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河东路
    阳曲府衙大堂之上,王似双目喷出怒火,望着坐在椅子上的李璟,大声说道:“李璟,你这是谋反,你这是背叛朝廷,你是征北大将军不假,可是也管不到我河东路上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”王似说完之后,瞪了旁边的韦成一眼,这个无能的家伙,数万大军还抵挡不住李璟的进攻。

    韦成却是看了一眼王似之后,就低下了脑袋,有范庆兴做前锋,李璟近卫军轻易占领城门,骑兵冲击,哪里能抵挡,原本有四万大军的阳曲,去掉空饷只有三万人,被张孝纯借走了一万,只有两万人,能够被称得上精锐的又有多少。

    且不说李璟是突然袭击,他昨夜还在青楼里呆着,哪里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,等到出了青楼的时候,李璟的大军已经进入阳曲,连王似都没有反应过来,整个河东路上下官员都被李璟所擒拿。不,这不叫擒拿,而叫聚集在一起,商量大事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奉圣旨对付田虎,官家曾经有言,只要能消灭田虎,本将军可是有专断之权的,征北军十几万大军已经分兵,一部分进攻泽州,一部分对付对付洺州和涉县的兵马,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兵马进攻威胜州。”李璟不屑的望着王似,说道:“王大人,你为河东路转运使,是河东路最高官员,田虎就是在河东路造反的,现在更是占据了半个河东路,你不想着解决田虎,却是关心本将军来调动河东路兵马?”

    “田虎,一个贼寇而已,天厌之,不得民心,只要朝廷王师一到,田虎必定会授首,可是李璟却不同,一介武夫,食朝廷俸禄,却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我必上奏天子,参你李璟阴谋造反。”王似面如冷霜,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贼寇?”李璟听了顿时哈哈大笑,指着王似说道:“若是田虎听到你这句话后,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。那梁山贼寇拥兵十几万,也不敢攻城略地,现在敢这么干的是谁?方腊、田虎、王庆三人而已,我与媪相领军数十万进攻叛逆,可是到你王大人的嘴巴里,却成了一个小小的贼寇,什么王师一到,田虎必定会授首,你以为打仗就是儿戏吗?饶你饱读诗书,却是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,难怪田虎一个小小贼寇,居然能闹出这么大的声势来,说到底还是你的无能所造成,你以为耻,反而还为荣,真是将我大宋朝的脸面都丢干净了。你可知道现在田虎境内,老百姓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吗?一天到晚就知道党争,本将军为朝廷做点事情,你就在旁边指手画脚,着实可恶。”

    “李璟,你的权力是征讨田虎,不是让你占据河东路,至于你如何征讨田虎,那是你的事情,但是河东路却不是你待的地方。”王似听了之后恼羞成怒,指着李璟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书生之见。”李璟自然会掩饰自己的野心,而是望着众人说道:“我李璟已经位极人臣,我李璟是当今官家的弟子,我李璟家财万贯,现在却要奋战疆场,不就是为了报效朝廷,扫平叛逆,在这位王大人眼中却成了乱臣贼子,哼哼,身为地方官,无论是转运使也好,防御使也好,按察使也好,都应该有守土之则,现在田虎的大军就在前面,就在威胜州,你们难道就不想击败对方吗?哼哼,当天田虎攻占半个河东路的时候,你们这些人就应该自杀成仁,尤其是王似王大人,更应该上吊自杀,哪里还能在这里吟诗作画,玩弄风悦(禁词),哼哼,本将军在这里整军备战,诸位却在后面拖后腿,相信传到京师,传到官家面前,官家自然是知道诸位的心思。或者说,两年来,田虎的实力不断壮大,诸位在一边看戏,这一切都是诸位造成的?田虎莫非是给了诸位好处了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绝对没此事。”李璟话音刚落,防御使韦成想也不想就摇头说道:“回大将军的话,我等也是对田虎用兵,但是田虎麾下兵强马壮,我等实在不是对手,勉强支撑到眼下的局面已经实属不易。”其他的官员也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王似说的再多,也逃不了一个事实,田虎占领河东路半壁江山已经两年多,河东路官员仍然没有半点出兵,收服领土的模样,也不由不让人怀疑,若不是朝中有人说话,恐怕早就掉了脑袋,这个时候被李璟提出来,众人顿时一阵骇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本将军今日重整兵马,替诸位收复失地,解决田虎,诸位以为如何?”李璟听了之后,脸上顿时露出得意之色,任何人只要抓住了把柄,除非他想玉石俱焚,否则的话,都必须要坐下来好生商量,只是上了李璟这艘贼船,就想下来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末将这就调遣河东路兵马,听候大将军调遣。”韦成第一个投诚的,他是河东路防御使,河东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若是不解决掉,迟早是一个祸事,更重要的是,他从这里面看到了机会。田虎兵马大部分都是去对付征北军了,后方空虚,正好是解决田虎的大好机会。

    就算是最后失败了,所有的责任也是会推到李璟身上,与他没有半点关系。若是胜利了,这里面就有自己的一份功劳。

    “下官等也愿意跟随大将军左右。”剩下的官员不是傻子,在有可能丢官去职和升官发财面前,大家纷纷上前拜道。心中对韦成这个家伙更是一阵恼怒,恼怒对方先投诚的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成何体统。”王似看着自己属官纷纷拜倒在李璟脚下,一张老脸更是涨的通红,不知道如何是好,浑身颤抖着不停。

    “王大人,事已至此,你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了,还是老老实实的为我准备粮草吧!若是这次我征北军一旦失败,莫说整个河东路都会陷入战火之中,就是整个河北乃至京畿都是如此。”李璟得意的说道:“听说田虎的背后的是辽人,你还要通知雁门关,防止辽人南侵中原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李璟,你不要得意,就算你打赢了这场真正又如何?朝廷是不会允许你这样的臣子存在的。”王似冷冷的看着李璟说道。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