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九章 来世再与你为敌
    第三关上,厮杀正在继续,城头上,贼寇和振威军挤在一起,刀来枪往,不时的有人动城墙跌了下来,一声惨叫就再也没有声息,乱军之中,将对将,兵对兵,为了最后的生存而厮杀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李璟静静的站在城墙下,身边有近卫营保护,虽然自己上去可以击杀很多敌人,但是郓城之战后,李璟也变的小心翼翼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不会亲自冲锋。

    “公子,宋江、卢俊义已经被我们杀了。”陈龙大踏步而来,在他身后,几名士兵手中拎着几个脑袋,为首的正是宋江和卢俊义两人。那陈龙哈哈大笑,说道:“公子真是神机妙算,那宋江和卢俊义还真的从后山逃走,若不是公子早有准备,还真的让他们给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他走到两人首级面前,摇摇头说道:“可惜了,满怀抱负,最后却是遇见了我,虽然你们最后的结果都是死,但最起码也曾经轰轰烈烈过。不过,既然是死,那就干脆发挥点作用,成全我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陈龙听在耳中,听得迷迷糊糊,不知道李璟言语中的意思,但还是说道:“公子,是不是传檄三军,让梁山贼寇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了,看看,他们在前面浴血奋战,可是他们的头领却是想着从后山逃走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领上几十个嗓门大的,大声喊,降者不杀,宋江已死等等,让弟兄们少一些伤亡。”李璟望着远处,虽然厮杀正在继续,可惜的是,已经吸引不到李璟的注意,宋江和卢俊义死后,梁山很快就会投降。只是让他很感兴趣的是,还有一个人还没有捉到,那就是吴用,显然吴用还在忠义堂上。

    “宋江已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“卢俊义已死,降者不杀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很快关隘之下,就响起了陈龙等人声音,他用竹竿挑着宋江和卢俊义的人头,在关隘下大声喊了起来,在他身后,几十个大嗓门也随声应和,很快,声音就传遍了整个阵地,振威军也都纷纷喊了起来,这股声音直接压过了厮杀声。

    梁山贼寇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竹竿上的首级,虽然天边只是出现微弱的阳光,可是,周围还有火光,借着火光,可以清楚的看见两个首级的真面目,不是宋江和卢俊义又是何人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还在前面血战的时候,自己的头领却从后山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公明哥哥和卢员外。”刘唐浑身鲜血,也不知道是别人的,还是自己的。只有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最后一声惨笑,大声说道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。”说着就取了手中大刀,在颈脖上划了过去,一道血光冲起,刘唐偌大的身躯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贼寇看了之后,脸上更多是绝望,而正在厮杀的振威军也在高宠等人的带领下,缓缓撤出了战场,战争打倒这种地步,已经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不得好死。”一声怒吼声传来,却见一个身影从关隘上落了下来,砸在石头上,脑浆迸裂而死,却是霹雳火秦明,他自己的一家都被朝廷所杀,自己在郓城伏击过李璟,哪里能活下来,想也不想就自杀而死,或许还能获得一个忠义之名。

    李璟站在那里,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面色平静,好像秦明之死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一样,他也没有急着招降,只有真正投降的人才会收留,像秦明这样对自己抱着恶感的家伙,死上再多他也没有任何惋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降了吧!”史进终于叹息了一声,丢下手中的大刀,说道:“公明哥哥已死,我等反抗又有什么用呢?”实际上宋公明的逃跑让史进有些不满,加上现在不投降就是死,像史进这样的人也只能选择投降。随着史进的刀落下,其余的诸如杨雄、石秀等等头领纷纷放下手中的大刀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头领仔细甄别,平日里,无辜杀人者,斩,若自己真是苦主,可以网开一面,暂时编入降军之中,为步卒,日后有功之后,再行升迁。”李璟对公孙胜说道。虽然宋江手下将领甚多,但是多是武艺高强,冲锋陷阵还是可以,但是行军打仗却是不行。李璟收留这些人,自然是要先培养一段时间,但是对于那种无辜杀人的贼寇,从来不会手软,不杀一儆百,还以为李璟是什么人都要呢!

    “是。”公孙胜点了点头,心中更是激动,梁山已经消灭,此战过后,李璟兵马将会有十几万之多,这也标明李璟的力量将会进一步增强,未来走的路会更多,更宽敞。

    “挑出其中死忠的贼寇,不能杀了。留给送到京师去。赵鼎,可以写捷报了1”李璟在近卫营的护卫下,穿过关隘,进入梁山忠义堂,他还要去见一个人,那就是吴用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鼎面色复杂,略带恭敬的说道。高俅十万大军都没有做到的事情,就被李璟一夜之间做到了,偌大的梁山就这样被李璟轻松平息。

    “吴用!”李璟并没有进忠义堂,而是望着大堂中间的书生,身着青衣,面上有忠厚之色,只是李璟嘴角却是露出讥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李璟!”吴用并没有起身,面色也是一片平静,说道:“你赢了,梁山上下十几万条人命都掌握在你的手中,你可以用他们来为你加官进爵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晁天王临死的时候,知道你在算计他的事情,心里会怎么想的。”李璟忽然有些怜悯,吴用为了的前程,连自己的朋友都算计,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前程,毫不犹豫的将高俅送入地府。

    “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,为了自己的前程,连帮助自己的高俅都杀了。我说的不错吧!”吴用嘴角抽动,目光露出一丝后悔,最后讥笑道:“你比我好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和我比?”李璟忽然哈哈大笑,说道:“我与高俅却不像你与晁盖,我与高俅平等互利,我给他钱,他给我兵器,他杀了柴进,我作为柴进的女婿,不得不为自己的女人报仇;更重要的是,哎,有些事情不是你能见到的,你的目光太过狭隘,看到的只是一隅,我只能告诉你,我李璟所做的事情,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问心无愧,但愿你永远都是这样。”吴用嘴角露出一丝苦涩,望着李璟说道:“李璟,来世我们再为敌吧!”说着将身边的蜡烛丢在一边,瞬间火焰燃起,很快就吞没了整个忠义堂。

    “天王,吴用来见你了。”火焰之中,传来吴用悲怆的声音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