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六十八章 勾结
    太子妃朱琏失宠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汴京城,整个朝廷一片哗然,有惊讶者,有鄙视者,有拍手叫好者,无论是哪一种,太子赵桓这次算是出了名,往日懦弱的太子居然能行此手段,倒是让人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随着赵桓的一番举动,原本朝中有人准备接机生事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点,这也让赵桓松了一口气,心中更是有些自得。

    威胜州,晋王府内,田虎、范权、乔道清、房学度、卞祥等人聚集在大殿之上,虽然他在李璟手下吃了大亏,疆土丢失了大部,但是兵马也都聚集在一起,进攻不足,防守却是绰绰有余,为了防备李璟的进攻,大军将威胜州防御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今日一干大臣聚集在一起,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为了接待来自朝廷的贵客,太尉宿元景作为朝廷的使者前来威胜州,田虎虽然起兵造反,但是这个时候,他已经没有胆气和朝廷对着干了,所以在正殿召见了宿元景。

    “太尉远道而来,不知道朝廷有什么旨意不成?”范权望着对面的宿元景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大家都不是傻子,自然知道宿元景此来所谓何事,只是无论是谁先开口,都会在未来的谈判之中落了下风,范权老奸巨猾,只是笑呵呵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子仁慈,不忍生灵涂炭,所以让下官下来,宣召田虎将军进京受封,威胜军上下也收入朝廷禁军行列,诸位也按照功劳大小,朝廷自有封赏,诸位以为如何?”宿元景脸色不好看,因为他看到眼前的大殿居然被称为是银安殿,加上以前招降的是宋江,那宋江好歹也是一个读书人,眼前的这个田虎不过是一个猎户而已,这让他心中十分不爽,只是在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“太尉来招降我等?呵呵,下官倒是记得,在不久之前,太尉也曾经招降过宋江的,结果当天夜里,李璟就带着数万大军攻下梁山,宋江等人都被李璟割了脑袋,呵呵,这样的事情,想必太尉不会忘记吧!”房学度忽然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宿元景听了面色一变,双目中闪烁着愤怒之色,这件事情是他的痛点,李璟是怎么上来的,还不是当初剿灭宋江上来的吗?不就是因为自己前脚和送交达成了协议,准备第二天收编招降的,最后李璟当天晚上就趁机攻上了梁山,剿灭了宋江,成就了李璟的威名。

    宋江死了,宿元景黯然回朝,李璟成就了威名,若不是赵佶信任宿元景,恐怕宿元景连这个太尉都做不成了,饶是如此,京中不少的官员都在明里暗里嘲笑宿元景,尤其是现在李璟可能会造反的时候,这种嘲笑更是明目张胆了。现在这个时候房学度提出来,更是让他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太尉不必生气,太尉乃是实诚之人,李璟阴险狡诈,所以才会如此。像李璟这样的人只能让人唾骂,像太尉这样的人,才能引起世人尊敬。”乔道清摸着胡须笑道:“实际上,不光是我等,就算是晋王也是十分尊重太尉的为人。朝廷也是因为有李璟这样的恶贼,才会逼着我们这些人反对朝廷,实际上,我们对朝廷还是很尊重的,晋王经常告诫我等,日后能善待我等者必定是太尉,今日太尉能亲自前来,实在是我等的再生父母啊!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乔道清的话顿时连连点头,宿元景也是略有自得之色,实际上,这些东西都是大家事先商量好的,等着宿元景前来大家一起演戏,以获得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这次朝廷对如何处置尔等也是心有犹豫的,只是官家仁慈,认为你们之所以如此,也是因为地方官府压榨所造成的,所以本官才会冒着危险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让你们弃暗投明,重新为天子效命。”宿元景摸着胡须说道。实际上,这里面的情况,宿元景也是知道的,之所以主动前来,也是为向李璟报一剑之仇而来的。

    “哎,我等想效忠天子,只是报国无门罢了。”田虎这个时候也出言说道。言语之中甚至还有一丝愁苦,他本身就是不擅长演戏的人,但在范权和乔道清、房学度等人的教导下,倒是记得一些东西,所以这个时候感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机会也不是没有,就不知道将军可以愿意去做了。”宿元景听了之后,顿时笑呵呵的说道。他并没有称呼对方为晋王,而是称呼对方为将军,这让田虎心中略感不快,不过,见范权和房学度等人没有表态,也只能是按下心中的愤怒,望着宿元景。

    “敢问太尉,这机会何来?”乔道清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璟,李璟大逆不道,居然派人击杀了袭杀了百余位官员,其中有大宋茂德帝姬、驸马都尉蔡鞗等人都死在怀州馆驿之中,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李贼恐怕造反在即,陛下有意准备征召诸路豪杰,讨伐李璟,不知道大将军可愿意听从陛下诏令?”宿元景望着田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说实在的,太尉,李璟声势浩大,麾下兵马十几万之多,前不久还击败了晋王,晋王损失了不少的兵马,这个时候再让晋王反攻,恐怕我军损失会更多,力有不逮啊!”乔道清眼珠转动说道。反攻李璟他当然是想了,但若是没有好处,就反攻李璟,充当朝廷的打手,这样的事情,乔道清等人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宿元景听了心中一阵暗骂,当下也知道这些贼寇心中不好糊弄,当下笑道:“当然,官家在下官前来的时候,曾经赐下圣旨,封田虎将军为大将军,汾阳、晋宁、昭徳、威胜、盖州五州节度使,征北大将军衔,不知道大将军以为如何?”宿元景从手袖里摸出一卷圣旨说道。这就是李璟的官职。足见朝廷为了剿灭李璟倒是付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虽然如此,我们的兵马很少,现在困在威胜州,粮草更是缺少,恐怕不能帮助朝廷解决李贼啊!”房学度又说道。

    宿元景听了之后,心中暗怒,但还是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好办,大将军先领军进攻昭徳府,等打下了昭徳府之后,朝廷的钱粮必定会源源不断的运入大将军的大营之中,大名府留守梁中书也会起兵接应大将军的,大将军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倒是可以考虑一二的。”田虎听了之后,顿时双眼一亮,朝廷册封的这个官职,实际上是将李璟当初占据的四个州又还给了自己,冲着这一点,田虎也认为这个买**较划算,他看了周围的众人一眼,见众人脸上都露出喜色,当下笑呵呵的说道:“太尉,此事关系重大,我等也是要商议一二,还请太尉稍作休息,等我等商议妥当之后,再通知太尉,太尉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,如此甚好。”宿元景也是聪明人,也听懂了其中的含义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,这个官职还是次要的,关键是五州节度使的权力,就让田虎可以名正言顺的掌管五州,就是这一条,就足以让田虎下定决心归顺朝廷,和朝廷一起对付李璟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除了大名留守的军队之外,朝廷可还有其他的援军?毕竟李璟的军队不少啊!想要消灭恐怕有些困难啊!”范权总感觉宿元景言语之中总是少了一些什么,所以赶紧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朝廷的手段自然是有不少的,李璟自以为自己有军队在手,却不知道,这么点军队,朝廷挥手之间就能将其消灭,只是朝廷不想生灵涂炭才会如此。大将军在这边动手,也不用攻城掠地时候兵马有所损失,在河东路,那些士绅们苦李璟久矣!相信大将军的兵马一旦杀到城下,城中的士绅们肯定会打开城门,迎接王师进城。”宿元景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此事倒是可以操作。还请太尉先做休息。”田虎等人听了之后双眼一亮,就让人引着宿元景先去休息不提。

    等宿元景出了大殿之后,才听见乔道清不屑的说道:“朝廷倒是打的好算盘,让我们和李璟同归于尽,彼此消耗实力,最后朝廷起大军,将大王和李璟一起灭了。这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,莫非朝廷以为我们是傻子不成?就算给予的官职再高,也没有任何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自然不是认为我们是傻子,只是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而已,当年朝廷命李璟征讨我们,不就是想让李璟和我们一起两败俱伤的吗?可惜的是,李璟棋高一着,不然的话,这个时候也不会是如此模样了。”房学度不在意的说道:“谁的力量强大,谁就能笑到最后,实际上,臣以为,我们也不要彻底的击败李璟,只要夺取了其中的两到三个州就可以了,就好像李璟没有消灭我们要一样,李璟叫做养寇自重,我们大可以和李璟一样,也来一个养寇自重,到时候,朝廷对我们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太尉说的有道理。”田虎听了之后双眼一亮,说道:“朝廷若是真的惹急了我,我就与李璟联合起来,大不了李璟的河东,我得河北就是了,大家平分天下了,大家一拍两散。”

    范权等人听了一阵苦笑,田虎讲究的还是痛快,只怕自己等人是如此想的,但是李璟就不一样,田虎这边一旦和朝廷联手,李璟那边恐怕立刻就会进攻威胜州,威胜州恐怕还需要借助朝廷之力来对付李璟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从明日开始,就是朝廷的兵马了,嘿嘿,征北大将军,这朝廷真是无能,册封了李璟为征北大将军,没想到反过来又册封我为大将军,真是怪事。”田虎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厉害,击败了李璟,河东路还是我们的,士绅,士绅若是厉害的话,那么我们就首先铲除士绅。”乔道清看了一边的范权一眼,嘴角露出一丝不屑。范权也是豪强,或者说是一个土财主,在县里面还是有点名气的,可是最后又如何,田虎的大军杀来的时候,还不是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奉送上去了,府中的士绅虽然拒绝了田虎的招募,但是该缴纳的东西不是照样缴纳了吗?靠这些为自己办事,朝廷的人真是瞎了眼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些士绅心向朝廷,现在这样对付李璟,日后未必不会这样对付我们,不如我们每攻下一个城池,就剿灭里面的士绅,反正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李璟就是了。”范权也摸着胡须说道。三角眼中闪烁着一丝阴沉。同样是士绅,但也是有大小之分,范权不过是一个土财主,家里连一个读书人都没有,在州县之中自然是差了一些。更何况,现在他已经是国丈了,也看不上这些家伙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士绅虽然有错,但是臣以为有些士绅还是可以争取的,只要他忠诚于大王,臣以为就应该放他们一马。”房学度有些担心,赶紧出言说道:“大军到的时候,奉上金银财宝,家中适龄女子可以送入宫中服侍大王,这样的士绅倒是可以放一马,毕竟,我们需要这些读书人为大王治理天下。”若是李璟在这里,肯定会明白,这个房学度是想着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人,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。当然,房学度自然是没有这个好心,他只是想着田虎的行动莫要冒犯了世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太尉所言甚是。”田虎听了之后连连点头,金钱是他想要的,美女也是他想要的,若是能达到好处,他自然会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臣立刻去通知宿元景,明日在大殿之中宣布圣旨。”房学度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,田虎果真在大殿之后中摆下香案,奉上军民本册,去掉王号,宣布归顺朝廷,成为朝廷的征北大将军、五州刺史。宿元景招安成功,也兴高采烈的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且不说宿元景招降田虎成功,在河东路的太原府,李璟的军事扩大会议也在大将军府中召开,面临新的复杂形势,李璟所有的战略也必须要做好调整,免得新生的政权受到了朝廷的打击。他不知道的是,在刚刚恢复生产的河东路,蕴藏在平静的表面之下,有一股暗流正在生成,威胁着征北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