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一章 后宅不宁
    进攻杭州的事情很快就被方腊定了下来,然后就是调遣兵马,方腊手下十数万大军都被调动起来,一起朝杭州进发,趁着李璟成立征北军没多久,童贯的西军还没有回朝,大军呼啸而出,在没有防备的杭州,不过三天的时间就攻下了杭州重镇,一时间,方腊声势大涨,大军瞬间席卷江南,所向披靡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与李璟并没有多大的欢喜,他的兵马部分已经启程,要前往大名府进行整顿,自己个人却是回到郓城。他要用成亲来换取一定的时间,尽可能的磨合自己手下军队,使之成为精锐。

    这次回到郓城,所受到的待遇截然不同,以前再怎么厉害,也不过是一个指挥使而已,但是现在却是征北大将军,好歹也是跨入了大将军的行列,还被封了爵位,郓城上下官员都不敢怠慢,而李家庄也一口气出了四个诰命。蔡京办事好歹比赵佶更加靠谱,在封赏了李璟的三个女人之外,也没有错过李璟的母亲,一门四诰命,就算是在朝廷之中也是不简单的。足见李璟之声威。

    当然,这诰命多了,也会生出麻烦来的,女人多了也是一样,麻烦同样不少。李璟虽然器粗活好,但有些事情关系到个人脸面,女人再怎么融洽也有矛盾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大早,就见梁红玉面色涨得通红走进了柴二娘的房间,柴二娘正在梳妆打扮,看见梁红玉的样子,好奇的询问道:“怎么了?谁惹我们的梁将军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?不就是几个下人吗?说话可难听了。”梁红玉不满的说道:“说什么姐姐来历不明了,说什么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欺负别人了?什么施展狐媚手段,后来者居上了,等等,你听听那些贱婢们,就知道在背后胡言乱语,还不知道是谁指使的呢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下人乱嚼舌头根子,你还当真了。”柴二娘摇摇头说道:“更何况,她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我是后来者居上,本来三妻当中也没有我的份,只是朝廷如此,也没有办法,说到底,还是因为我柴二娘运气好,所以才能如此,扈家姐姐心里不痛快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任谁从妻子变成妾,心里都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受又如何?这件事情连李大哥都没有什么办法。”梁红玉心中还是有些不好受,最后嘀咕道:“那些贱婢都该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兰姐姐怎么说?她知道这件事情吗?”柴二娘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知道吧!兰姐姐和扈家娘子是好朋友,就算知道,也只是会护着她的。”梁红玉想了想,迟疑了一阵说道。

    柴二娘摇摇头,李璟娶的女子,有青梅竹马,有别人之妻,也有文坛巨匠,也是有大家闺秀,但对他事业有帮助的,大概也就是自己了。但是柴二娘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自己的出现让众女心中不好受,但是她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们去见母亲大人吧!兰姐姐身子重,家里面的事情尽量少让她操心,这些话更是不可当着她的面前说。”柴二娘见自己的头发已经弄好,就站起身来,领着梁红玉,说道:“家中姐妹甚多,就算是有矛盾,现在也只能是忍者,李郎是个做大事的人,在外面本身就有很多事情,现在我们闹起来,只是让李郎心中厌烦,一旦再带女人进来,我们又当如何是好?走吧!”说着就领着梁红玉去见兰蔻。不管心中这么不高兴,兰蔻还是要见的,她的背后是李应夫妇。

    高氏宅院之中,莺莺燕燕聚集在一起,不管私下如何,在这里脸上都堆满了笑容,但是隐隐之中,还是能看到一些圈子所在,扈三娘和潘金莲、花圣依在一起有说有笑的,李师师和李清照在一起聊天,朱秀英却是和贾氏在一起说话,只是等到柴二娘和梁红玉进来的时候,整个大厅内顿时寂静无声,最后却是朱秀英站起身来,迎了上去,口中喊了一声姐姐,其他的人或是喊妹妹或者喊姐姐,脸上堆满了笑容,只是气氛诡异了许多。

    众人刚坐下不久,就见后面传来一阵环佩之声,然后就见高氏拄着一个拐杖走了进来,身后还有两个侍女搀扶着兰蔻。

    “媳妇见过母亲大人。”众女赶紧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!坐下说话。”高氏扫过众女,脸上露出一丝和蔼来,感叹道:“实际上大家都是一家人,哪里需要如此,我平日在后宅礼佛,你们各有自己的事情,哪里需要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说笑了,晨昏定省乃是孝道,李郎不在母亲身边,我们这些做儿媳的自然要时时问候母亲。”柴二娘赶紧说道。扈三娘等人目光中却是露出不屑之色,以前她们也是早上来拜见高氏,但是也不像现在这样勤快,早晚都来,也只有柴二娘来了之后,才定下了规矩。

    “哎!这小子官是做大了,可是平日里也见不到他了。也难为你们几个人了。”高氏摇摇头,说道:“不过,璟儿虽然不在府中,后面的事情一般都是交给蔻儿的,这后宅的事情,一般老身是不会过问的,但有句话叫做家和万事兴,你们都不团结,让璟儿如何在外面有心思辅佐君王,建立功业?什么诰命啊!这些都是官面上的东西,在后宅有作用吗?为李家生儿育女,绵延子嗣,才是后宅应该操心的事情,有了诰命如何?不能生儿育女,又有什么用呢?”朱凤英面色涨的通红,只有柴二娘面色平静,带着笑容,静静的听着高氏的话。

    “母亲所言甚是。”众女心中复杂,但还是纷纷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幸服侍璟儿,也是缘分,当是姐妹,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争来争去,有意思吗?”高氏扫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还有管好自己的下人,或许你们自己心中没有什么想法,但被那些下人一说,时间长了,就坏了彼此之间的情义。到时候,若是后宅不安宁,老身才不管你什么诰命,或者是至交之后,老身就要行家法。”

    众女听了之后,面色大变,尤其是扈三娘面色涨的通红,却是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后宅不宁,也不知道生出多少事情来,你们也是明白事理的人,应该知道该如何去做。”高氏摆了摆手说道:“不要让璟儿难做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们遵命。”众女纷纷拜倒在地,就是兰蔻也在侍女的搀扶下弯下腰来。至于这些人心中是怎么想的,那谁也不知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