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三章 残暴
    征北大将军府,一大早就见大门缓缓打开,这个时候的征北大将军虽然还只是一个稍微大一些的府邸,但是实际上,各类建筑都在扩建之中,军机处、麒麟阁分列左右,为大将军府的两大支柱。

    一队队文官武将进入大将军府中,文官之中多是青衣绿袍,很少有绯红色官袍,武将也多是一群年轻军官。这青衣官袍多是这次河东路科举录取的官员,基本上是全员录取,除掉一些人人品上诸如不孝等等问题外,几乎都已经被录取,录取的人员之中,计有寒门子弟一百三十五人,士绅子弟三十人,总体来说,寒门子弟还是占据了大多数,但是一些士绅子弟参加科举,也说明部分士绅已经认可了李璟。

    这里面就有当初在酒楼之中遇到的章槐和文浩两人,两个家里环境不一样的人,却是在这个时候成了好友,倒是有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文兄,你说大将军这次能彻底的剿灭田虎吗?”章槐望着走向军机处的那些年轻武将,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兴奋,在征北军这个庞大的体系之中,武将的地位很高,这是他没有想过的,甚至有些别扭。只是在别扭之后,很快就被繁重的事务所压的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些新晋的九品官员,以及还有不合格的官员都被教到麒麟阁,每天受到各种教导,麒麟阁从赵鼎、李甫、张孝纯等人连番教导,甚至有的时候还有账房的先生、种粮高手、积年老吏等各种身份的人来教导,按照李璟的要求,学习一个月之后,这些人都将送至地方,当县令或者县丞,治理整个河东路。

    “区区田虎而已,不过是大将军手下败将,哪里是大将军的对手。”文浩却是不在意的说道。他脸色红润,成为九品官员之后,参与学习,他吃的东西自然是比以前好多了,瘦弱的身体也好了许多。这个时候,他一心都扑在学习之中,在赵鼎等人教导,他学了许多书面上学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听说,这次两个县失守,都是襄垣和榆社的豪绅所为,不知道这些人将如何面对大将军的怒火了。”章槐有些担心的说道。同样是豪绅,或许他的父亲当年也有这样的心思,但是随着自己进入官场,这种念头却是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哼,这些豪绅真是贪心不足,平日里横行乡里不说,草菅人命,对抗大将军,这次更是迎接田虎入城,那田虎是什么人,虎狼而已。与这样的人相互勾结,就是与虎狼谋皮,迟早会倒霉。”文浩心中对那些豪绅却没有什么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不说了,不知道这次我们学习结束之后,将会去什么地方,我还是想去泽州,听说,泽州知府乃是张择端,嘿嘿,那可是京师里有名的画家,若是跟在后面能学上一点,那就是最好了。”章槐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泽州,虽然不错,算了,等赵大人分配吧!”文浩想了想,还是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,他现在已经是官员了,虽然不知道是县令或者是县丞,但总算是跳上龙门,日后再也不必为自己的吃饭问题而担心了。

    李璟没有将精力放在文官之上,一场科举,最起码能初步将豪绅分列成两个阵营,部分豪绅或许还在观望,这也能为他赢取时间,他一边整顿精武、培养将领,一方面却是准备针对田虎的最后的战争,与前锋李乔不一样,他准备的东西还很多,粮草、攻城器械、河东路的安排都是如此,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就完成不了。前锋李乔的兵马已经启程,在太原府的李璟每天都能收到李乔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个李乔可是一个凶人啊。”军机处,公孙胜看着手中的奏报,一部分是李乔送来的,但是大部分都是暗卫送来的,上面记载着李乔的行军打仗方案。

    出了太原府之后,李乔率领的虽然是步兵,但是行动迅速,更重要的是,这只兵马被他训练的十分凶猛,不仅仅是对敌人凶猛,对自己也是凶猛。更让李璟惊骇的是,李乔手段过于残暴。每攻下一个城池,大军损失过多,他都会杀人,不杀别人,只是杀城中的土豪劣绅,只杀帮助逆贼守城的将校,基本上是满门诛杀,城池之中血口成河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担心的是,本将军还没有到达榆社,他已经血洗了榆社了。”李璟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若是让赵大人或者是张大人知道了,恐怕又要说话了。”朱武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得赶紧离开太原了,否则的话,两位大人就要找上门来了。”李璟听了之后,苦笑道:“两位先生就在家里主持军属分田地之事,多和赵大人那边商量一番,多以开垦荒地为主,然后就是土豪劣绅的土地,那些中立,或者是支撑我们的士绅暂时就不要动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公孙胜两人听了之后,赶紧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李汉最近怎样?他对我让李乔出征,可有什么反应?”李璟忽然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去了老庄主的时间增多了。”朱武赶紧说道:“平日里也很老实,在军校之中也是尽本分做事。”朱武两人也很惊讶,同样是李氏族人,李璟在建立扬武军之后,就再也没有建立其他的军队,按照征北大将军的收入,就算是再建两支军队,短时间内也没有任何问题,可是李璟却是放弃了这种可能,这使得李氏族人只有李乔领军,这种情况让人不解,只是众人也不好说什么,这关系到李璟的家事,甚至他们能看到出来,李璟实际上并不信任李氏族人。

    “看到李乔将军的行军打仗方法,我倒是想到了一个,那就是秦朝的白起将军,作战手段,残暴了一些。”公孙胜迟疑了一阵,有些担心的说道:“这会不会对我军产生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老百姓都是善于忘记的,只要我们骚扰的不是那些普通百姓,然后事后将那些被杀豪绅土地分给他们,他们就会记得我们,感恩的对象是我们,而不是田虎、朝廷之流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