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百章 出塞
    “到底是一军之主的府邸,看上去比我这个屯田使那里要气派的多啊!”李乔的府邸,李汉穿着一件长袍,行走其中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李乔坐在树荫下,手上拿着一本书,看着自己的兄弟一眼,却是摇摇头,说道:“大家都一样,你比我还有钱,难道就不能买上更好的府邸吗?”李乔虽然是一个行军打仗的,但是实际上心里所想的比任何人都很清楚,自己的兄弟言语之间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可是看的很清楚,只是有些事情他是不准备插手其中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六哥现在就为那小子讲话了?大哥在我们下山的时候可不是那么说的。”李汉面色不好看,有些不悦的看着自己的兄长。

    “九弟,这分家业是谁创的,你是知道的,这本来就不是你我的东西,是大将军的,能让我们陇西李家继续繁荣下去,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,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了。”李乔深深的望着自己的兄弟一眼,说道:“不若是不喜欢,我们现在可以辞官不做,我回我的陇西剿匪,你回去继续花前月下,可好?”抢别人的东西,李乔自己惭愧的很,若李璟对自己等人不怎么样也就算了,关键是李璟对自己等人很不错,尤其是自己,一来就做先锋,一来就掌管一军之主。

    “现在自然是如此,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,我准备写信给大哥,让大哥他们都下山,补充各部,大家一起努力,将河东路发展的更好一些。”李汉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样一来,大将军的事业就能在我陇西李家的帮助下发展的更快,还有终南会,我也会说服大家,在关键的时候,迎接大将军的军队入关中,怎么样,这样一来,大将军的事业就是在我李家支持下才能如此兴旺发达。”

    李乔望着李汉,目光深处出现一丝担忧,这话听上去自然是很不错的,但他知道李汉绝对不会这样好心的对待李璟。

    “文官任命在麒麟阁,武将任命在军机处。重要官员的任命在大将军,你如何能让李家和终南会的人进入河东路?”李乔摇摇头说道:“有些事情,你大可以和大将军商量一番,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对我提防很深,我说的话,几乎都是会被否定的。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在任用你的同时,提防着我,好歹我也是大将之才,现在却做着屯田使这样得罪人的事情。”李汉有些不满的说道。这才是让他极为不满的地方,李璟手下是一些什么人,冲锋陷阵额固然是可以的,但指挥一场战役,也唯独只有一个李璟可以拿的出手,陇西李家让李乔和李汉下山,也是针对这种情况而来的,没想到的是,李璟用李乔而不用李汉,甚至将李汉抛弃在核心之外,这就让李汉有些不爽了。

    李乔皱了皱眉头,这件事情他也感到奇怪,明明缺少大将之才的李璟,为什么只用一个人,而且这个人是自己,只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,所以也不敢乱说。

    “六哥,别的地方自然是无法插手,我与李璟的嫡系关系也很一般,但是你那里不一样啊!扬武军你可是指挥使啊!”李汉忍不住说道:“陇西那边安排几个人进入扬武军,然后就去剿匪,不到半年的时间,就能掌握扬武军,有一军在手,我们就可以徐徐图之了。而且,我看李璟不久之后必定会离开河东路,那个时候安排起人来,就方便多了。甚至在他离开的时候,掌握河东路上下要害都不是难事。”李汉越说越得意,好像扬武军已经落入手中一样,却没有发现李乔面色阴沉。

    李乔看了李汉一眼,摇摇头,说道:“九弟,你的算盘恐怕是不行了,我不久之后就要跟大将军前往草原,扬武军暂时由朱仝掌管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李汉听了面色一变,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,忍不住说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,为何会带你进草原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大将军准备进入草原,伺机夺取云州,你要知道,进攻云州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北面进攻,若是两面夹击自然是好事。嘿嘿,想想云州很快就会落入汉人的手中,这是何等的大事啊!”李乔脸上闪烁着激动的神色,笑呵呵的说道。他看着一边李汉阴沉的脸色,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微微有些不喜。

    李汉心中一阵咒骂,自己也猜到李璟不是束手待毙的人,肯定会进入草原的,但是没想到李璟在这个时候忽然点了李乔的将,让李乔跟着自己前往草原,这一下就打乱了自己的布置。

    “他果然是在防着我,他在防着我,不然的话,谁不会点,偏偏点了六哥,手下冲锋陷阵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,为何会点了六哥呢!”李汉忍不住破口大骂,李乔的离开,就意味着自己不能插手扬武军了,朱仝是李璟的心腹,焉能让人伸手扬武军?

    “九弟,你在胡说什么?”李乔不满的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”李乔一阵强笑,忽然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大将军准备何时动身,从哪一条路线前往,这过云州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知道了,大将军并没有说什么,依我看,应该是化整为零,装作商旅的样子离开云州吧!毕竟我们大宋经常有商旅通过雁门关,前往云州,甚至前往草原的。”李乔摇摇头说道:“想要大规模的行军应该是不大可能的。”李乔也想不出来李璟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前往草原。

    “或许真的只能如此。”李汉双目中光芒闪烁,最后长叹道:“算了,算了,看样子,我还是做的屯田使吧!你做你的大将军吧!告辞,告辞。”李汉拱了拱手,甩了甩袍袖,就出了李府。

    “哎!九弟啊,九弟,希望你不要自悟,这么多年了,还抱着以前的想法,大将军焉能用你?”李乔望着李汉的背影摇摇头,他不是傻子,李汉的心思如何猜不出来?可惜的是,道不同不相为谋,在他看来,李璟更适合作为李家之主,带领李家再次崛起。

    黑夜,整个太原府已经陷入黑暗之中,大将军府的大门缓缓打开,李璟骑着一匹骏马,身后李应并着诸女依依送别,在府外,高宠和李乔两人也是全身披挂,领着百余亲兵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父亲,河东路就全靠父亲了。”李璟目光扫过众人,最后恭恭敬敬的朝李应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一切要小心。”李应点了点头,拍着李璟的肩膀说道:“一切都要以安全为主,若是发现不对,立刻就回来,大不了,日后我们哭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就是了。”李璟深深的望着诸女一眼,最后点了点头,领着众人朝太原北门而去,而兰蔻等人也等到李璟的背景消失之后,才在李应的吩咐下回了府邸。

    就在李璟离开的时候,大将军府南面角落处一个黑影也消失的无影无踪,好像是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的一样,黑夜仍然是黑夜,偌大的太原府谁也不知道,他的主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太原府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赵鼎等人才接到李璟离开太原府的消息,众人在惊讶之余,却是没有说什么,李璟的离开众人早就在意料之中,谁都知道,金军即将逼近,李璟若是不想坐以待毙,就必须要寻找新的途径,占据草原,或者是将一个混乱的草原留给金军才是他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早上可有商队出去了?”李汉穿着官袍,站在城墙上,看着北方,在他身边,一个士兵低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回大人的话,一共出了两只商队,约有千人之多,是一个大商队。”那名士兵赶紧说道:“护卫的是振威镖局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汉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,摸着胡须,嘴角露出一丝得意来,心中冷笑道:“果然是采取这一招,进入草原一般人是不可能的,只有商人才行,辽国人最喜欢就是朝廷的商人,可以给他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珍宝,李璟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进入草原,只是,西京道是何等的重要,就算是商人也是要认真检查的,只要将消息泄露出去,你李璟就算是插翅也难飞。这是你自己找死,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李汉想到这里,摆了摆手,自己下了城墙,回到府第,看着书案上的信纸,想了想,最后还是咬紧牙关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六哥,至于你的性命,就看大哥同意不同意了。”李汉见书信密封好之后,招过一个下人,让人将书信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李璟的行军路线是什么样子的,李璟也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,三千精锐骑兵实际上早就散了出去,这些人各个都去了盔甲,穿上了一般汉人的衣服,在数天前,就以各种名义离开了太原府,几十人或者百余人朝西北而去。

    而李璟自己出了太原府之后,也的确是像李汉所猜测的那样,跟着商队,化作趟子手行动的,只是到了阳曲之后,自己三人领着百余骑兵也朝西北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就我们百余人行动?”李乔望着前方,人烟越来越稀少,心中一阵惊讶,这不是朝雁门关的道路,而是去宪州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不走雁门关,我们去宪州,过岢岚军、火山军,直接进入草原。”李璟对李乔说道:“三千精锐已经在前方等着我们了,在火山军集合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厉害。”李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虽然从火山军进入草原,路程要远得了许多,可不得不承认,在安全方面要好的多。更不要说,岢岚军、火山军这些都是河东路的范围,大军行进其中,不用担心敌人的偷袭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有办法。”李璟苦笑道,这是自己的根基不足,一旦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,就有可能为敌人所趁。而且内部也不稳定,谁也不能排除内部有没有人和朝廷联系在一起,朝廷的人办事都是无底线的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我们大宋的军队已经百余年都未曾进入草原了,这次跟随大将军身后,总算是可以到草原上威风一把。”高宠哈哈大笑,就是李乔听了脸上也露出兴奋之色。汉人的军队已经很久都没有深入草原,李璟这次可以说是开了先河。

    “寇可往,我亦可往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说道:“诸位兄弟,这次我们去草原,没有纪律,碰见了美女不要管着自己,将我们汉人的种子撒在整个草原上,日后让草原上都成为我们汉人子嗣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将军。”身后的百余士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,这次我们深入草原,有可能会客死异乡,不光是你们,就算是我也是一样,你们怕不怕?”李璟调转马头望着众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碗口大的疤!有什么好怕的。”一个士兵大声喊道,其他的将士也都是一阵哈哈大笑,在中原,李璟的军纪很严,但这个时候李璟说进入草原没有军纪,对于众人来说,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,更不要说纵横草原,对于汉人来说,是一件相当自豪的事情,也只有跟着李璟身后才会有这样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好,走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挥舞着手中的大刀,领着百余骑兵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或许真的只有他才能带着李家崛起,百余年来,汉人的军队已经很久都没有出塞了,就冲着他敢于率领三千骑兵出塞,我李乔也愿意为他卖命。”李乔看着前面的李璟,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霄虽然不错,可惜的是,他已经失去了祖先的勇武,学的是文事,或许论计谋手段,李霄远在李璟之上,但是夺取天下,李霄是差了许多。相比较而言,他更愿意跟着李璟身后,前往草原,见证属于汉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不光是他,其他的将士心中激荡,恨不得此刻就杀入草原。至于死亡早就抛之脑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