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九章 摘桃子的来了
    就在李璟在草原上掀起了腥风血雨,四处兼并各种小部落的时候,远在中原的河东路,并没有因为李璟的离开,而导致河东路上下出现什么问题,有强大的军队镇压下,李汉的均田令倒是分了下去,大部分的士绅心中虽然不满,但李汉毫不犹豫的屠杀了十几个大户之后,这种反对之身,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损失了钱财不要紧,但若是连性命都丢掉了,那就有些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李璟颁布均田令的同时,麒麟阁按照李璟的要求,降低各种税收,免除城门税,鼓励商业发展,使得河东路境内,商旅众多,尤其是太原城,随着人口增加和商业的繁荣,太原城的扩建之声也逐渐传了出来,几个月的发展,太原城已经不亚于洛阳这样的大城,行走其中,行人摩肩擦踵,各种叫卖声连绵不绝,充斥于耳。

    大街之上,一辆马车缓缓而来,马车很大,装饰的却是极为奢华,在马车上的旗杆上,写了一个大大的“李”字。在车厢本身,还有一个小小的“陇”字,这说明这辆马车是来自陇西李氏,世家大族经过几百年的消磨之后,逐渐消失在历史中,但是不得不承认,这些世家就算是消亡,但是身上的钱财还是有不少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太原城居然这么热闹,看样子这个李璟不见得是一个普通的莽夫啊!”车窗打开,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扫了周围的酒楼,对对面的年轻人说道:“元勇,九叔在河东路的动静很大啊!”

    “承嗣,你也不是不知道,父亲是被李璟算计了,家父是一个武将,更加希望的是冲锋陷阵,可是他却让家父做了一个屯田使,看上去是主持河东路关键的事情,可却是一个得罪人的差事,现在家父在河东路名声可是臭到大街上了。”李元勇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李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,九叔和父亲都小觑了李璟。”李承嗣打开手中的折扇,神情潇洒,使得车厢内多了一丝清风,说道:“这次我来,就是想办法进入麒麟阁,或者是军机处,不入两个地方,绝对不能掌握整个河东路的,父亲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李璟此人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!麒麟阁掌管政事,军机处掌管军事。麒麟阁的人不通军事,可却是把握着粮草,这次收缴上来的土地,多是分给了军中士兵,军中士兵对李璟奉为主人,莫说是军机处,就是朝廷也没有办法插手其中。”李元勇不屑的说道:“你不要看着我是一个校尉,但实际上只是一个营级的指挥使,掌管五百人,而且这五百人还不一定能尽数掌握的住,那些都头中有些人都是从军校中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放出来的。我能成为指挥使,也只是因为当初在剿灭田虎的时候,获得了一些军功,加上父亲的作用,李璟才让我做了指挥使,否则的话,哪里有我的份,而且我并不是军校进修的,下面的那些都头更加不喜欢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太原学府?”李承嗣双眼一亮,太原学府中的事情早就传的老远,整个大宋大部分士绅都知道太原有一个太原学府,这里面大儒众多,不仅仅里面饱含了院,还有军事学院、医学院,甚至传闻中还有一个工学院,在这里面毕业的人能够直接进入官场,或者是进入军队,深得李璟重用。

    “不错,家父说李璟这是不准备从朝廷手中获得人手的节奏,或许他还有些自知之明,天下的大多数读书人都是不喜欢他的,也是不会为他效力的,所以很干脆的决定自己来培养人手。”李元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璟此人不简单,想要从他手中获得河东路的大权很难啊,时间越长,事情就越加困难了。”李承嗣点了点头,手中的折扇摇动,说道:“此举虽然复杂一些,但只要是李璟培养出来的人,必定对李璟忠心耿耿,天长日久,他的手下都是他的学生,你见过几个学生背叛过老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现在才是机会,李璟真是好笑,河东路的根基还没有稳定,就想着去草原,说什么草原上即将有强敌诞生,呵呵,自从大唐被灭之后,草原上的强敌也不知道有多少,可是这些强敌最后如何,不也是老老实实的留在草原吗?什么时候进入中原了呢?”李承嗣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不过,他去了草原更好,若是留在中原,留在河东路,恐怕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,我们想干什么什么事情都很难啊!”李元勇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千人马就去了草原,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,到时候莫说是征服草原,就是连自己的性命都难以保障,啧啧,这可是上天赐予我的机会,旁系也想着建功立业,还真的会以为太宗的血迹是谁都能继承的吗?”李承嗣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实际上,李承嗣敢在这个时候前来,所因为的也是因为这件事情,李璟已经不在河东路,河东路群龙无首,正好是夺取整个河东路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听说终南会的人已经进入河东路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掌握河东路上下。”李元勇忍不住询问道:“兄长,那些人真的值得信任吗?”

    “信任?只要你的力量足够的强大,他们不得不依附你,终南会、关东盟不也是如此吗?百余年无论是终南会也好,或者是关东盟也好,不知道寻找了多少的机会,都已经失败了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机会,这些人岂会放弃。等着吧!现在只是终南会在帮助我们,等我们夺取了河东路,关东盟也会出面的。”李承嗣很有把握的说道:“这些人心中哪里有什么忠义,所想的尽是,只要给予足够多的利益,就能让这些人为己所用。”李元勇听了连连点头,对李承嗣极为信服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