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二十四章 关东盟和终南会
    “没想到这个梁兴还是有点智谋的,知道什么时候进攻什么时候助威。”正在冲锋陷阵的李璟听见大营之外传来一阵阵喊杀声,却没有任何军队闯入大营,顿时明白外面只是鼓噪而进,只能算是骚扰而已。

    曹洪原本正在大营中休息,听见骑兵杀来,顿时一下子蒙了,在这周围哪里有骑兵出现,连大宋朝都没有骑兵,田虎也只是因为得了辽国的帮忙,身边才有数百骑兵,平日里都当做宝贝一样,麾下部将或是奖赏,或者是这些部将抢夺,才让一人有一匹战马。现在有大规模的骑兵出现,只能说明有敌人杀来。

    “快,快离开这里。”曹洪惊慌失措,他在威胜州曾见过数百骑兵冲锋陷阵的情况,现在外面有多少骑兵他并不知道,但不能阻碍曹洪想逃跑的心思。大营之中已经是一片混乱,想组织反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离开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李璟率领骑兵所向披靡,这本身就是一群乱贼,长途行军身上疲惫不堪,勉强扎下大营之后就进入梦乡,骑兵突然杀出,哪里能抵挡的住。

    “回击。”李璟看见中军大营出有一个穿着白色盔甲的中年人,手上拿着一柄大刀,周围还有亲兵护卫,顿时知道那必定是敌人的主将,当下率领骑兵朝那中军杀了过去。身后的骑兵隆隆作响,跟随李璟身后,以李璟为刀尖,在乱军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贼将杀来了。”曹洪身边亲兵看见李璟率军杀来,面色一变,神情慌乱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杀过去,贼军将领甚少,若是能杀了他,朝廷大军必乱,你我父子联手必定能解决此人。”曹熊这个时候也是穿着一件金色的盔甲,望着乱军之中的李璟,顿时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曹洪先是一愣,紧接着就是就是双眼发亮,猛得翻身上马,手上拿着大刀,朝李璟杀了过去,在他身边曹熊也是手执长枪,越众而出,和自己的父亲一起朝李璟杀来。

    “来的正好。”李璟一锤挡住大刀,随手一锤就击中长枪,那提神枪乃是枪法之集大成者,曹熊的长枪连一般的禁军校尉都不如,不过是一个野路子而已,哪里是李璟铁锤的对手,一锤击出,长枪一阵颤抖,曹熊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都不是自己的,虎口鲜血流下,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曹洪也是心惊胆战,刚才他也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在大刀之上,差点都将自己的大刀崩飞,双臂一阵发麻。

    “蝼蚁一样的人物,也居然敢挑战我李璟。”胯下象龙飞奔,双马交错的时候,双锤轰然而下,从天而降,一锤击中曹熊胸口,一锤却是从脑袋砸了下来,轰然之间,曹熊到底,连惨叫声都没有,轻松被李璟锤杀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啊!”曹洪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杀,忍不住胸口一疼,然后发出一声惨叫,望着李璟双目血红,大声吼道:“贼将,我与你不死不休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李璟哈哈大笑,他已经看惯了生死,双锤之下,也不知道击杀了多少敌人,就算对方是父子情深李璟也没有放在心上,双锤挥舞之间,和曹洪就战在一起,铁锤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声音,每次挥舞的时候,好像是稻草随风而动,但是击中长刀的时候,大刀发出一阵阵轰鸣之声,曹洪面色涨的通红,鲜血充斥着血管,赤红的双目中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怪物了,若是可以选择的话,他现在肯定会逃之夭夭,只是现在整个战斗节奏都已经被李璟所掌握,想要逃走那是不可能的,只能是硬着头皮抵挡,心中期盼着李璟的大锤很快就能结束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轻响,曹洪感觉到手上的大刀一轻,再看的时候,大刀早就是斑斑裂缝,哪里还能够使用,恐怕很快就要报废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巨大的铁锤好像是击中皮草上一样,发出一声闷响,曹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在胸口上,整个五脏六腑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撞击,面色睁得老大,猛然之间,偌大的身躯轰然之间坠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战死了,大将军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好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,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,就听见叛军之中,有人大声喊了起来,声音慌乱。

    “曹洪战死了,曹洪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降者不杀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李璟这边的征北军也大声喊了起来,周围的叛军却已经乱了起来,这支军队基本上是曹洪父子掌握,曹洪父子一旦战死,整个军队距离兵败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在大营之外,李夫子双目一亮,对身边的梁兴说道:“此时不进攻更待何时?大军立刻杀进去,收拢溃兵,打扫战场。厮杀我们不曾出力,这打扫战场的事情就教给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杀就去,降者不杀。”梁兴双眼一亮,聚集手下千余人,也杀入其中,大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梁兴这支生力军杀入战场,战场的局面彻底的稳定下来,数千兵马逃者甚少,战死者居多,真正投降的人也不过百余人,还有一些重伤不死的人,基本上都已经被梁兴的人马斩杀。

    “草民李甫(梁兴)拜见大将军。”在曹洪留下来的大帐之中,李璟召见了梁兴和李夫子,相比较梁兴的激动,李夫子却是面色平静的多。

    “两位免礼。”李璟哈哈大笑,说道:“李某没想到在田虎的地面上,还有两位忠于朝廷,等待王师前来的义士,朝廷若是多一些像两位义士这样的人,也不会有田虎这样的逆贼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田虎这样的人,如何会有大将军这样的人杰出现呢?”李甫笑呵呵的说道:“时势造英雄,如今的局势,不正是造就了大将军这样的英雄吗?”

    李璟面色一愣,打量着眼前的李甫,总感觉有些熟悉的地方,忽然询问道:“李先生的话倒是让李某人有些惊讶,不知道先生出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陇西李氏,不知道大将军可知道?”李甫笑吟吟的望着李璟。

    “陇西李氏?”李璟脑海之中划过了一道电光,猛得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拱手说道:“没想到是族叔当面,小侄失礼了。”李璟不是没有想过李甫的身份,只是天下同名同姓者也不知道有多少,谁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李甫居然是陇西李氏的人,是李璟的叔父。

    “看来七哥已经告诉你我李家的事情了,也没有想到你我会在这里相见。”李甫摸着胡须点了点头,打量着李璟,脸上顿时露出满意的神色。陇西李氏的辉煌已经消失在时间中,当年雄霸天下的王朝也已经消失,成为人们记忆缅怀的所在,也许那些仁人志士,还会记得当年大唐雄风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陇西李氏已经分崩离析,面前只能算是地方上的豪强,在李璟面前反而没有任何得意和高傲。

    “夫子,您,您和大将军?”梁兴嘴巴张的老大,有些惊讶的望着里李璟和李甫两人,没想到自己尊敬的夫子和李璟居然认识,而且还是李璟的长辈。

    “哈哈,梁指挥使,我和夫子乃是同族,按照备份来说,夫子是我的族叔,没想到在这里碰见,真是缘分啊!”李璟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指挥使?梁兴,你还不谢谢大将军,没想到,你这猎户居然也能成为指挥使。”李甫哈哈大笑拍着梁兴的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拜见大将军。”梁兴脸上露出欢喜之色,赶紧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本身有千余人马,外面的降卒也有不少,待本将军补充了骑兵,剩下的兵马都归你。不过,给你的是两个选择,第一个选择,就是厢军指挥使,手下掌管两千五百人,一方面是加入征北军,手下掌管五百人,为营指挥使。”李璟正容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愿意跟随大将军左右,哪怕是做一个小兵也是愿意的。”梁兴想也不想大声说道。厢军指挥使听上去威风,能够指挥两万五千人,但所率领的兵马素质很差,正规骑兵一个冲锋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,晋升的空间很小。征北军营级别的指挥使只能掌管五百人,可却是李璟的嫡系,日后升迁有很广阔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那你就选五百精锐,建立编制,其余的人都纳入阳城县厢军编制。”李璟想了想说道:“这阳城县暂时由你坐镇,待我解决了钮文忠,你再随我北上,征讨田虎。”阳城县只是顺手为之,能有多少收获全靠天意。

    “梁兴,你这次能得大将军信任,日后可要忠于大将军,不可有一日懈怠。”李甫摸着胡须,有些感叹道:“跟你出来的弟兄也要妥善安排,告诉他们,大将军用人唯才,只要他们忠于大将军,迟早有一天会一飞冲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放心,末将的那些兄弟都是忠厚老实之人,一定会忠于大将军的,末将这就去安抚他们。”梁兴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左师,进来。”李璟拍了拍手,就见一个身材瘦削的汉子走进了大帐,口里喊了一声大将军,李璟指着梁兴说道:“你和梁指挥使下去,挑选五百人,组建一个营,剩下的军队编入地方厢军,梁兴,问问你身边的那些弟兄,愿意加入征北军的,你可以根据他们的特长任命官职,若是愿意留在厢军的,也可以在厢军之中安排官职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。”梁兴心中更加激动,这就是信任的表现,梁兴赶紧朝李璟行了一礼,跟随左师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族叔,请。”李璟指着一边的马扎说道:“军中条件艰苦,族叔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族中排九,你可以称呼我为九叔。”李甫也不推辞,找了一个马扎坐了下来,介绍道:“我李家在陇西,如今面前算的上是一个地方望族,不能与当年相比较了。真正算起来,族中弟兄有十人,呵呵,现在只剩下九人呢了。”李甫说完之后,朝李璟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李璟只是呵呵一笑,他知道李甫说的是谁,但没有接过言语,只要威胁到自己,他才不管对方是谁呢?

    李甫暗中点点头,或许只有这样的人物,才能做出如此战绩,掌管十几万大军,威慑天下。弄不好李家能不能再次崛起,还真的靠李璟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族中可有人?”李璟忽然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有是有,只是?”李甫想了想,脸上顿时露出为难之色,最后说道:“大将军若是需要可以一纸招之,或许有人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最好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他现在缺少人手,但不一定强求着其他人投奔自己,哪怕这些人是自己的族人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可曾听过关东盟和终南会?”李甫想了想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东盟?终南会?”李璟闻言一愣,忍不住摇摇头说道:“小侄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两个称呼,九叔,这两个称呼是?”

    “不过想回到以前,还想着当年风光的一群痴心妄想的人而已。”李甫不屑的说道:“当年在我大唐的时候,有关陇世家和关东世家之称,大唐为人所灭后,黄巢贼子将天下世家葬送了大部,然后百余年的兴旺,现在的世家大族损失太多,已经不能形成当初的郡望,只能是被称之为豪强,更是不能左右朝堂局势,但不能否认的是,这些世家大族底蕴雄厚,实际上私下里还有联系,有人居中联络,就形成了现在的关东盟和终南会。”

    “九叔的意思是说,族中有人加入关东盟和终南会,所以看不上我李璟?”李璟有些惊讶的说道。没想到这件事情的背后居然还有这样的隐秘,甚至还能猜测的出来,陇西李家有些人也想恢复往日的荣光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有些人总是有一些妄想的。”李甫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躲在暗处的人,不能光明正大,如何能左右天下局势?”李璟摇摇头,望着李甫说道:“不知道九叔可愿意留下来帮我?”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尔。”李甫想也不想应道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