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九章 北选
    “蔡卿,你说此事?”艮岳之上,赵佶披着大氅,身边紧随的却是蔡京,他颤巍巍的跟在身后,身边倒是有一个太监服侍左右。

    “此事并不是李璟所为,只是老臣担心的是这里面的情况,是什么人在挑拨李璟与朝廷之间的关系,李璟亲自来京师解释此事,但是这背后的事情,老臣想起来,却是更加的让人毛骨悚然。”蔡京低声说道:“陛下,现在军中情况如何,陛下比老臣更加清楚,李璟若是造反了,大宋就等于失去了半壁江山,朝中的局势也会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索性的是李璟能亲自前来京师,就冲着这一点,朕也相信此事与李璟无干,恐怕李璟比朕更加憎恨背后之人。”赵佶这个时候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,点点头说道:“蔡卿以为这背后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老臣也不大清楚。”蔡京迟疑了一阵,才说道:“或许是李璟的仇敌,或者是方腊、田虎,甚至辽国人都是有可能的,但是老臣以为,这一切都不重要,关键是陛下这边怎么处置李璟?”

    “你说,蔡卿,若是?”赵佶听了之后,双眼一亮,忍不住说道。不管李璟是不是真正的忠心,掌握十几万大军,总是让赵佶心中有些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,陛下,若是将他留下来,河东路必反无疑,李璟手下的人多是梁山贼寇,有李璟在,还能压住他们,若是李璟不在,无人能压住他们。”蔡京面色一变,赶紧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如何是好?河东路十几万大军,占据在那里,朝廷不能动,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。”赵佶忍不住说出自己心里话,忍不住说道:“太师,就算李璟忠心,也难保在这种情况下会出问题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,河东路虽然不错,但是地少,这次老臣看了一下,李璟奏请将军中将士的家属都迁移至河东路,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?”蔡京笑道:“这些人前去,必定会给原有的士绅带来冲击,有这些人在河东路闹事,李璟想做其他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蔡卿说的有道理。”赵佶点了点头,脸色并不好,蔡京看的分明,最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朝廷讲究的是与士大夫共天下,这是当年太祖、太宗时期定下的国策,实际上,也因为这项国策,使得大宋繁荣昌盛,但也因为这样国策,造成了今日局面,冗兵冗官冗员导致人浮于事,朝廷开支日渐扩大,而士绅在地方享有特权,土地兼并严重,朝廷又要赐予岁币等等,百姓压力过大,才会有不少百姓铤而走险。

    蔡京利用士绅拖住李璟,企图在内部解决此事,但是想到了朝廷眼下的局势,心中顿时有些郁结,蔡京也是士绅中的一员,明知道此事关系到江山社稷,但是却不能解决,除非是断了士绅的根基,显然不符合蔡京自己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还有朝廷的那些官员们,老臣担心的是他们会趁机闹事。”蔡京有些为难的说道。实际上蔡京说的并不是文官,这些文官并不可怕,蔡京掌握着他们升迁的大权,只能是在背后骂骂而已,真正让他不喜欢的是那些太学生,还有就是那些清流,这些人平常没有什么事情,就知道找自己的麻烦,并且是各个占据道德最高点,指点江山,却是不知道俗事的人,蔡京打也不好打,杀也不好杀。这才是最让他为难的。

    赵佶并没有说话,蔡京言下之意他很清楚,作为太平天子,喜欢书画的皇帝,他也不喜欢这些清流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,朝廷需要这些清流,只是这些清流有的时候也会坏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蔡卿有什么看法?”赵佶也感到头痛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璟那边不是需要人手嘛?老臣以为可以让那些人过去。”蔡京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些清流忠于朝廷,相信一定会为朝廷效命的。”

    赵佶听了顿时双眼一亮,朝廷官位本身就没有多少,现在在京师有数人共一个职位的,不少清流士子都没有官职,若是送到李璟那边,不但可以解决朝廷的人员问题,还能让这些清流离开朝廷,去李璟那边闹事,李璟若是有其他的念头,绝对不会动清流分毫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这个就教给李璟去选。”赵佶脸上顿时露出笑容,解决了自己面前碍眼的人,还能让李璟吃瘪,赵佶心情顿时好了许多。蔡京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外城,李府,陈龙望着外面,脸上有担心之色,双目不是的望着远处的大厅,大厅上有两个女人,正隔案而坐,一个穿着白色的大氅,一个却是浅蓝色,两个人都生的花容月貌,国色天香。但是陈龙却知道这两个人都不好惹,一个乃是李璟之妻柴二娘,一个却是方腊之妹方百花。

    “二娘,要我说,这个时候赶紧离开汴京才是,免得大将军担心啊!”方百花笑眯眯的望着柴二娘,她是最近几天被柴二娘放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走了,我们在汴京的一切都要重来,不合适。”柴二娘脸上不见有任何担心,平静的说道:“我相信蔡京老匹夫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,若是真的杀进来了,杀了我自然是小事一桩,但是夫君肯定会兴兵造反的,夫君这个时候还顾忌一二,可不是顾忌朝廷的兵力,而是自己还没有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腐朽,北方又没有多少兵马,禁军懦弱不堪,有什么好准备的?”方百花有些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家兄长和我夫君最大的区别,自古不谋万世者,不足谋一时;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一域。方腊被西军杀的连连败退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柴二娘不屑的扫了方百花一眼。实际上,她也不知道李璟在顾忌什么,但她知道,李璟绝对不是顾忌朝廷的兵马。

    “你,哼,相信你也不知道多少吧!”方百花心中有些气恼,忍不住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现在不能离开京师。”柴二娘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