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四章 柴家事发
    老司机上下其手,面前瞬间对了一具白羊,这个时候外面天气炎热,在李璟的新房之中,倒是准备了一些冰块,使得房间内气温下降了许多,白羊身形一阵颤抖,老司机却是十分轻柔的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请李郎怜惜。”小白羊脸色通红,双目不敢睁开,她哪里见过这个阵势,一阵短暂的刺痛之后,很快就淹没在狂暴的进攻之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饱经摧残的朱凤英才缓缓的睡了过去,李璟却是双手在娇躯上游动,双目清明,思路说不出的清晰,他在想着朝中的局势。

    实际上夺嫡之争看上去比较危险,可实际上,太子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,郓王走错了好几步棋,让人对他的态度十分不喜。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李璟的缘故。

    而相对于夺嫡之争,李璟更加担心的是文武之争、朋党之争,文官和武将之间的斗争实际上从赵光义年代就已经开始,文官最后取得了胜利,一直到现在,武将的地位仍然低下的很,就算是将门世家也都是如此,更不要说李璟现在了。其次就是朋党之争,这是从神宗年间,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开始的,到了蔡京当政的时候,朋党之争更是如火如荼,愈演愈烈,连苏东坡这样的名臣也都受到了波及。

    最后,李璟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,若是在京师呆的时间久了,必定会卷入朋党之争中来,新旧暂且不说,忠奸那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“哼,马上要大难临头了,这个时候还在内斗,真是不可救药了。”李璟脸上的一丝不屑之色一闪而过,翻身睡了下来,怀抱着朱凤英,右手却是放在山峰之上,盈盈一握,舒爽无比。

    而此刻在遥远的高唐州,一处硕大的宅院之中,柴二娘却是坐在窗前,身上穿着亵衣,望着天边的月亮,一阵脚步声传来,梁红玉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“姐姐怎么还不睡?”梁红玉也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不也是没有睡吗?”柴二娘嘴角露出一丝凄婉,苦笑道:“不知道现在汴京城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姐姐是在想李大哥了?”梁红玉睁着好看的眼睛望着柴二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家这个时候正在洞房花烛夜呢,想了也没有用。”柴二娘摇摇头,说道:“事情还是需要我们自己解决,依靠他是没有任何用处的。更何况,高唐州的知府高廉乃是高俅的叔伯兄弟,他和高俅关系正好,让他来,岂不是为难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庄主有丹书铁券,想来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梁红玉眼珠转动,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的正是如此,高廉明知道我柴家有丹书铁券,还敢将父亲抓入大牢,这恐怕不是一个知府能做到的,在他的背后,肯定还有人。”柴二娘摇摇头说道:“若高廉无知,那自然是好事,若是背后有人,我柴家恐怕要大难临头了。”

    铁券丹书看上去很是厉害,但是这个免死金牌实际上还不是看当今天子的心情而定,高兴的时候,就是能免死,不高兴的时候,就是有十块免死金牌也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柴进之事背后若是朝廷出手,那就算是丹书铁券也没有任何作用,就算是有各种办法也不可能就出柴进。这才是柴二娘最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他们对庄主动手,不是在给朝廷打脸的吗?以后还有谁会为朝廷效命。”梁红玉有些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江山已经打下来了,其他的事情又能算什么呢?现在的柴家已经不是当年的柴家了,百余年前,柴家在朝中还是有些根基的,朝中还有一些大臣对柴家忠心耿耿,所以赵家天子对柴家不敢做的过分,现在已经不是百年前了。”柴二娘微微有些感叹。

    “哼哼,庄主这些年修身养性,根本就不与外界接触,哼哼,朝廷的那些奸臣真是可恶。”梁红玉不屑的说道。言语之中对朝廷倒是有些埋怨。

    柴二娘摇摇头,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货色,她是知道的,野心甚大,表面上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做一个富家翁,但实际上,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复国的梦想,否则的话,也不会四处结交豪杰了,暗中资助梁山贼寇和河北义军。现在朝廷的人突然动手,这说明对柴家的一些情况很是了解,所以才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柴姐姐,不如去找李大哥吧!或许李大哥有办法。”梁红玉眼睛眨巴眨巴的望着柴二娘,在她眼中,没有李璟干不成的事情。尤其是眼下这种事情,柴二娘一个弱女子,如何能处理?

    “找他也没用,他现在还没有在朝中立足,也帮不上我们什么。”柴二娘摇摇头说道:“而且这件事情不能让他知道。”柴二娘隐隐的感觉到李璟并不是一个忠诚良善之辈,就算是做了朝廷的官,但心却不是和朝廷在一起的,心中也是有丘壑,这个时候突然卷入柴家这件事情里来,李璟必定会陷入为难的境界。对李璟已经生出情愫的她,是不忍心让李璟处在这种尴尬的境地之中。

    梁红玉听了轻咬贝齿,心中却是有些不赞同,只是看着柴二娘的样子还是很识相的没有说话,静静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面有老苍头颤巍巍的走了进来,拱手说道:“小姐,外面有人自称是小姐的故人,前来求见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故人。”柴二娘面色一愣,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我在高唐州哪里有什么故人?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,张口就是故人。让他进来吧!”柴二娘对梁红玉望了一眼,梁红玉顿时退了出去,隐入黑暗之中。柴二娘乃是本身就没有多高武艺,梁红玉领着一些人护卫左右,她相信,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历,想伤害自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柴郡主,多日不见,还记得卢俊义吗?”一阵哈哈大笑声传来,却见一个相貌英武的汉子走了进来,在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中年书生,相貌儒雅。

    “卢俊义卢员外,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。”柴二娘双眼一眯,面色微微一变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