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八章 苍狼
    消灭了塔列葛之后,事情就变的更加简单了,进攻鬣狗部落的数百骑兵,在李璟数千精锐的进攻下,很快就被消灭的一干二净,损失惨重的鬣狗部落也成为李璟的囊中之物。一个小型部落就在塔列葛要塞中诞生了,虽然这个部落牧民只有几百人,军队却是有数千人之多,但是李璟依靠白达旦人的帮助,顺利的渡过了最困难的阶段。

    一个月的发展,被李璟命名为汉城的大寨在草原上建立起来,说是一个汉城,实际上也是一个土木搭建而成的大寨子,只不过其中的分布好像是一个城市一个,配有木制的城墙、瞭望楼、箭塔等等建筑,城池环水而建,攻守兼备,周边无数牧民纷纷聚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些牧民有当初的鬣狗部落的子民,也有周围闻讯而来的北阻卜部人,还有一些就是李璟四处征战而收拢过来的牧民,辽人、北阻卜人还有一些流落在草原上的汉人。

    大军在草原上奔驰,无论李璟也好,或者是李乔、高宠等人也好,整个近卫军经过了血与火的厮杀,已经不是当初的近卫军,那个时候的近卫军比骑在马上的步兵好不了多少,现在的近卫军却是真正的骑兵,战场永远是锻炼人的好地方。这些近卫军将士吃住都在靠着战马,因为有草原在,根本就不用害怕战马的损伤,训练起来,也方便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巨响,一只利箭破空而出,远处一只兔子被射杀在地,李璟哈哈大笑,放下长弓,对身边的普速完说道:“不在草原上,永远也不会得到如此多的骑兵。更加不会有这种训练方式。现在我们的骑兵与辽国骑兵相比较如何?”

    “相差不大,但是人数永远是限制你的一个因素,一个月来,你先后兼并了十几个小部落,虽然实力增加了许多,但是同样的,你的近卫军损失也比较多,现在损失了将近一千人。北阻卜部人的人数在骑兵之中已经占据了大多数,这对于你很不利。”普速完跟李璟说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自古一来,汉人很难在草原上立足,就是因为如此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这种事情就算是他自己,也没有办法改变这种事情,从河东路让大军前来,不光会让河东路出现问题,就算是白达旦人也不会同意的,李璟曾经说过,草原是草原人的草原,李璟收编北阻卜人,不管怎么样,手下的汉人都是占据少数的,白达旦人是不会放在心上,但是大规模的迁移汉人前来,说明李璟准备收复草原,将偌大的草原收入自己的囊中,白达旦人岂会愿意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一来,你在北阻卜人所做的一切,恐怕最后都会便宜了白达旦人了。”普速完看了李璟一眼,说道:“我在遥远的幽州的时候,曾经听说在遥远的西方有不少的部落,这些部落之中多有丽珠。”说完之后,就瞟了李璟一眼。

    李璟面色一愣,很快就明白普速完的意思,摇头说道:“我虽然有心,但是并不见得草原上所有的人都会尊奉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首领,您看那里?”这个时候,耳边传来哈达的声音,只见他指着远方,李璟望了过去,却见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头孤狼,却是只有三条腿,还有一条腿已经断了,但饶是三只腿,那只孤狼仍然是静静的站在那里。虽然面对的是一只骑兵,可是孤狼却好像没有感觉到危险,静静的望着李璟,猛然之间发出一声狼嚎,嚎叫中充斥着凶猛、绝望和不甘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。”李璟放下手中的千里镜,摇摇头说道:“恐怕是过不了这个冬天了。”草原气候恶劣,一个受伤的头狼恐怕是活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应该是一头头狼,只是不知道什么颜色。”哈达忽然狠狠的夹了一下战马,战马冲了出去,李璟还没有察觉到什么,就见哈达张弓搭箭,一箭飞出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普速完忍不住大声喊了起来,可惜的是,弓箭已经射出,远处的头狼猛然之间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驾。”李璟也夹了一下战马,紧随其后,等到的时候,却发现哈达正望着孤狼身边的一头小狼,浑身上下尽是泥土,也看不清楚其中的颜色,那小狼好像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母亲被杀,仍然是在不停的舔着孤狼的皮毛,李璟甚至发现那头小狼连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“难怪见到我们骑兵赶来,孤狼也没有离开,因为它的孩子就在旁边。”普速完看的分明,忍不住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哈达这一箭,恐怕这头孤狼也活不长了。”李璟看着狼尸,却发现头狼已经是瘦成了皮包骨了,身上的毛发干枯,看不清楚原本的颜色,只有无数的伤口遍布肉身,足见它生活的艰难。就算没有哈达这一箭,刚刚生育不久的孤狼,还带着伤,也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狼崽。”普速完望着地上还是懵懂无知的狼崽,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,却是没有生气,李璟说的有道理,却不说人和狼原本就是敌人,这头孤狼明摆着活不长,早点结束生命或许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将它抱回去养着就是了。”李璟听了之后顿时微微一笑,将狼崽抱了起来,狼崽好像察觉到自己换了一个环境,小嘴巴朝周围拱了拱,一把咬住李璟的大拇指,只是口中无牙,咬起来,不但没有什么威力,反而还是痒痒的,极为舒服,李璟不由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?”哈达看的分明,脸色微微一变,好像有劝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李璟,这草原上可是没有养狼的习惯。”普速完也是契丹人,忍不住劝说到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等稍微长大一些,就将它放归草原就是了,现在还小,就当做一只狗来养吧!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普速完听了之后,也只能叹了口气,决定着等狼崽稍微长大之后,就将其放归,免得李璟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走,回去。”李璟得了一只小宠物,心中高兴,让人埋了孤狼之后,就调转马头,朝汉城而去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