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零五章 离开
    “大辽真的是处在风雨飘摇之中,当初白达旦人是何等的小心翼翼,就算是父亲来到白达旦人的地方,马哈木也是倒履相迎,现在却是想着夺取我辽人的江山了。”大帐之中,生出篝火,普速完坐在篝火边,火光照耀着她的面容,只听得对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历史的潮流,哪里有千年的王朝,任何时候都是一样,我不否认你的父亲是一个人才,日后肯定会名留青史,但是现在不一样,他上来的时间迟了,没有机会给他了。”李璟摇摇头,一旦自己整合了这边的一切,耶律大石的西辽绝对是不可能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恐怕谁也不会想到大辽的西北部居然是被你以一张利嘴给灭掉的。”普速完望着李璟,又怒又喜,薄薄的嘴唇在火光下闪烁着晶莹,看的李璟食指大动,双目冒光,普速完好像是感觉到什么,脸色一红,目光像兔子一下,赶紧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嘴巴厉害,而是人心,人心叵测,白达旦人的野心促使着这次结盟。”李璟也坐在普速完旁边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普速完感觉到自己的浑身都在发烫,软绵绵的偏偏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任由李璟将自己搂在怀里。最后想到了什么,化成了一身长叹,靠在李璟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白达旦人这个时候和你结盟,那是因为有共同的利益,他们既然能背叛大辽,也必定会背叛你们的盟约。”普速完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所谓的结盟,所谓的安答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,我的实力强大,他自然是听我们的,若是实力不行,他会立刻转首就会进攻我们,所以白达旦人不可靠,他们的民族实在是太强大了。”李璟不屑的说道:“马哈木也好,脱欢也好,都是野心勃勃,可惜的是,论智谋,汉人才是他们的老祖宗,马哈木已经老了,脱欢和乌木不和,迟早会出现问题的,而且我还会继续西进,前往北阻卜部人,北阻卜部人还是在分裂之中,我能掌握一部分力量,就能遏制住白达旦人,我会在白达旦人后面放置一支精兵,就算不能掌握北阻卜部人,也要让两者相互制衡。”

    “白达旦人和你联合,简直就是与虎谋皮。”普速完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若是没有其他的心思,我自然是会和他们真心盟约的,毕竟金人实在很强大,我需要一个强大的盟友,他们在我也放心一些,他们若是不在,那我只能自己造一个盟友来,北阻卜部人现在正需要一个强大的朋友。”李璟捏紧拳头,虎目中闪烁着精光,正待说下去的时候,却听见耳边传来一阵轻轻的呼吸声,却见普速完已经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,当下怜惜的看着普速完一眼,拦腰将其抱起,放在床榻上,静静的抱着对方,进入梦乡之中。这段时间,普速完心灵上的煎熬远超身体上的疲劳,李璟固然已经忍了许久,也没有现在要了普速完的身子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普速完羞涩的在李璟火热的目光中爬了起来,美目瞪了李璟一眼,就旁若无人的在李璟的大帐中梳妆打扮,而李璟却是教过了高宠、李乔两人。

    “高宠,我已准备和马哈木结盟,只是对方不仅仅是看上了我们的实力,更是看中了你,那银屏公主你是知道的,想嫁给你。”李璟笑眯眯的看着高宠。

    一边的李乔面色微微一变,却是没有说话,心中却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,这才多长时间,李璟就在草原上有了一个盟友,而且是强大的白达旦人。

    “啊!表哥,是一个番邦婆娘?”高宠闻言一愣,忍不住说道:“我娘要是知道我娶了一个番邦婆娘,回去要找我闹的。”银屏公主虽然长的很漂亮,但却是草原女子,高宠有些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“番邦婆娘又如何?她是白达旦人的公主,身份也不见得比你差到哪里去。”李璟顿时有些不满了,瞪了高宠一眼,说道:“这件事情我回去之后会与姑母说的,银屏公主美丽动人,乃是草原上的花朵,如何不能配你,更何况,历朝历代,都是草原人抢夺中原的女人,现在我汉人就应该睡草原上的女人,让草原上的男人无女人可睡。这一点就从你开始。”

    高宠听了闻言一亮,就是李乔脸上也露出笑容,男人睡女人就感觉到兴奋,若是睡了敌人的女人,那就不是一般的兴奋了。高宠也不例外,嘿嘿的笑了起来,说道:“表哥,任由你做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银屏公主虽然是白达旦人的公主,但是和脱欢、乌木等人不一样,既然是娶了人家,就要认真对待人家,最起码不能和普通的女人一样,当然,也要把握好其中的度,若是真心为你,你也要真心对待人家。”李璟认真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表哥放心,高宠知道了。”高宠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们将得到一千匹战马,牛羊各五百头,这将是作为我们前往北阻卜部人的粮草,实际上只要是白达旦人的部落,我们都可以补充粮草。”李璟对李乔说道:“但是有些时候,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现在白达旦人需要我们联合北阻卜部人,让北阻卜部人起兵,但是等我们回来的时候,草原已经大乱,马哈木会不会让我们安全的回来,还不知道,所以沿途也要观察好路线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放心,绝对不会让白达旦人得逞的。”李乔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有亲兵来报,白达旦可汗马哈木亲自率领两个儿子等诸多部落首领前来,身后还跟着千余战马和牛羊,李璟顿时哈哈大笑,露出喜色,一夜之间,马哈木就已经搞定了整个白达旦内各个小部落的首领和大臣,说明马哈木此人在白达旦人做给你的威望,这对于李璟来说,是一件好事,但同样,若是长此下去,日后白达旦人击败了契丹人,取代契丹人为草原上的霸主,必定会和契丹人一样,对中原汉人产生威胁。

    不过,李璟并不在乎这些,这些他自然是知道的,只是现阶段,李璟没有办法解决这些事情,现阶段有一个马哈木,是符合李璟的需求的,至于以后的事情,那就不是李璟现在所能控制的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是我送来的战马一千匹,牛羊各一千头,作为大将军西进粮草,希望大将军能接收。”马哈木哈哈大笑,只是望着远处的普速完,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,只是这点异样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可汗。”李璟没想到马哈木居然会送自己这么多的牛羊,心中却是很高兴,要知道历史上蒙古人能够长时间的行军,就是因为他们所携带的就是这些牛羊,不但可以长期储存,更重要是行动起来更加方便,像这种牛还能在关键的时候作为运送物资的存在,成吉思汗就是凭借这样的手段远征漠北、中亚乃至欧洲。李璟有了这些肉食之后,不但可以给大军提供营养,还不会影响大军前进速度。

    “安答,一路可要小心了。”脱欢忽然招过银屏公主,笑呵呵的说道:“银屏道士有些武艺,这次西进,想跟随大将军身边,还请大将军允许。”

    李璟闻言一愣,看了不远处的高宠,却见高宠面色平静,只是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慌乱,顿时笑道:“大汗如此信赖李璟,李璟自然是求之不得。”为了自己事业,李璟毫不犹豫的将高宠卖了出去,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,只要高宠有足够的实力,李璟也不用担心什么。他也相信高宠肯定能够收服眼前的银屏公主。

    “这个?安答,你身边的那个女子,好像我曾经在哪里见过?”脱欢一阵迟疑,靠在李璟的身边询问道,双目中闪烁着莫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耶律大石的女儿,安答,你不觉得,抢夺自己敌人的女儿,将压在床榻上征战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吗?”李璟知道像马哈木这样的人,曾经出入过幽州,或许会见过普速完,而且他也没有隐瞒,只是其中的言语做了一些调整而已。

    脱欢听了之后,嘴巴张的老大,望着李璟,没想到李璟居然有这样的爱好,张口就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,而且还找了这样的一个借口,但是仔细想想,这种事情在草原上还是很正常的。只是李璟是谁,中原汉人讲究的是礼仪之邦,李璟居然是这种性子,倒是脱欢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厉害,厉害,安答确实厉害,大石在辽人心中很有威望,没想到他的女儿居然被安答压在身下。”脱欢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一般,一般,我李璟没有别的爱好,只想着升官发财,然后多找几个女人就是了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故作轻狂的模样,拍着脱欢的肩膀说道:“这日后若是有美女,安答若是不要,可以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脱欢脸色一变,望着一边的银屏公主,心中微微生出一丝后悔来,早知道李璟有如此爱好,就应该讲银屏公主送给李璟,而不是嫁给高宠。跟在李璟身后,白达旦得到的东西更多,可惜的是,现在来不及改变什么,只能是以后再行谋划了。

    索性的是,现在得到李璟的喜好,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,就怕李璟没有弱点。这样的人才不好对付,只要知道他的弱点,就能想到办法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边,马哈木却是招过了高宠和银屏公主两人,认真叮嘱一番之后,才笑呵呵的对李璟说道:“在你们汉人眼中,长兄如父,你是高宠的兄长,是脱欢的安答,那也就是银屏的兄长,银屏若是在军中有什么过错,大将军可以随时教训她,不用顾忌我的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汗严重了,李璟看来,公主和我这不成才的表弟倒是一对璧人啊!等回到中原之后,我立刻请我那姑母为两人举行仪式,这样一来,你我两家可是亲上加亲了,彼此之间的盟约更是坚固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心中却是不屑,对方是公主,这个时候更是有联姻的意思,李璟若是真的将公主如何,恐怕对方立刻会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时候也不早了,大将军可以启程了。”马哈木看着不远处,李璟的大军已经准备妥当,微微感叹道:“下次见到大将军,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,相信我在白达旦肯定能得到大将军胜利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马哈木不是关心自己,而是关心自己的大计,一旦得到北阻卜部人起兵的消息,他这边肯定也会出兵。归根结底,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舅舅,脱欢那小子现在靠上了汉人的大将军,我们该怎么办?”在不远处乌木望着和李璟等人说笑的脱欢,面色阴沉,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:“他本来就比我在父汗面前得宠,现在多了一个汉人大将军做安答,实力大增,这不是一件好事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情况谁能知道呢?等等吧!”身边的中年人叫做博日格德,是乌木的舅舅,生得孔武有力,但是双目狭长,露出一丝阴森来,叮嘱乌木说道:“他要去北阻卜部去,那些地方真是处在混乱之中,各个部落相互厮杀,他能不能完成对北阻卜部的整合都不知道,或许他会死在遥远的西方,但绝对不能让他死在我们的地盘上,大汗会有怀疑的。”博日格德知道马哈木的打算,虽然很想杀了李璟,但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,不是杀李璟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甘心。”乌木忍不住说道:“等到下一次,一定要杀了李璟,该死的汉人,改变了我白达旦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相信你的父汗会帮你处置他的,作为我们的邻居,不能太强大了,李璟就是太强大了。”博日格德很有把握的说道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