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八章 莫欺少年穷
    “你就是梁中坚?”中军大帐之中,高俅看着跪在下面的中年人,冷哼道:“按照太尉府发的军令,让你半个月内赶到梁山,现在多长时间了,你为何到这个时候才到,莫非你想违抗本太尉的军令不成?”

    “回太尉的话,末将绝对不敢,只是沿途遥远,又碰见花岗石的船队,末将的战船在运河之中难走,这才耽误了一些时日。”梁中坚更是有苦难言,原本时间是很充裕的,可是路上碰见了运送花岗石的船只,运河并不宽广,花岗山的船只缓缓而行,梁中坚哪里敢过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花岗石进京,莫说是小小的水师战船,就算是城门若是挡路了,也会拆掉。主持花岗石大事的是谁,那是朱勔,东南王的威严谁敢上前说话的,那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拿朱勔来压本帅了?”高俅面色一变,冷哼道:“莫说朱勔不在这里,就算是在这里又能如何?本帅奉旨剿灭梁山贼寇,莫说是朱勔,就算是太子殿下来了,本帅也是这句话。”高俅原本想看在李璟的面子上,放过梁中坚,只是这个梁中坚实在是没有眼力了,居然借着朱勔来压自己,顿时冷哼道:“怠慢军机,按律当斩,念在薄有功劳的份上,革去一切官职,暂时留在水师待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多谢太尉不杀之恩。”梁中坚心中苦涩,却是无可奈何,按照规矩,自己的确是怠慢军机了,高俅就算是斩了自己,梁中坚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是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宣赞,你暂且领水师,将所有水师战船连接在一起,上面准备泥沙,用袋装好,等待本帅的命令。”高俅想到李璟出的计策,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,他要一战定梁山,十万大军一起出动,相信就是一人吐一口吐沫,也能将梁山贼寇给淹死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宣赞面色一愣,丑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太尉,眼下已经是秋天,末将看水泊之中多是芦苇荡,若是敌人点燃大火,将士们恐怕会死伤不少。”一个年轻英俊的将领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董平将军,眼下是在水中,我也知道那芦苇荡,但是芦苇荡都是分开的,想要焚烧我们的战船却是极为困难。而且,就算是点燃大火如何,我在甲板上放在泥沙,若是敌人想要火烧战船,我们有泥沙平铺在甲板之上,如何能烧得了我们的战船。”高俅不在意的说道:“我们数百艘战船排成竖排,大船一起前进,就算前面有艰难险阻,也不能阻挡我们的将士,数万将士一起出发,来回两趟就能十万大军运上梁山,那个时候梁山贼寇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是我朝廷大军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太尉思虑周全,末将惭愧。”董平赶紧说道。他想了想,面对梁山贼寇的情况,他还真的想不到用什么办法才能见十万大军一起运上梁山,似乎还真的只有这种办法。原本他是想请高俅将梁中坚留下来的,但是此刻听了高俅的计划,顿时将这种想法抛至一边,为了一个不熟悉的梁中坚,而得罪了高俅,绝对是不妥当的。

    高俅听了之后连连点头,摸着胡须,神情却是十分得意,他当然不会说这个计策是李璟想出来,这样说出来,只能增加李璟在众将心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被赶出中军的大帐的梁中坚,却是一阵唉声叹气,这对于他来说,简直就是飞来横祸,来梁山走一趟,最后却是连自己指挥使的官位都丢掉了。梁家之所以在淮安很有名气,成为豪强,不就是因为自己的官位吗?主掌淮安水师,一想到,梁家因为丢掉水师之位,为淮安人所欺负的模样,梁中坚更是郁闷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这是怎么了?莫非太尉生气了?”梁中坚正行走间,却见梁志杰大踏步走了过来,脸上还露出一丝畏惧之色。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,这种怠慢军机之罪,可不是开玩笑的,随时都有可能被斩了脑袋的。

    “哎,这淮安水师从此之后恐怕和我们无缘了。”梁中坚望着梁山水泊中的数百艘战船,大大小小,密密麻麻,自从在柴家的帮助下,自己爬上这水师指挥使的位置,在这上面,梁家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力气,现在这一切都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如何是好?”梁志杰顿时面色有些慌乱了,自己在淮安高高在上,呼风唤雨,不就是因为自己手中掌握了军队吗?现在失去了水师,这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将军,外面有人自称是将军的家人求见。”这个时候,有亲兵在外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家人?”梁中坚面色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小妹。”梁志杰猛的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咬牙切齿的朝外面走去,说道:“她还好意思来见我们,做了李璟的妾,还有脸来见我们,让我去杀了她,免得给我们梁家丢脸。”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梁中坚却是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大声喊道:“志杰,休得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难道你就不生气吗?”梁志杰望着梁中坚,他分明记得,当初李璟的一封书信寄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梁中坚在得到李璟要纳梁红玉为妾的时候,那怒火冲天的样子,恨不得立刻领军杀到山东来,找李璟算账,没想到梁红玉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李璟现在已经是振威军指挥使了。振威镖局已经改名为振威军了。”梁中坚低声叹息道:“若不是前段时间遇刺,恐怕此战的先锋大将就是他。他和高俅等人交好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?”梁志杰看着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失去了水师,梁家在淮安就没有立足的机会,你懂吗?”梁中坚苦笑道:“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不得不说,我梁家未来如何,就掌握在李璟手上。官字两张口,我等怠慢了军机,可也是有理由的,在高俅面前无人帮我们说话,才会如此,若是李璟恳帮我们说话,那就是另外一个局面了。走吧!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,没想到我梁中坚也有向他求救的时候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