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二章 逼迫
    “李贤弟,怎么会是你来了?”梁中书上前拉着李璟的手,脸上堆满了笑容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李璟来了,他打量着李璟一眼,说道:“贤弟为何说如此打扮?”

    “梁山贼寇已经在城门之外,我若是大摇大摆的进来,梁山贼寇恐怕会知道有援军前来,会立刻进攻大名府的。”李璟和梁中书坐下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有援军前来,何不开进这大名府。”梁中书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真是大军前来,自然是无话可说,实际上,这次来的也只是八百骑兵,而且都是我振威镖局的人。”李璟苦笑道:“朝廷已经无兵可派了。”

    梁中书双目睁的老大,望着李璟,怎么也不会想到,偌大的朝廷居然无兵可派,当下摸着胡须说道:“朝廷有禁军百万,为何说是无兵可派?”

    “一群连战马都不会骑的军队,想来大名府,恐怕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,那个时候恐怕大人的首级都被梁山贼寇悬挂在城门之上了。”李璟摇头说道:“所以才是让我率领八百骑兵来援救。八百骑兵也只能是在关键的时候才能出现,在前段时间恐怕需要你我先守住大名府才是正理。不知道,这大名府还有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“这个加上府衙的卫兵不过一千人而已。”梁中书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这也是没有办法,太行十九寨领军五万出山,我只能让大名驻军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人?够了。最起码只要保住大名城就可以了。”李璟听了脸色一松,说道:“只要保住了大名府就行了,朝廷是不会在乎的,我们这边抵挡了宋江兵马,然后等我的骑兵杀来,想来就能击败宋江。”李璟并不指望大名府还留下来了多少兵马,相信宋江也不会急着占据大名府的。

    “那卢俊义?”梁中书先还是点了点头,但是猛然之间他听出了李璟言语中的意思,忍不住说道:“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叛逆,可不能这样就放弃了。若是不杀了他,朝廷那边恐怕不好交差啊!”

    “卢俊义不过是一个武夫,就算是给他天大的本事,也不能奈何大人怎么样的,再说,那也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如此,相比较大名府,一个卢俊义又算什么呢?我留精兵一百,助大人看守监牢,其余的军队更为抵挡宋江大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李璟心中暗自鄙视这个梁中书,分明就是想得到卢俊义的钱财,不想放了卢俊义,只是李璟也不在乎,只要能抵挡宋江的进攻,加上八百骑兵,宋江绝对不能攻入大名府,到时候再炮制卢俊义就是了。相信燕青为了搭救卢俊义,肯定会答应杜兴的建议,将卢家钱财都送给李璟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梁中书听了这才点点头,若是有一百精兵守住监牢,自然是没有问题的,卢俊义身上带着镣铐,想要逃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梁大人,我想想见见卢俊义。”李璟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卢俊义?”梁中书望着李璟忽然想到了什么,笑呵呵的说道:“是要见见他,汝妻吾养之,是该见见他。”李璟见梁中书误会自己,嘴角露出一丝轻笑,也没有放在心上,事情做就是做了,贾氏就当做是卢俊义上次袭杀自己的惩罚。

    “来人,领李将军去见大牢。”梁中书以为自己说中了李璟的心思,顿时哈哈大笑,李璟这种做法和正人君子有着天壤之别,就好像是与自己是同一类人一样,梁中书心中也放心许多,当下让人带着李璟去大牢不提。

    大牢阴暗潮湿,虽然卢俊义是河北大豪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加上宋江率领梁山大军杀来,梁中书自然是不会给卢俊义好看,燕青虽然给了不少银子,可是卢俊义的待遇现在却是变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卢俊义望着眼前的男子,虽然脸上还是战者胡须,甚至脸色变黑了许多,可是他还是在一愣之后,还是很清楚的认出了李璟来,平静的声音中充斥着一丝愤怒,望着李璟说道:“真是没想到你是那样的人,连你的师嫂都给霸占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也不必说我,你不是为了夺取我的十万贯钱财,不也是派人去袭杀我的吗?只是我的运气好,躲过去了而已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卢俊义心中悲苦,恨不得说那河北义军并不是自己所派,但是想到这些人也是自己默认的,只能是坐在那里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再说,贾氏也不是我主动的,我李璟需要女人,很少有主动的时候,这一点你放心,师兄,这次我来见你,也不是笑话你的。我李璟恩怨分明,不管怎么样,你也是我的师兄。看在周师伯的份上,我也不能让你死在这里。”李璟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哼,你会这么好心?”卢俊义心中一动,很快就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心思你就不用管了,总之我想告诉的你是,以后守卫监牢的只有一百名士兵,想必,吴用这个白眼狼早就做好了准备吧!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:“若是吴用连着一百人都搞不定,那你活该是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看样子,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否则的话,也不会留着我的性命,让吴用来救我。”卢俊义听了之后讥笑道:“你就不怕我出了监牢之后,再去找你李家庄的麻烦?”

    “哼哼,梁山贼寇永远都是贼寇,就算是多了师兄也是一样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:“师兄不会以为这些贼寇能成事吧!”

    “哼哼,他们自然是不能成事,但若是加上我就不一定了,李璟,今日你不杀我,绝对有你后悔的时候。”卢俊义声音之中充斥着愤怒和仇恨,这是他最大的耻辱,没想到被李璟羞辱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也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:“也希望着你能将梁山发扬光大,可惜的是,你去了梁山,永远只是第二,宋江是不会让你成为首领的。”

    卢俊义面色一变,静静的坐在那里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李璟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卢家经营河北几十年,现在你又要去梁山了,有些东西留着也是没有任何用处,我已经让人去找小乙了。相信师兄你不会拒绝吧!”李璟的声音缓缓传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!李璟,我还以为你是好心肠,现在才知道,世上最无耻,最奸诈之人就是你。”卢俊义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,大声说道:“你就是乱臣贼子,你就是我大宋的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乱臣贼子,乱世即将来临,谁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还不知道呢!乱世之中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我首先就要活下去。”李璟听着后面的声音,脸上浮现出苦涩,若不是乱世即将来临,李璟也不愿意做一个乱臣贼子。

    就在大牢不远处的一个酒楼之中,杜兴找到了燕青,燕青为了防止梁师成狗急跳墙杀了卢俊义,这些天都坐在这里,盯着监牢中的一切,加上在大名府中,燕青大小也是一个人物,所以杜兴找到燕青并不难。

    “燕青兄弟,在下杜兴奉公子之命前来寻燕兄弟。”杜兴脸上堆满着笑容,朝燕青拱了拱手,他也惊讶于燕青的俊秀,与李璟不一样,李璟俊秀中带有一丝英气,现在更是多了一丝上位者的气息。这就是燕青不能具备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家公子?是何人?”燕青扫了杜兴一眼,有些不耐烦的说道,他正在想着如何救出卢俊义呢!哪里有时间理会杜兴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之大,能称为公子的却是很少,燕兄弟以为呢?”杜兴不在意的说道:“不过,杜兴却是很欣赏燕兄弟,卢俊义被下了监牢之后,整个卢家上下,逃的逃,走的走,只有燕兄弟还留在卢俊义身边,为其奔波,那卢俊义也不知道是哪里修来的福分,居然拥有燕兄弟这样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燕青望着杜兴冷哼哼的说道。右手已经放在一边的刀柄上。

    “郓城李家庄杜兴奉公子之命前来见过燕兄弟。”杜兴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璟的人?”燕青面色一变,猛得抽出桌子上的长刀,森冷的刀锋一下子横在杜兴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燕兄弟难道就不想要卢员外活命了吗?我家公子现在乃是东宫府率,主掌东宫宿卫,就算是梁中书也不敢得罪我家公子,只要我家公子一句话,恐怕盏茶的时间,卢俊义的脑袋就会掉下来,那个时候,宋江和吴用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卢俊义。”杜兴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燕青手中的刀锋更紧了一些,杜兴感觉到脖子上已经传来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要想卢俊义活命,卢家数十年所积累的财富就要送给朝廷。”杜兴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如说送给李璟那个奸贼。”燕青不傻。

    “燕兄弟没有办法改变不是?”杜兴不在意的说道:“想要卢俊义活命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燕青冷哼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一向说话算话,今夜之后,监牢附近只有一百人守卫,若是宋江进攻大名府,或许人数会更少,不要告诉我,宋江的手下没人潜入大名府。”杜兴扫了周围一眼,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燕青看着杜兴,冷冷的点了点头。右手沾着酒水,在上面写了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验证之后没问题,大战之后,你就可以带走卢俊义了。”杜兴双目一点,点了点头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