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百一十九章 声东击西
    远在河东路的李璟并不知道,在遥远的南方,自己的潜在盟友正在算计自己。当然,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你算计我,我算计你。

    汾阳城已经被李璟重新打造,这里将是他田虎大军进攻的重要地点,索性的是,张孝纯支援的粮草很充足,可以供应五万大军三个月之用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,辛苦了。”张孝纯是被李璟调到汾阳府来的,李璟亲自将其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让下官来汾阳府,恐怕不仅仅是让下官督运粮草这么简单吧!”张孝纯笑呵呵的看着李璟,这个年轻人数月之间就改变了整个战场上的局势,莫说是他稍微懂点军事常识的人,就算是那些普通人也知道,田虎的末日不远了,失去了汾阳府,晋宁府兵马损失惨重,在威胜州身后,已经没有一只强大的军队来威慑李璟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李璟随时会出兵进攻威胜州、盖州等地,就是地方上的豪强、士绅也都会出手对付田虎,这也是因为田虎的身份所决定的,到底是出身不一样,在民间的影响力不行,强大的时候还好一些,但是等到衰弱的时候,十个人都想在他们脑袋上踩一脚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带来的,张孝纯就算是再怎么不满,面对李璟,他也是摆不出架子来的。脸上更是堆满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人驻守汾阳府,抵挡田虎的进攻,不知道张大人可愿意挡之?”李璟目光灼灼望着张孝纯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准备以我抵挡田虎大军?”张孝纯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望着李璟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让自己率领数万大军坚守汾阳府。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,张孝纯脸上顿时露出思索之色,可以想象,田虎为了完善自己的防御,必定会对汾阳府发起疯狂的进攻,自己真的能抵挡住田虎的进攻吗?

    “不错,我准备亲自率领骑兵进攻盖州,接应盖州人马。”李璟点了点头,说道:“也唯独如此,整个河东路才能盘活。张大人,请看,我领军出击盖州,钮文忠正在和栾廷玉在厮杀,两人武艺倒是不俗,不过,钮文忠此人老奸巨猾,虽然有朱武相助,但是短时间内想要击败钮文忠是很难的,我需要那边的数万兵马,只要击败了其中的一路,整个战场上的局面就会改写。所以我需要一个地方拖住田虎的大军,让他不能救援钮文忠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大将军夺取汾阳府的原因?”张孝纯嘴巴张的老大,没想到李璟夺取汾阳府居然还有这样的原因,这不仅仅是为了调动田虎的军队,而是利用汾阳府的坚固,拖住田虎大军,而派出偏师进攻钮文忠。

    “当然,若不能如此,如何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击败田虎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行军打仗,就和下棋一样,走一步,最起码能看五步,不然的话,就会处处被动,到了最后,只能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,我们的兵马本身就是处在弱势,想要击败敌人,就应该牵着敌人的鼻子走。田虎想在汾阳府下和我打消耗战,我偏偏不答应,而是进攻他认为最没有问题的盖州,夺取盖州。当然,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要拖住敌人,一旦我们还没有击败钮文忠,汾阳府就被敌人攻破,那等于全局糜烂,甚至整个河东路都落入敌人之手。张大人,这里面最关键的就是要守住汾阳府。”李璟目光中透着一丝真诚,望着张孝纯,这个曾经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声的人物,能够抵挡金军疯狂进攻的人物,相信抵挡田虎这样的流寇问题不大。当然这前提条件是对方能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能得大将军信任,下官惶恐不安,不过,大将军放下,下官必定会誓死守住汾阳府。”张孝纯心中一阵激动,文官也是渴望上战场的,张孝纯和一般的文臣不一样,贪生怕死在他身上是找不到的,虽然以前对李璟印象不大好,但是现在李璟用他的勇武和战功,获得了张孝纯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只带骑兵前往盖州,五万三千名步兵都交给你。”李璟很高兴,拉着张孝纯,出了府衙,径自上了城墙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些士兵是在做什么?”上了城墙之后,却见城墙之上,一堆堆火焰将整个夜空都染红了,无数士兵正在忙碌着什么,张孝纯好奇的说道:“刚来的时候,下官就看见这些将士们在挖壕沟。大将军莫非又有新的进攻手段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壕沟都是在一箭之地范围内挖取的,其深度吗?也不过是到腰部而已,其跨度也不过是一步多一些,张大人可想到了什么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战壕这玩意虽然是适用于后世的火器,但是在冷兵器时代,只要用的好,未必就不能发挥作用。想要填平这些壕沟,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力气,损失多少兵马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厉害。”张孝纯闻言先是一愣,很快就明白李璟的意思,他脑海里想到田虎大军面对这样的壕沟苦恼的情况,及腰深意味着单腿跨不过去,影响速度;而宽约一步多也是如此,只能一步步的前进,至于各种攻城武器就更加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给大人准备了一样武器。”李璟指着角落处的黑色的石块,说道:“这个东西叫煤,是用来燃烧的东西,这种东西在河东路很多,有些地方,只要挖上数十步就能发现这玩意,到时候,我会让将此物在壕沟里铺上一层,若是敌人用木板过壕沟,大人可以用烈酒、火油等物倒入壕沟之中,就能轻易点燃煤块,这样足以能支撑一到两天,这个天若是燃烧起大火,想来上面也无人敢行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,真是匪夷所思啊!”张孝纯嘴巴张的老大,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只能是苦笑的说道:“若是如此,下官还不能守住汾阳城,下官就无颜见大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相信大人绝对能守住汾阳府,并且能给田虎迎头痛击的。”李璟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