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寇田虎
    沁州以沁水而名,属于并州上党之地,宋太宗年间,置威胜军在此,又被命名为威胜州,在北宋末年,在这样的一个地方,居然被一个猎户所占据,并且占据了山西大半个地方,太原以南,关中以北的地方,包括威胜、昭徳、盖州、汾阳、晋宁五处州府都落入田虎之手。

    更是让人震惊的是,这个家伙占据了半个并州之后,发现朝廷的力量也不过是如此而已,居然直接称了王,还设立了文武百官,声势浩大,威震天下,成为天下的几个巨大的势力之一。就算是太行十九寨的人马也不敢将他怎么样,只能是躲在一边。

    沁州大殿之中,晋王田虎、太子田定、枢密使钮文忠、左丞相乔道清、右丞相卞祥、太尉房学度、殿前太尉张雄、孙安等文臣武将纷纷聚集在一起,不得不说,田虎在并州这么多年,手下还是聚集了一帮人马,且不说几个个国丈、国舅等等也算是一方人物,现在都是聚集在他的手下,跟他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“今日有探马来报,朝廷已经派遣征北大将军李璟率领大军十二万,来攻打我州县,众卿有什么看法?”田虎面有忧愁,以前他不担心朝廷来攻打,他手下兵强马壮,还真的不怕朝廷的兵马,但是现在却不行,领军的是李璟,此人刚刚灭了梁山,让田虎心中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大王不必担心,这个李璟的名声臣也曾听说过,二十岁不到哪里能掌管大军,那朝廷让他前来,说明朝廷已经无人可用了,而且,臣听说那是十几万大军大部分都是梁山贼寇组成的,能有多少战斗力?”邬梨生着络腮胡须,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臣认为朝廷让李璟领军,一方面是因为朝廷无人可派,更重要的是,朝廷准备借我等之手,削弱这些梁山贼寇的实力,想这些梁山贼寇若是放之民间,恐怕不久之后照样会巨啸山林,所以才干脆将这些人重新武装起来,用来对付我们,削弱我们的力量,也能削弱李璟的力量。”说话的是乔道清,这个出家人看上去倒是仙风道骨,甚至还曾经想拜罗真人为师,可惜的是被罗真人所拒绝,他为丞相,倒是能帮助田虎处置不少的事情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任何时候都一样,无论是李璟也好,或者是方腊也好,或者王庆、田虎之流也罢!手下的文官都很少,李璟占据了大义,手下文官连蒙带骗的也只有大小杂鱼三两只,更不要说其他人了。田虎手下虽然设有丞相,但实际上,也只有乔道清懂得点文事,另外一个卞祥却是一个猛将出身,九尺身高,面方肩阔,眉竖眼圆,生着髭须,冲锋陷阵还可以,但若是治理天下却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李璟领军前来,十几万大军,就算他们战斗力不强,也能拖住我们的一段时间。”钮文忠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李璟此人从南方而来,恐怕第一个要取的就是盖州,昭徳府,前线的压力比较大,我盖州和昭徳府兵马不足,恐怕还需要王上出兵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昭徳府孙琪能抵挡住李璟的进攻吗?”田虎望着乔道清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听说李璟在大名府建立了粮草转运衙门,将禁军之中的一些大将都放在那里,臣担心的是李璟是不是放过昭徳和盖州两府,直接进攻威胜军?”乔道清目光闪烁,有些担心的说道。这段时间,李璟在河北的布置早就被众人打探的清楚,对于大名府中设置的粮草转运衙门的事情也知道一清二楚,粮草乃是一个重要的方面,这说明李璟有可能将大名府作为出征并州的大本营,大名府实际上距离威胜州并没有多少路程,而且可以避开盖州和昭徳府的兵马。这才是钮文忠有些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嘿嘿,若是如此,倒是一个机会,一个让李璟死无葬身的机会。”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来,却见是一个老者生着一个山羊胡须,目光中闪烁着一丝阴沉。

    “国丈有何妙计?”田虎大喜,望着范权。

    “现在朝廷中兵马分为三个部分,第一为西军,为童贯所掌握,河湟大战已经结束,西军跟随童贯进京征讨方腊,关中、洛阳一带空虚,若是李璟兵马不至,我们就从盖州而出,渡过黄河,进攻洛阳,占据虎牢等地,威胁汴京,经营关中,此乃是帝王之基,正好为我等所用。”范权笑呵呵的说道:“至于抵挡李璟的兵马,一方面命令大军占据壶关、东阳关、襄垣等地,甚至抢先攻下涉县、阳邑等地,将李璟的兵马挡在河北之地,臣还听说太行十九寨与李璟有仇,王上可以派人为使,请张迪领军十万驻守洺州,两家结为盟友,嘿嘿,相信张迪肯定会同意的,李璟一方面冒犯了他们,二来李璟驻守大名,他难道不着急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田虎听了双眼一亮,拍着龙椅大声说道:“国丈所言甚是,若是能劝说张迪和我们两家联手,必定能够挡住李璟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李璟进攻只能是三路,从盖州,或者是昭徳府或者是大名府,相信李璟不是笨蛋的话,只能是从盖州或者昭徳府进攻,若是和张迪联手,未必不能夺取整个河北之地。”范权很得意的说道。这个计策他想了很久,只是没有共同的外敌,张迪是不可能和田虎合作的。现在多了一个李璟这个外敌,不管是田虎也好,或者是张迪也好,都是李璟的敌人,被消灭的对象,两人联合起来的可能性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谁能走一遭洺州?”田虎环顾左右,想要劝说张迪,也需要一番口才,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国丈出的主意,不如国丈走一遭就是了。”邬梨笑吟吟的说道。双目中一丝阴沉一闪而过,好像是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范权面色一变,但很快就站起身来,拱手说道:“国舅所言甚是,既然是老臣提出来的,那老臣就走一遭就是了。必定能说的张迪和大王合作。”眼下局势如此,范权也相信张迪肯定会答应自己的条件。唇亡齿寒的道理任何人都懂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有劳国丈了。”田虎脸上堆满了笑容,目光在邬梨和范权脸上扫了一眼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李璟来势汹汹,声势浩大,恐怕还需要和大辽那边联系一下,不能短了我们的支援。”邬梨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自然,回头本王就修书一份与林牙大石。”田虎点了点头。对于大辽的支援,他自然是更加想要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