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三章 挑拨
    演武场上,赵桓比往日来的晚了一些,跟随他左右的是郑氏,赵桓这两天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一些,东宫最起码已经是他的地盘了,暗地里,有没有其他势力的人,他不管,他关心的是东宫宿卫总算是落入了他的手中,李璟出过来的大礼,他毫不犹豫的就收了,并且时不时的来走一走,按照李邦彦的理解,就是让东宫宿卫们知道,谁才是东宫的主人,这些将士是来保护谁的,不能像以前那样,东宫宿卫被曹正逵等人掌控,赵桓根本就不能调动这些军队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“咦!李璟呢?”赵桓扫了正在操练的大军,却不见李璟前来,只有呼延敬在那里指挥大军,心中顿时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“殿下,您说的那个李璟呢?”善于察言观色的郑观音瞬间就发现了赵桓的不满,顿时询问道:“莫非有什么事情不在这里?”李璟是谁,是朱琏的妹婿,只是会向着朱琏,不会帮助自己的,那就是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或许有事吧!”赵桓摆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末将见过殿下。”这个时候呼延敬大踏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李卿呢?”赵桓心中的不悦一闪而逝,李璟可是帮了自己大忙的人,而且武艺超群,能收服这样的人,对自己绝对有好处。

    “振威镖局来人了,李府率有急事回振威镖局,太子殿下不在,末将让人向太子妃殿下告假了。”呼延敬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赵桓听了之后心中的一点怨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不是李璟不负责任,也不是李璟怠慢了东宫,而是李璟有事情。

    “振威镖局事情难道有东宫的事情大吗?东宫宿卫整顿在即,李府率受皇命整顿东宫宿卫,当抓紧时间才是,振威镖局有什么事情?这个李府率,原以为还是东宫的股肱之臣,现在看来,他的心思或许还是在他的振威镖局呢?不过也是,妾身曾经听说,这个李府率可是一个大商贾,陶朱一样的人物,短短半年之内,赚了数十万贯钱财,振威镖局是他根基,自然是不能错过点了。”呼延敬正待离开,耳边忽然传来郑观音的声音,甜丝丝中带着笑容,只是语言中却是夹带着刀枪。

    呼延敬低着头,双目中闪烁着怒武全才,兵法韬略也是极为精通,只是不曾出来而已,殿下若是抬举他们,让他们入东宫宿卫,保证他们对殿下忠心耿耿。”郑观音想也不想,就说道:“殿下,这东宫宿卫是何等重要,就应该掌握在自己人手中,看看,姐姐回朱家,李府率亲自保护,您不是很放心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件事情孤知道了。”赵桓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,他已经决定从郑家人中选一个过来,加入东宫宿卫。能接受郑观音的建议,不是因为郑家的忠心,最重要的是制衡。李璟对自己也不错,可是宿卫不能只掌握在一个人手中,郑家子弟做不成府率,做一个副的也可以,有郑观音撑腰,在宿卫中也是有些权力的。可以勉强做到平衡,方便自己掌握宿卫。

    郑观音听了之后,狐媚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,凤目中光华流转,整个人都靠近赵桓,恨不得将整个身子都挤入赵桓身体中,让赵桓极为舒服,当下搂着郑观音哈哈大笑而去。

    行走在大街中的李璟,并不知道,在东宫内,郑观音居然在算计,他怀抱着朱凤英,右手轻轻的拍着对方的后背,今天小姑娘的确受到了惊吓,若不是李璟来的及时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李大哥,我们什么时候回山东啊?”朱凤英忽然抬头询问道,她双目中还有一丝畏惧,小心翼翼的望着李璟。

    “等成亲之后,我们就回山东,放心,到了山东,就没有人欺负你了。”李璟安慰道:“今日之仇,我一定会替你报的,敢欺负我李璟的女人,就要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他是郓王,是官家的儿子,你若是害了他,你我两家都难逃官家的怒火,也会连累姐姐。”朱凤英听了赶紧拉着李璟的大手哀求道:“而且你今天已经教训他了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相信姐姐一定会处置他的。”

    李璟却是冷哼了一声,朱琏绝对不会为自己的妹妹报仇的,尤其是在自己教训对方之后,朱琏只是会为东宫赚取更大的利益,只要朱凤英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,她都不会为她做主的。李璟知道,这是最明智的选择,可还是让他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等着吧!总有一天,会让你们这些人都要付出代价。”李璟冷哼哼的想着。赵楷也好,赵构也好,可以肆意的欺负自己,不就是因为他们的身份地位吗?朱琏无视自己的妹妹,一方面固然是为了自己的妹妹名节考虑,更多的还是因为东宫要在这件事情上获得更多的利益。至于李璟也只是捎带的而已。最起码,这种感觉到李璟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姑爷,到了。”这个时候马车外面响起了车夫的声音,李璟这才将朱凤英搀了下来。在马车前面,朱琏也在宫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,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,很快就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凤英。”这个时候,早就在台阶上等候的朱孝孙,面色阴沉的走了过来,他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,特地从春风得意楼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朱孝章呢?”朱琏凤目中迸射出寒光,她可以想象,今天若不是李璟去了,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,凭借李璟胆大包天的性格,朱凤英受到了惊吓,都敢暴打亲王,若是再进一步,恐怕李璟会立刻逃回山东,兴兵造反也不是不可能的,李璟手中可是有不少兵马的。最重要的是,她通过这件事情,感觉的出来李璟对皇权的蔑视。一想到这里,更让朱琏痛恨朱孝章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孽畜,躲起来了。”朱孝孙双目闪过一丝恼怒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