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八章 马踏阳曲大营
    河东路掌并代忻汾辽泽潞晋绛慈隰石岚宪法丰麟府等十七州,麾下有平定火山定羌宁化岢岚威胜六军,还有永利大通二监。.』.合计兵马十五万人,不过现在因为田虎攻陷威胜等五州,使得整个河东路兵马不过三军七万五千人,这里面有岢岚定羌两军坐落在阳曲附近的大营的之中。

    “大营之中现在有五万大军吗?”李璟望着韦成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个,这个军中的规矩自古都是如此。”韦成有些说不下去,低着头,脸上微微有些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“可用者多少?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这些都是老爷兵,现在不堪一击,那就是最好了,若是真的是精兵劲旅,李璟还真是不好办。

    “可战者三万八千人。”韦成听了李璟不计较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,赶紧解释道:“回大将军的话,五万大军只有一万两千空饷,在军中已经很不错的了。其他的地方,三万人也只有一万五千可战之兵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还是有点良心了。”李璟似笑非笑的望着韦成一眼,韦成吓的面色苍白,另外一边的范庆兴却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三万八千人都在阳曲大营?”李璟望着眼前的地图,微微沉吟了起来,三万八千人听上去虽然很多,但是真正的可用之兵有多少,李璟心中却是无底,手下没有兵马,就凭借李璟的三万多骑兵显然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。

    “都在大营之中。”韦成不知道李璟的心思,赶紧说道:“明日就是饷日,所以请假者休沐者离队者很少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饷日,那就对了。”李璟嘴角上扬,露出一丝笑容来,范庆兴和韦成两人顿时心中涌起一丝不妙来。只是现在李璟势大,两人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第二天,阳区大营中,乱哄哄的一片,今天是阳区大营的饷日,虽然到手的银钱没多少,加上上层将校的克扣,到手的大营不过是六贯多一些,甚至有点时候不过四贯,甚至更少,可是在这个时候,能饷银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营之中乱哄哄的一片,饷银到手,有的人可以寄到家中,有的人却是行走在阳曲青楼之间,或者在赌坊之中大方一回。

    “庞木,你说这次韦成这厮会多少银钱给我们?”角落处,百余个汉子正坐在一起,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汉子推了推身边的壮汉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多少,你也知道,我们西庄都他一向眼,顶多三贯顶天了。”庞木冷哼哼的说道:“真是可恶,只知道喝兵血,有本事和辽人厮杀一番,斩几个脑袋,也比喝兵血强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说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?”络腮胡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,说道:“这种事情大家都在做,并州这个地方,唯一能做的不就是这种事情吗?你不做,有的人做,西庄那个地方距离天门关那么近,稍微做一笔,就能让我们吃上大半年啊!”

    “燕丘,你想死,我可不想死。”庞木摇摇头说道:“我与那些商旅近日无怨,往日无仇,劫道杀人掠货的事情我干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!你!”燕丘听了之后忍不住指着自己的好友,正待说话,忽然大地一阵震动,他望着庞木迟疑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,结阵,结阵。”庞木却是面色大变,猛的抽出自己腰间长刀大声怒吼道,他话音刚落,身边的百余士兵立刻组成防御阵势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敌人?”另外一边的燕丘也不敢怠慢,也指挥自己的手下百人组成阵势,和庞木联合在一起,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如此,所以才让人惊讶,这是骑兵,敌人来了,完了,完了。”庞木面如死灰,自己这边的两百人面前组成阵势,但是还有更多的人是一片混乱,将找不到兵,兵找不到将。而在远处,一股黑烟冲入了大营,就听见无数的惨叫声,更多的是士兵受到攻击之后,如同无头苍蝇一样乱跑,哪里能形成有效的防御。

    庞木面如死灰,只能和燕丘两人死死的守住大营的一角,他们不但要对付随之而来的敌人,更多的还是要防御自己的队友,两百人的士兵在数万大军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妈蛋,这些家伙,敌人还没有杀来,就已经乱了,小三子,小三子!”燕丘忽然现自己的一个士兵居然为乱兵所杀,顿时脸色涨的通红,猛的抽出自己的大刀,就想着朝前方杀了过去,却被庞木死死的拉住。

    “保持冷静,保持冷静。”

    可惜的是庞木能阻止燕丘一人,却阻止不了数万大军,整个军营之中乱糟糟的一切,就好像是吃了败仗一样,只听见远处马蹄声响起,整个大营中先是一阵混乱,然后就是一阵阵喊杀声,谁也不知道身边是敌是友,只有一场场杀戮。

    “韦将军,这就是所说的数万可战之兵?”李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点将台上,前乱糟糟的一片,望着一边脑袋都差点塞入裤裆的韦成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擅闯军营,导致众多士卒互相残杀,罪大恶极。”王似望着眼前的一切,双目中喷出火焰目,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兵死就死了,我带他们上战场,到时候,田虎还没有消灭,我李璟就要被这些家伙给害死了,咦!倒是有些人还是不错的。”李璟扫了角落处一眼,对王似说道:“王大人,你是文官,是转运使,啧啧,河东路兵马糜烂如此,你也是有责任的,你们都是有责任的。我不过拍了三千骑兵,一个冲锋,就是的大营慌乱至此,若是田虎前来,三万大军能剩下多少?”李璟话音刚落,阳曲官员脸色涨的通红,就是王似也无话可说,眼下的局面实在是太丢丑了。

    “擂鼓,聚将!”李璟终于下达了擂鼓聚将的命令。(未完待续。)公告:本站推荐一款免费app,告别一切广告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(按住三秒复制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