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八章 不屑
    “杀!杀!”

    “第一列,出枪!刺!”

    “第二列,出枪!刺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营之中,喊杀声震天,只见一阵阵士兵手执各种兵器正在辛苦训练,虽然是在冬天,但是数万人在练兵场上,排成一队队的模样,声势浩荡,就算是宿元景看了之后,也是连连点头,心中感叹。他也曾经去过禁军练兵场,但也没有这样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虽然是一介武夫,可也是一个练兵的能手。”坐在马车上,宿元景看着军营中的一切,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之色,这种情况让他对李璟的印象发生了一丝变化,就这练兵的气势就知道李璟和京师的那些武将们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末将李璟率领麾下将校参见太尉。”马车缓缓而行,终于停了下来,马车外顿时响起了一个声音,宿元景打开车窗,看见马车对面有十几名将军站在那里,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,相貌俊朗的年轻人,想来就是振威军主帅李璟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?”宿元景看着李璟有些不确定,这个人实在是年轻,居然能掌握十万大军,而且还能将军队训练成如此模样。

    “末将正是李璟,太尉,请。”李璟端详着眼前的老者,相貌清瘦,双目中透露着一丝威严,更是有一丝正气凛然的模样,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善。大概就是忠臣看见奸臣应该有的样子。不过李璟却是不在意,这些文臣见到武将大多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宿元景点了点头,缓缓的从马车上走了下来,李璟之后,林冲、呼延灼等人纷纷上前见礼,宿元景见状也都是面色阴沉,冷哼了一声,就径自进入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“呵呵!来者不善啊!”公孙胜不屑的说道。赵鼎眉宇颤抖,他不是傻子,自然也看出了宿元景对李璟的印象也不好。这让他有种不妙的感觉,甚至在心中,对宿元景也有些埋怨。

    “李璟,高俅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老夫什么时候能进入梁山?”宿元景进入大帐之中,毫不犹豫的坐在帅案上,众人也是敢怒不敢言,静静的看着李璟。

    “高太尉身受重伤,已经被宋江所俘虏,末将等也不知道太尉情况如何?现在湖面已经结冰,宋江重兵把守金沙滩,末将建议等开春之后,冰雪融化之时候,在招安宋江不迟。”李璟正容说道。

    “区区冰雪焉能阻挡老夫。”宿元景不屑的说道:“更何况,宋江等人已经有招安之心,老夫大纛一到梁山,宋江必定会倒履相迎。这样也能免了兵戈之祸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太尉之言自然是有道理的,我等也期盼着太尉能够马到成功,十万大军人吃马嚼,所耗甚多,若是能早日招安,那自然是好事,李璟还想着回庄中过年呢!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他也不辩解,好像是真的期盼着战争不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小东西还真是一个奸佞之徒。”宿元景看的分明,双目中闪烁着寒光,他也是在官场上混了好久的人,一眼就看出了李璟的不配合,等到明年,不知道明年又是什么样子,一旦李璟十万大军都已经训练完毕,恐怕立刻就会进攻梁山,哪里还在乎高俅的死活。虽然高俅的死活与他没有关系,但是他也不想招安梁山的功劳从自己手中溜走。

    “冰面可能行人?”宿元景冷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行人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只是冰面比较危险,末将等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,太尉,招安之事不若再等一等,反正宋**寇难道在这个冬天里还能击败我十几万大军不成?”

    “李璟,本官要做的事情还需要你来指点吗?”宿元景不屑的说道:“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,招安之事本官一力承担,不需要你做什么?一个武将,只要冲锋陷阵就可以了,这样的国家大事,不是你一个武将可以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璟也不生气,赶紧说道:“那末将就安排人马,准备将招安之物送到梁山,顺带准备郎中,好接太尉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本官身边自有禁军办事,你,只要留在大营中就可以了。”宿元景岂会让李璟插手此事,万一李璟趁机作出什么事情,那事情可就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太尉这么说,那末将就不敢贸然插手了,太尉若是有其他的吩咐,末将随时恭候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,他很希望对方去碰壁,不让自己出手那是最好了。

    “太尉身受重伤,本官会先让宋江放人的,现在我就去梁山,你让郎中好生等候吧!”宿元景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尉一路车马劳顿,不如稍作休息之后,再上梁山不迟。”李璟闻言一愣,没想到这个老头子居然这个时候就想上梁山,在佩服的同时,更是感到一丝惋惜。

    “国事岂能怠慢?”宿元景不屑的瞪了李璟一眼,站起身来,看也不看,就出了大帐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个老匹夫真是可恶。”宿元景刚刚出了大帐,大帐之中李大牛就咆哮起来,他看脸色涨的通红,双目圆睁,恨不得上去将宿元景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太尉,文官出身,根本瞧不上我们这些武将,宿太尉如此已经很不错了。”公孙胜不在意的说道:“也就是因为大将军在官家面前有点圣眷,否则的话,恐怕遭遇的情况更加尴尬呢!”

    “唉,我本是好意,没想到宿太尉却是误会我了。”李璟也是长叹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因为宿太尉担心高太尉的伤势,想早日招安,然后将高太尉带下来,好生治疗呢!”赵鼎也微微露出一丝尴尬,刚才的情况他可是看的明白,李璟从头到尾都是恭恭敬敬,言语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异样,可就是如此,宿元景仍然是没有将李璟放在心上。而且,宿元景最讨厌的就是高俅、蔡京之流,这个时候说关心高俅的身体,也只是一句笑话。

    “太尉的身体?”李璟听了叹了口气,目光不经意间扫了公孙胜一眼,却见公孙胜摸着胡须,优哉游哉的样子,心中微微一动,最后叹息道:“让军中的郎中都做好准备,太尉一旦回到大营,立刻诊治,不能有丝毫的怠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鼎赶紧应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