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七章 温情
    “公明哥哥,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,就算是柴进也会同意的,现在的他除掉自己的钱财之外,恐怕没有其他的东西了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”吴用很得意的说道:“我看那柴进已经有造反之心,就算他有他丹书铁券,可只要有造反之心,大宋朝廷都是不会放过他的。所以他想自救,除非是加入我梁山,或者是有强大的势力,已经能和朝廷翻脸了。”

    宋江两人一听,顿时dian了dian头,还真是如此,柴进现在还真是如此,现在摆在柴进面前的只有两条路,或者说,柴进面前的只有一条路,那就是加入梁山。现在梁山谁做主,还不是宋江做主吗?柴进要想活命,就必须巴结宋江。

    “若是能结成秦晋之好,对我梁山,对柴家来说,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。”宋江脸上堆满了笑容,就是连脸上的褶子都闪烁着红光,他几乎是年过半百,在郓城也曾经有过女人,阎婆惜虽然生的不错,可是和柴二娘相比,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“兄长放心,我一定会让柴进加入我梁山。只要柴进加入了我梁山,还怕柴二娘不会成为我梁山的压寨夫人吗?”吴用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卢俊义面色一冷,dian了dian头,叹息道:“公明兄长,说起来,这个柴二娘倒是一个人物,她就曾经建议将柴家子送入河北义军训练一番,最起码也能掌握一寨的兵马,若是再过数年,柴家子未必不能彻底的掌握太行十九寨,可惜的是,却被柴进给反对了。哼哼,真是鼠目寸光,当年柴荣的血性早就随风而逝,唯一的英武刚烈,却是被一个女子继承,兄长得了柴二娘,这个柴二娘倒是兄长的得力臂膀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,柴进有如此女儿,却不知道如何运用,柴家大好基业就这样败送。”宋江一声长叹,他如何没有看出来,若柴进真的如同柴二娘所说的那样,梁山也轮不到自己了,甚至河北义军都会被柴家掌握在手中,柴家的实力必定会一跃成为能和朝廷抗衡的人物,就算是方腊、田虎、王庆等人都不敢与之比拟。可惜的是,柴荣身上的血性和果断经过百余年的传承,已经在荣华富贵中消磨殆尽,唯一只剩下的懦弱和谦让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不正是兄长的机会吗?”吴用笑呵呵的说道:“只要能将柴进弄上梁山,兄长就等着做新郎吧!”

    “如此就劳学究走一遭,我等先回梁山,操练兵马,然后擒拿史文恭和李璟。”宋江牙关紧咬,李璟的出现和存在也不知道坏了宋江多少坏事,现在多了卢俊义这个武艺高手,若是能得到柴家和卢家的钱财,梁山的势力必定得到增加,到时候,未必不能击败李璟。

    且不说吴用领着燕青和十几个梁山贼寇,第二天一早就启程前往沧州,要将柴进带到梁山,完成梁山的第二次大兼并。

    李璟却是在卢家大院中见到了柴二娘,柴二娘见到李璟一脸的笑容,心中的紧张顿时放松了许多,到底是身边没有几个护卫,李璟就亲自进入大名府,现在却是击败了梁山贼寇,保住了大名府,这让柴二娘十分佩服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个时候宋江是不是在恼恨我坏了他的好事?”李璟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也是如此。”柴二娘瞪了李璟一眼,在她看来,李璟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宋江算计卢俊义多时,最后自己还没有得到多少好处,还弄了一个损兵折将,这一切都是李璟带来的,岂能不恨之,只是她想到了什么,微微叹了口气,脸上露出一丝萧瑟来。

    李璟一下子就猜到了此刻柴二娘的心思,上前拍着她的香肩,叹息道:“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女人能扛的起来的,柴家也是有男儿,当年的柴家先祖柴荣是何等的英明神武,可是如今,你的父兄都沉浸为温柔乡里,早就忘记了他们的祖先,当年手执三尺剑,披荆斩棘,才创下偌大的江山,如今却需要一个女人来承担,这是何等的讽刺。”

    大名府一战,不仅仅是削弱了梁山,更重要的是柴家的百年计划也随之折戟成沙,不可能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这里面一方面是因为李璟的原因,但更多的还是柴家自己,没有李璟,也会有其他人会打破这个希望的。柴家的雄心壮志本身就是件在沙滩上的城堡,根本就没有成长的机会,注定着是要失败。

    “哎,你当初说的不错,我柴家是有钱,可是与钱却不能掌握军队,当年的梁山也是一样,晁盖杀死王伦之后,仅仅一封书信就让父亲无话可说,心甘情愿的失去了梁山,现在也是如此,卢俊义被抓后,河北义军也开始不认账了,当年的卢俊义虽然很过分,可是河北义军还是比较听从父亲的话。没有强大的武力只有金钱,是守不住自己的权势和威望的。”柴二娘望着李璟,目光中还有一丝哀怜。

    李璟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柴二娘,这件事情不是他想说就能说的,帮助柴二娘自己能得到什么呢?拥立柴家登基称帝,不要开玩笑了,自己打下的江山岂会给别人?就算是给了别人,恐怕柴家也会要了自己的性命。柴二娘什么都好,就是对柴家人太好了。

    “柴家男儿难道都死绝了吗?”李璟冷哼哼的说道:“如此无用之人,想必有一天,有人领着军队杀到你们柴家庄去,逼着你嫁给对方,否则的话,就要了你柴家上下的性命,想必不用等到你答应,你们家里人早就将你送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。”柴二娘面色苍白,却是想也不想就摇头说道:“其实爹爹对我还是很不错的,他也说女孩子就是要嫁人的,不应该在外面抛头露面。他说等过年,就让家里来接替我。可惜了,现在恐怕是不可能了。”虽然柴家有些事情,她还不知道,但是她知道,柴家失去了一个梁山,现在又即将失去河北义军,柴家只能是回到以前,或者还有隐藏在暗处的力量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李家庄吧!”李璟有些怜惜将柴二娘搂在怀里,这次柴二娘并没有拒绝,而是靠在李璟的怀里,娇躯颤抖,美目之中隐隐有一丝泪水流出,李璟却是轻轻的拍打着柴二娘的手臂,等了半响,李璟才发现柴二娘已经靠着自己的肩膀睡着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