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九章 道左相逢
    大军飞奔在汴京到大名府的路上,这次跟随李璟出兵的有八百骑兵,这些趟子手虽然有的人是第一次骑马,但是李璟命令这些人将自己绑在战马上,会骑战马的五百人将三百趟子手护卫在中间,那些战马就会跟着头马飞奔,这样一来,大军不但不会因为将士骑术的问题而有所减慢,而且行军的速度快了许多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梁师成和蔡京两人联手,整个大宋能得罪这两人的几乎是没有,若是加上高俅的太尉府命令,大军更是畅通无阻了,大军很快就度过了黄河,朝大名府而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气势汹汹的大军,行人纷纷躲在一边,看着那一身的黑色盔甲和煞气冲天的军队,就知道这是一只虎狼之师,谁敢挡在前面,必死无疑。大军一路冲锋,李璟也没有任何办法,大名府外,宋江亲自领军来此,谁也不知道大名府的情况了,是不是已经被人攻下,李璟需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大名府。

    他知道卢俊义等人的死活并不要紧,重要的是,大名府不能出现任何问题,更是不能落入宋江等人手中。这是蔡京和梁师成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柴姐姐,是李公子。”一个路边摊上,梁红玉眼尖,一下子就看见骑着象龙的李璟,忍不住对身边的柴二娘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追上去。”柴二娘也看见大军旗帜上的“振威”二字,知道是李璟亲自领军,心中更是又爱又恨,想也不想,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,就翻身了一边的战马,跟随在骑兵之后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后面有人追赶我们,应该是柴家小姐。”在后面的李大牛发现了后面的两骑,认出了来者,赶紧上前禀报。

    “让弟兄们在前面休息一阵。”李璟听了之后赶紧停了象龙,转过身来,迎了上来,等了片刻,果然看见柴二娘和梁红玉两人骑着骏马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真是可恶。”柴二娘一见李璟就在当年,忍不住一马鞭抽了过来,哪里想到,却被李璟眼疾手快将马鞭握在手中,顺手一拉,猿臂伸出,就将柴二娘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快放开我!”柴二娘哪里想到李璟居然如此无耻,闻着李璟身上的气息,柴二娘双颊发热,忍不住在马鞍上扭了起来,猛然之间,柴二娘不在动了,脸上发烫,静静的坐在那里,还想是傻了一样。倒是李璟将其放回自己战马之上,双目中露出一丝尴尬来。用自己战裙折了一下。

    到底是夏天的时候,身上的衣服本身就少,李璟虽然穿了盔甲,挡住了自身的要害,但是下摆骑马的时候却是放在一边,加上马鞍本来就没多大,抱着柴二娘难免会擦家走火。只是他的脸皮比较厚,发现不对之后,也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刚从大名府出来?”李璟抢先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这要去大名府。”柴二娘想到了什么,瞪了李璟一眼,说道:“都是你这个坏家伙,要不是你,那李固怎么会告密,卢俊义怎么会被抓住?我柴家百余年的算计现在都毁在你的手中。”柴二娘想着这里,凤目一红,卢俊义被抓之后,使得柴家失去了制衡河北义军的人选,随着时间的推移,河北义军很快就会脱离柴家。

    “没有李固,也会有其他的人的,再说,李固告密与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李璟皱着眉头,冷笑道:“卢俊义自己作死,还真的以为自己能黑白通吃,却不知道吴用这个家伙最喜欢的就是陷害对方,加上梁中书这个家伙最为贪财,卢俊义数十年的积累,也不知道有多少财富,梁中书岂会放弃这样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总之都是你不好,若不是霸占了卢俊义的女人,岂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?”柴二娘脸色微红,但还是大声说道。只是这句话明显是有一丝狡辩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卢俊义本身就是有问题,想着谋夺河北之地,只是吴用这些人手段高,卢俊义还没有发动,就被吴用给盯上了,所以才有此劫,这是他命不好,相对于吴用,他的手段要低上许多。所以只能是他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面没你的因素?”柴二娘不屑的说道:“如今我柴家百余年的辛苦都葬送在这里,你说你该如何赔偿我们?”

    “赔偿?你以为你们柴家的算计别人不知道吗?当初你的父亲小旋风柴进插手梁山之事的时候,就已经落入别人的视线里,现在是卢俊义,下一个就是你们柴家了。”李璟扫了柴二娘一眼,说道:“若是我是你,这个时候就应该去见你父亲,让你父亲立刻前往京师,在京师安住,才能逃过这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柴二娘惊讶的说道:“你不会说梁山贼寇也会诬赖我柴家会谋反吧!我柴家可是有赵家所赐的丹书铁券,当今天子可是杀不了我们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不会谋反?”李璟好笑道:“恐怕说的你自己都不相信吧!吴用此人阴狠毒辣,你们柴家有无数钱财,百余年的积累,若是都掌握在手中,梁山贼寇就能招兵买马,撼动大宋江山,怀璧其罪的道理你大概是知道的吧!”李璟扫了柴二娘一眼,心中却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这柴家人的还是太天真了,小小的丹书铁券就能保住自己的性命,也是赵家人仁慈,才会让柴家活到现在,在历史上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号称有丹书铁券,可是最后又能如何,不都是死在皇帝的毒酒之下吗?柴家那么的多的金银财宝,梁山贼寇岂会不动心。尤其是现在多了一个卢俊义更是如此了,卢俊义和柴家相交多年,肯定是知道柴家的底细,柴家的那些金银财宝梁山岂会不觊觎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?”柴二娘忽然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前往大名,若是能杀了卢俊义,那是最好,不能杀了卢俊义,也要保住大名府,我还需要大名府给我提供战马呢!”李璟调转马头望着北方说道。

    柴二娘听了双眼一亮,忍不住说道:“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?”李璟想了想,最后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这样也好,我相信你们柴家在大名府肯定布下了不少的暗桩,弄不好,我还需要你的帮助,给梁山贼寇狠狠的一击呢!这些家伙迟早都将是我的敌人,既然如此,还不如先给他们一个教训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去见识见识,红玉,我们回去。”柴二娘招呼梁红玉说道。李璟分析的不错,梁山贼寇是不会放过家财万贯的柴家,既然如此,还不如和李璟联合起来,大家一起对付梁山,未必不能因此保住柴家上下。

    李璟看的分明,不由的哈哈大笑,他知道柴二娘肯定是动心了,但是他对柴二娘能不能劝说的住柴家上下,却不抱任何希望,柴家已经没落了,百余年的荣华富贵,让他们血液里已经少了当年柴荣的血性,口中虽然说着恢复大周,可实际上,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一个柴二娘在外面奔波,其他的大好男儿却是在家中享受。他们已经失去了危机意识,这样的人焉能夺取天下。

    从梁山贼寇到如今的卢俊义,再到然后的河北义军,柴家已经失去了更多的机会,像他们这样的人,就应该躲在家中,凭借着丹书铁券,过着荣华富贵的日子。可以的是柴进显然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是李璟所能干涉的,或者说柴二娘知道这里面的情况,只是她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。能支撑她行走江湖,餐风露宿的不就是复国的理念吗?一旦这种理念被打碎,柴二娘恐怕也不是如此模样的柴二娘了。

    “二娘,你说你们柴家和卢俊义家的钱财谁更多?”李璟追了上来,笑呵呵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了卢俊义的钱财?”柴二娘忍不住望着敖烈,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来,说道:“江湖上都说你是点金公子,无论是香皂也好,或者是琉璃镜也好,你去年都赚了一个盆满钵满,怎么会觊觎别人的钱财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不想自己的钱财多一些,。看看当今天子,富有四海,不照样想着让我给他赚钱吗?我李璟也是喜欢钱财,手上可是有数千人马,养着这些人都是需要大量钱财的,打家劫舍自然是不能去干的,但若是能黑吃黑,从敌人手中夺取钱财,还是很不错的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钱财李璟是最想得到,当初在杭州击败方百花,让他赚了不少,后来消灭曾头市,又让他得了不少,相对于方百花和曾头市,卢俊义这个北方大豪,控制了北方的战马,钱财更多。若是能吞下卢俊义的钱财,李璟今年就不用担心了。相信打着卢俊义钱财的人绝对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,梁山贼寇有之,梁中书有之,甚至连身边的柴二娘或许都有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