁入草原休养生息,未必没有机会重新再来,但是李璟不一样,李璟需要的是在草原上立足,消灭辽人,帮助他夺取云州,相比较而言,李璟才是我们的盟友,与我们的利益并没有什么冲突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敦为什么认为李璟明日不会出现呢?我认为李璟绝对不是那种死脑筋的人,他明天一定会出现的。”桑虎低声说道:“李璟不相信别人,有些事情只能是自己出手,不会假手于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明日李璟肯定会出现?是了,他如此聪明,肯定知道镇州不可能轻易夺取,回军和我联合在一起,还有可能击败辽人,前后夹击,未必没有机会。”巴达玛脸上顿时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可敦所言甚是。”桑虎有些关心的说道:“可敦,明日就要大战,还需要您的指挥,还是早些休息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巴达玛听了桑虎的分析之后,脸上顿时露出高兴之色,牵着忽思汗下了箭楼。

    “父亲,明日李璟真的会回军不成?”桑虎转身刚刚离开,黑暗之中就出现一个健壮的汉子,却是桑虎之子图海,乃是克烈部有名的勇士。

    “方圆百里范围内都没有敌人,李璟恐怕是回来了。”桑虎很得意的说道:“明日大战,契丹人必赢,不过赢的必定很是惨烈,巴达玛肯定会让塔塔尔人冲锋在前,乞颜部在后,我们的人马应该和乞颜部在一起,但是冲锋的方向不一样,她需要保存实力,这个时候,你也不能冲锋在前,也要保住我们左部的实力,这样以后我们才能掌握克烈部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英明,恐怕巴达玛那个贱人还认为父亲真的是忠臣呢!”图海得意洋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实人是很吃亏的,当年磨古斯在的身后,我就曾经辅佐他,后来他失败了,现在我还要辅佐他的女人,日后还有他的儿子,我桑虎服侍人算是够了,现在该换别人来服侍我了。”桑虎摸着胡须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巴达玛战败之后,右部支持她的人马崩溃之后,只能是依靠我左部,那个时候,还不是任由我们如何。”图海双目中光芒闪烁,闪烁着一丝异样,他的脑海里想到了巴达玛那丰腴的身躯,洁白的肌肤,恨不得现在就抱在怀里好生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“走吧,明天就是决定我们草原上的一切,到底谁才是草原上的霸主,我们也能知道了。”桑虎招呼自己的儿子下了辕门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是决战之期,明日之战不仅仅是关系到草原上霸主之位,更是关系到我等生死,看见没有,塔塔尔人现在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嘿嘿,现在大家都是彼此不服彼此,明日一战就是要打出我们的威风来,不能被别人小瞧了我们乞颜部。”托哈伊在大帐中走来走去,冷哼道:“我乞颜部才是草原上的霸主,明日,谁要是敢落后,全家都贬为奴隶。”

    “大汗,我们这边自然是不会装孙子的,我担心的是其他人,嘿嘿,当年磨古斯为什么会失败,不是我们兵不强马不壮,而是大家都在保存实力,让磨古斯一个人对抗契丹人,这才导致我们的北阻卜部人的失败,若这次还是如此,那该如何是好?”一个老者冷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不提,你想说什么?”托哈伊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力才是草原上生存的根本,大汗冲锋陷阵我等不反对,打就打出我们乞颜部的威风来,但是战场上的局势一旦有了变化,大汗应该当机立断,保存实力为上。”老者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了。”托哈伊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我可不是磨古斯,明知战败还去送死。若是真的到了危机时候,我自然会下令撤退的,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“大汗英明。”众人纷纷出言道。

    而在汪吉河西岸,一百里处,一个大营出现在草原上,大帐之中,普完身上披着盔甲,在身边高宠和银屏公主也都是全身披挂,在远处,还有千余牧民身上穿着皮甲,静静的站在那里,等候着普完的命令,大军即将前往东岸。

    银屏公主有些担心的望着远方,大军在等候消息,不过她感到担心的还是自己等人的安全,原本自己等人是不需要参加大战的,但是普完说服了高宠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。无论是契丹人获胜也好,或者是北阻卜部人获胜也好,汉部都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契丹人是不会放过汉部的,他们会像刽子手一样,扫过草原上一切敢于反抗契丹人的敌人,汉部也是在其中,更不要说李璟这次来草原就是为了动摇契丹人在草原上的统治,一旦萧巍哥击败了北阻卜部人,下一个目标就是李璟的汉部。

    而北阻卜部人也是一样,乞颜部越过汪吉河,为的就是想消灭汉部,乞颜部没有将克烈部放在眼中,普完就知道,巴达玛并没有掌握北阻卜部人全部,北阻卜部人一旦胜利,这些人也会像蝗虫一样,消灭一切不属于北阻卜部人人马,汉部当其冲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取得了胜利,汉部都是要倒霉。普完相信李璟肯定也知道这一点,虽然不知道李璟的消息,根据她对李璟的理解,李璟绝对没有离开汪吉河周围,更是不会冒险前往镇州,,肯定是在这周围,等待着决战的开始,然后准备火中取栗。

    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是绝对不会将自己的一切寄托在别人身上,掌控草原是李璟最重要的算计,岂会将希望寄托在不熟悉的北阻卜部人身上,李璟希望这一切都是在自己手中实现,普完认为自己明天一定能够遇见李璟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会在什么地方?”高宠看着一边的银屏公主担心的模样,心中微微一动,他也不知道李璟到底是在什么地方,但是绝对的赞同普完的观点。他忍不住握着银屏公主的玉手,朝对方点了点头,用眼神安慰着对方。

    银屏公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对高宠点了点头,目光却是望着不远处的普完,同样是公主,对面的普完却比自己更加的完美,能够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,做出如此决断,她认为自己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普完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,上前走了几步,出了大帐,就见大帐外,火光之中,有一个人飞奔而出,不是陈龙又是谁。

    “陈龙拜见郡主殿下。”陈龙看见普完全身披挂,英姿煞爽,脸上露出惊讶之色,很快就正容说道:“郡主殿下,大将军让末将回来告诉郡主殿下,大将军准备火中取栗,郡主殿下率领族中勇士,在合适的时候,加入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普完脸上喜悦之色更浓了,不是因为自己已经猜测到李璟下一步行动,而是对于李璟能够懂得自己的行动而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现在如何?”银屏公主虽然隐隐的猜测到李璟下一步行动,她感到十分惊讶,还是认真的询问道:“不知道大将军准备何时行动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自有他的主意。”陈龙目光闪烁,望着一边的高宠一眼,说道:“大将军用兵岂是我等可以猜测的,但是相信明日肯定能见到大将军的风采。我汉部从明日开始,必定能威震草原。”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