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五十一章 军事扩大会议
    蔡府,翠园中,蔡鞗缓缓进了房间,只见梳妆台前,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貌女子正在卸妆,她看见蔡鞗走了进来,才淡淡的说道:“夫君在京师中呆的好好的,为何要去河东路,汾阳府知府虽然不错,但是夫君完全没有必要去那虎狼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帝姬可是说错了,在京师,我永远只是一个驸马都尉,去了汾阳府却是主政一方。”蔡鞗望着眼前的女子,双目中闪烁着一丝痴迷,这是茂德帝姬,是赵佶女儿中最漂亮的一位,也就是因为他是蔡京的儿子,才有资格娶到这样的美貌女子。高贵的身份,高雅的气质,如玉般的肌肤和绝色容颜,无不让他蔡鞗痴迷,唯一不好的就是床榻上太过于呆板,不如外面女子放的开。

    “我进入进宫辞行,宫中姐妹都说河东路李璟嚣张跋扈,有造反的嫌疑,这个时候我们去汾阳府,恐怕是羊入虎口。夫君,那李璟听说生的凶猛,宛若恶煞一样,去了汾阳府,恐怕?”赵福金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,若是对别人是如此,对你我却不是如此,我与李璟是好友,相交甚深,他岂会害我,更何况,他还要依赖父亲为其在朝中斡旋,更是不会害你我了,不然的话,父亲也不会让我去汾阳府了。”蔡鞗哈哈大笑,说道:“帝姬就放心吧!这次我们和那些官员们一起走,父亲到时候会亲自送我们的。河东路四州已经四五年都未曾派遣官员了,这次朝廷十分重视,征北军也将在井陉关附近迎接我们进入河东路,在太原见过李璟之后,然后分赴四州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赵福金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蔡鞗想也不想就说道:“至于你说的李璟相貌丑陋,这还真是错了,李璟相貌俊秀,乃是难得的俊秀之才,哪里有世人说的那样,若是不是他神勇,行走在外面,还有人认为他只是一个士子呢!世人也多是以讹传讹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那还好一些。”赵福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去父亲那里去一下,你,你早点休息吧!”蔡鞗原本准备留在这里的,但是想到外面新纳的小妾那诱人的身段,又想到茂德帝姬古板的身体和姿势,心中的一点热官体系方面自己还是差了许多,以至于不得已将河东路的文官体系向朝廷开放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各种奖赏已经出来了,是不是上奏枢密院,请朝廷下发奖赏,将士们的封赏还是由朝廷决定。”公孙胜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边先出一些,将士们的封赏立刻上奏汴京,钱财若是没有,这官职总要有吧!”李璟哑然失笑道。汴京传来的情报表明,朝廷国库里早就没有钱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年后将士们的家眷将会前来,到时候,河东路要承担将士家眷的安置工作,田地、耕牛、种子还有房屋,这些都是要提前准备,还请大将军示下,当如何是好?”赵鼎赶紧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向朝廷申请,过段时间会有官员前来河东路,填补河东路文官体系的缺少,这些文官到了地方之后,以安置这些军属为第一要务,田虎肆虐四州,四州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,也不知道有多少田地荒废,多少房屋都是无主之物,这些都将分给军属,分散安置。”李璟目光中一丝狠辣一闪而过,田虎纵横五州,最倒霉的自然是老百姓,但是损失最大的却是那些士绅,士绅有的逃离五州,有的为臣服田虎,有的干脆被田虎所杀。不管是哪一种,这些士绅的田地李璟都是不会归还的。在这个时代,掌握了土地,才能掌握了强大的基础。封建社会,人口是很重要的战略资源。

    张孝纯闻言面色一愣,赶紧出言说道:“大将军,虽然有些土地是无主之地,但有些土地只是因为田虎作乱,一些士绅暂时离开了家乡造成土地荒废,这些土地倒是有主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,战争一来,就逃之夭夭,事后还想回来索取,想要索取可以,凭借当年在官府的留存的凭证来办事,若是没有,那就充公。”李璟正容说道:“还有那些投靠田虎,为虎作伥的士绅,他们的土地必须收归朝廷所有。本将军不追究他们资敌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,难道还有其他的恩典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大将军,战争之后,一些士绅会大肆圈占那些离家百姓的土地,属下以为这样的行为必须立刻制止,整个河东路的土地必须暂时交给军队,各地百姓、士绅凭借手中的凭证和官府留存进行核对,少了就补偿,若是多了,就给我们退出来。”公孙胜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寺庙、道观等等也必须在约束范围内!”周渊忽然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张孝纯再也忍不住,大声说道:“大将军,朝廷与士大夫共天下,这天下的根基,这河东路的合根基就是这些士绅,大将军此举一旦施行,必定会引起晋地士绅的反对,日后大将军治理晋地肯定会受到影响,属下肯定大将军另寻他法。”张孝纯在一边总算是听明白了,李璟需要的是土地,那些无主的土地是另外一回事,关键是那些士绅逃离四州之后,剩下来的土地,按照道理,都是有主之物,李璟若是将这些土地也加入了分配的行列,那才会引起大乱子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属下也以为应该从长计议,土地关系重大,乃是士绅大族的根本,动了这些的根本,大将军在整个晋地将会受到排挤。”李甫脸上露出担忧之色,他没想到李璟第一个要动的居然是士绅的土地,作为世家大族的一员,如何不知道这些士绅虽然不如当年的世家大族,但是论及贪婪的程度,丝毫不下于这些世家大族,他们鄙薄钱财,却又贪图钱财,他们剥削农民,却是贪婪土地。世家大族还会保持面子,行事也是有底线的,可是这些士绅却是不会,说的彻底点,这些士绅就是一群没有底蕴的土豪,做事根本就没有任何底线。

    “哼,只要有军队在手,这些人若是不听话,直接杀过去就是了。”高宠忍不住大声说道。其余的将军们也都纷纷点头,今天所讨论的乃是关系到军中将士的福利,这些人自然是要争取。

    “高将军真是笑话,朝廷掌握地方,地方却是由士绅掌握的,大军需要钱粮不就是依靠这些士绅们提供的吗?”张孝纯双目怒视着高宠,大声说道:“土地是这些士绅的根本,大将军动了土地,就动了这些人的根本,以后大将军想要兴兵,这些人还会帮助大将军吗?”

    李璟知道张孝纯这是为了自己考虑,只是李璟却不希望自己钱粮掌握在这些士绅身上,这些士绅都是墙上草,今天或许会帮助自己,站在自己这边,但只要朝廷一张圣旨,就足以改变自己的一切,士绅不可相信,甚至可以说,读书人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宋之后的明朝,政权是在朝廷手中吗?不,那是在读书人的手中,这一切,与宋朝的政策有很大关系,与士大夫共治天下,士子和地方豪强组成了一个利益集体叫做士绅,他们以土地、钱财为纽扣,掌控天下。眼下的情况还有明朝那么恐怖,但是李璟现在就要断绝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粮食不是士绅种出来的,而是老百姓种出来的,钱财,本将军还怕没有钱财吗?靠那些士绅们捐赠,能给多少钱财?若是什么事情都依赖那些士绅,这样下去,迟早本将军的征北军就会成为士绅们的打手,一切都会为士绅控制。”李璟冷森森的望着张孝纯,说道:“前朝太宗皇帝曾说,君舟也!民水也!水可载舟亦可覆舟,张大人不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吧!我征北军的根基不是士绅,而是那些百姓。征北军上下只是为自己而征战,为百姓而征战,而不是为那些士绅而战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不要忘记了,这地方还是由士绅掌握,朝廷派来的那些官员都是士绅的代表,他们到了地方之后,就会和士绅勾结在一起,抵制大将军的各种政策,甚至大将军连士兵都招不到。”张孝纯本身就是士绅,自然知道士绅中各种勾当,所以认为李璟的决策是错误的,士绅岂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“士绅真的强大到那种地步吗?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环顾左右,说道:“最起码还没有强大到我李璟还要求这么他们的时候,现在若是不将这些人收拾了,以后就更不能对付这些人了,求别人的事情不是我李璟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张孝纯面色一愣,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,连李璟都是这种看法,也能看的出来征北军上下已经下定决心,要将整个河东路的土地掌握在手中。只是想到要和整个士绅集团翻脸,张孝纯还是很为李璟担心,他看着李甫一眼,见李甫脸上也露出一丝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“朝廷派遣官员前来,应该好生接待,这些人将会充实地方,当然,官员到任之后,军法处也组建起来,河东路田虎还没有消灭,任何地方都是应该遵循军法,军法处有权监督任何任何一个官员,若是有贪赃枉法的地方,嘿嘿,不要怪李璟无情了,大宋最不缺的就是官员,那些在一边等候上任的候补官员,三五个人干着同一个差使的官员也不知道有多少,这边少了一个人,很快就有更多的人补上来。”李璟言语之中杀气冲天,在场的虽然是自己人,但听了这一番话后,也感觉到后背发凉。

    “尊大将军令。”张孝纯也是感到惊骇,没想到李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根本就是将文官置于武将之下,颠覆了传统,那些人会答应吗?

    “高宠,你亲自率领骑兵前往井陉关迎接。我们可不能有任何失礼的地方。”李璟望着高宠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。”高宠应道。

    ?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