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七十章 会士子
    张孝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将军府的,他是一个文官,更重要的还是一个读书人,他从李璟的一番话中感觉到李璟对读书人的不屑,想那些官员十年寒窗,一朝成名,才有了身上的青色或者绿色的官袍,而且是最杰出的人才有资格穿上。

    可是在河东路马上就会改变这种局面,那百十位读书人或许也是读书人,但是绝对不是那种杰出的读书人,可是这些人马上也能穿上青色或者绿色的官袍,成为县令或者县丞等官员,治理一方,掌控数万人的生死,与那些在京中的太学生相比,这些人只能说是能识字的人。

    出了府衙,张孝纯正准备上轿子,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叫嚷声,回头望去,却见远处李大牛正朝自己招手,在他旁边站着的不是李璟又是谁,一身青色的长袍,倒是儒雅的很,根本就看不出来对方刚才的杀伐决断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。”张孝纯不得已,只得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闲来无事,不如随我四处走走如何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容下官更衣。”张孝纯不知道李璟所为何事,略加思索之后,还是毫不犹豫的拱手说道。自己就进了轿子,换了一身常服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学生们都是聚集在隆升、荣升和李氏三大客栈之中,你我不如去看看,看看这些读书人可符合张大人的标准。”李璟对张孝纯说道。

    “尊大将军之命。”张孝纯心中一动,虽然他看不上这些读书人,认为这些读书人这个时候参加李璟的科举,本身就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,他很想让李璟看看这些读书人的丑态,趁机也能阻止李璟对这些官员的任免。不是任何一个读书人都能当官的。

    三个客栈聚集街道两边,距离贡院并不远,实际上这个时候河东路太原府并没有正规的贡院,现在所在的贡院也是李璟让人选了十几间硕大的住宅,匆忙改造而成,自己写了“贡院”两个字,贡院还有兵丁看守,显示李璟对贡院的重视。

    李璟和张孝纯两人还没有到李氏客栈的时候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阵争吵声,两人仔细一听,李璟面色平静,倒是张孝纯脸色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文兄,这李璟都已经是朝廷叛逆了,你还来参加他的科举?啧啧,莫非就是冲着那九品芝麻官来的?不是我说你,李璟的官也是那么好当的,且不说朝中如何,就说这整个河东路吧!这么多的读书人,都没有来参加考试,你却来捧他的臭脚,等日后朝廷灭了李璟,就是你们的死期。”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章槐,你不参加,还不准我们参加不成?我们读书人就应该报效朝廷,大将军是不是谋反,我们不知道,但我们却知道,当今天下奸臣当道,民不聊生,正是需要我们这样的读书人站出来,为百姓谋福利。”一个声音传入两人耳中,张孝纯脸上还有一丝异样,李璟却是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也想着这些,看看你们吃的是一些什么,还不如本公子的下人吃的。朝廷若是用你们这些人治理天下,那才是让天下人笑话。”刚才那个嚣张的声音传来,冷笑道:“也只有李璟才会用你们这些人,一个商贾行军打仗已经很不错了,还想治理河东路,真是笑话。看看,现在,河东路上下还有谁能支持他,就算有军队在手又能如何?难道还会杀了全天下的读书人吗?就他那样,整个河东路的读书人都不会帮助他的,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滚出河东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你又能代表整个河东路的读书人吗?”李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,缓缓的进了李氏客栈,客栈分了两重,后面是住宿的客栈,前面却是酒楼,李璟等人进了酒楼,却见大厅之中坐着一群读书人,只是泾渭分明,一边穿着长衫,或是白色,或是青色或者黑色的,浆洗的厉害,另外一边却是穿着锦衣,神态儒雅。一个穿着锦衣年轻人正站在那里,面色轻狂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那个年轻人猛的回头望着李璟,只是看见李璟身边的张孝纯的时候,面色大变,忍不住上前拱手说道:“学生拜见张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征北大将军,还不拜见大将军。”张孝纯看见对方,认出了对方乃是太原府豪绅文元青的儿子文浩,也是本府的杰出士子,曾经跟随其父拜见过自己,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对方,还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大将军。”大厅内的读书人听了之后,不管是厌恶也好,或者是尊敬也罢!纷纷跪倒在地。就算是哪个文浩也是面色苍白的跪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读书人,都起来说话吧!”李璟寻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,说道:“论及行军打仗,你们不如我,但论及读书,我不如你们,只是本将军记得一句话,说的是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,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解释的,谁能告诉我?就你,你说。”李璟指着文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大将军的话,这句话的一丝是只要对朝廷有利,就算是身死也不算什么?不知道此话是何人所说,是我等之楷模。”文浩面有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人说,民为重,君为轻,社稷次之,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?”李璟又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前朝太宗皇帝的话,百姓为重,君王和社稷都要排在后面。”文浩又说道。他顿时有些不妙,只是不知道李璟说这些话所为何事。

    “河东路百废待兴,朝廷虽然虽然派遣了官员前来,但却为他人所杀,所以本将军就上奏天子,在河东路开恩科,以知县、县丞为酬,让河东路的学子参加朝廷举办的恩科,这本是你们这些读书人报效朝廷的机会,为朝廷守牧一方,这本是好事,怎么在诸位口中,就成了为了李璟效力了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所言甚是,所言甚至。”文浩心中一阵鄙薄,但这个时候却只能是一阵苦笑,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“你们当中有的人,可以凭借父辈的功劳功勋,进入太学,进入国子监,只要成绩过得去,就能当官,有的人却需要经过十年寒窗苦读,才能成为九品、七品官员,有些人做了官,喜欢江南鱼米之乡,有的人喜欢京畿之地,但是有些官员却只能是从边疆之地,一步一步的升迁。其中辛苦是可以想象的,每届参加科举多少人,又有多少人能够成为天子门生?你们这些人很轻松成为天子门生,但是他们却不行。”李璟指着一边的寒门士子,笑呵呵的说道:“但实际上天子门生又是什么呢?不过读书好一些而已。诸位都是读书人,都是识字之人,有的人自认为才俊之士,那么我且问你们,如何治理一个县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