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八章 再遇贾氏
    李璟是晕晕乎乎的出了梁师成府邸的,脑海之中却是想着梁师成离开时期的话,郓王到底是怎么可惜了,他可是知道,实际上在京师之中有不少人都是看中郓王赵楷的,认为对方可能继承皇位,甚至这里面还有蔡京等人,相比较仇视六贼的太子殿下,众人似乎都会选择郓王赵楷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

    可是今日看来,事情恐怕并非是如此,作为赵佶的亲信,被朝野上下尊称为隐相的梁师成,却不看好郓王赵楷,这只能是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赵佶也不看好赵楷。赵桓虽然懦弱,但是比赵楷的跳脱来说,更加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太子,或者说,做一个没有权利的帝王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耳边传来李大牛的声音,李璟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出了梁师成的府邸,看着身边的数百将士,李璟顿时吐了口气,翻身上了象龙,无论敌人有多少,无论敌人有什么变化,他最关心的还是手上的兵马,就算现在被人所唾弃又能如何,只要是自己的势力达到了,等到日后自己击败了金兵,往日的唾弃都会随之消失,被人称为七贼又如何?自己今日忍受各种污蔑,所需要的就是壮大自己的实力,避免那一场灾难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走!”李璟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下来,轻轻的夹了一下战马,朝外城而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内城作为东京的政治和经济中心,行人众多,与早上刚来的时候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,也幸亏数百人骑着高头大马,在人流之中硬生生的闯出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“咦!李公子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。”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,李璟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一辆马车旁,马车车帘卷起,露出一个美貌妇人来,不是卢俊义的夫人贾氏又是谁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李璟很惊讶的看着贾氏,只见贾氏脸上的笑容增加了许多,看上去面色红润,杏眼之中,饱含着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“李固,李固,慢一点。”贾氏好像想到了什么,拍打着马车的前板,然后靠着车窗,对李璟说道:“老爷也不知道怎么的,前些日子,将我赶到东京来,说是这边有什么生意让我来看着,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璟这才看清楚前面赶车的正是李固,那李固正用阿谀的眼神望着自己,李璟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贾氏是如何看上李固的,按照李璟的推测,李固恐怕是用不正常的手段占有了贾氏,使得贾氏不得不从了他。只是这个时候卢俊义让贾氏来东京,却是让他有些奇怪,或者说,卢俊义已经察觉到梁山在算计对方,为了害怕梁山用贾氏来威胁自己,所以将贾氏送到东京来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不知道现在您住在什么地方?”李璟想了想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客栈中啊!”贾氏有些奇怪的说道:“京师大,居之不易。自然是住在客栈中了,怎么,师弟在京师置了宅院?”

    “小弟即将出任东宫左率府率,不得已才在外城买了一个宅子,加上还有振威镖局在一起,所以正好为之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李璟摇摇头说道:“耗费了我千余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倒要去你府上见识一下去。”贾氏眼珠转动,顿时笑呵呵的说道。她当然不是没有见过什么宅子,而是对李璟感到好奇,一个年轻人一年的时间没有到,就已经创下了这么大的基业,这才是吸引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想前往,自然是可以的。”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。他还想知道贾氏怎么会出现在东京,这个时候的卢俊义本身就应该是在四面楚歌当中,吴用会亲自前往大名府,算计卢俊义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贾氏看了李璟一眼,双目中露出一丝莫名的神色来,李璟双目扫过,却是看在心中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,马车就停在振威镖局前,只见振威镖局前人来人往,李敢正在指挥趟子手,悬挂着牌匾,这个地方将是振威镖局的大本营,当然,五百人全部住在这里面是不可能的,但是作为一个办公的地方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这边一方面是作为作为振威镖局办公的地方的,而另一方面却是作为我居住的地方的。”李璟领着贾氏进入大厅内说道:“毕竟日后接见同僚的时候,在振威镖局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贾氏点了点头,朝后面望了望,李璟也跟了进去,那李固正待进去的时候,却听见贾氏说道:“李固,你先留在这里,后面多是内眷,你就不要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璟先是一愣,很快就明白,恐怕这个贾氏来见自己,是有另外的事情,说来也是,卢俊义在大名府基业很大,什么样子的宅院没见过,来这里观赏宅院明显就是一个借口,当下对杜兴说道:“大牛,你且在这里招待李固,我陪嫂夫人去见见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杜兴赶紧点了点头,他可是知道李璟进京并没有带什么女人,找了如此借口,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若有所思的扫了贾氏那火爆的身材和一脸妩媚的面容,赶紧去招呼李固不提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请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,贾氏却是低着头,轻轻的嗯了一声,两人之间瞬间就有了一丝怪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过了前厅,就是练武场,和几间房子,然后就是后院,后院比较小巧,李璟并没有询问贾氏什么,只是随意逛了逛,介绍后院中的一些景色和设置,贾氏也连连点头,然后来到一处小门,小门还有一丝修葺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边也是刚刚买下来的,两者刚刚打通,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了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地方不大,但是胜在清净,小弟不过是左率府率,有些事情还是要顾忌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哎!师弟,你如今家财万贯,听说又是官家的弟子,日后前程不可限量,可是嫂子我,恐怕不久之后要在菜市口走一遭了。”贾氏扫了四周一眼,却旁边无人,猛然之间跪了下来,哭泣道:“师弟,还请看在嫂子是一个柔弱女子的份上,救嫂子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,这,这是为何?”李璟看着趴在地上的贾氏,神情惊讶之余,心中却是生出一团无名之火来,诱人的曲线,和那翘起浑圆的所在,无一不是充斥着诱惑。李璟赶紧上前将贾氏搀扶起来,那贾氏顺势抬起来头,忽然又低下头去,双颊绯红。李璟这才注意到下面升起一顶帐篷,顿时尴尬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这里不是说话的场所,还请书房一述。”李璟赶紧转移话题说道,当下也不管贾氏,径自朝另外一边的书房走去,再这样下去,李璟恐怕当场就化身恶狼了。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贾氏目光转动,很快就露出一丝坚定之色,也紧随着李璟的步伐跟了上了去。

    刚刚进入书房,李璟就坐了下来,看着书桌上还有留下来的凉白开,赶紧一口喝了下去,将升起的火焰好不容易降了下来,这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刚刚坐下来,一阵香风卷起,一个温软的身躯就坐在自己的怀里,吓得李璟一大跳,忍不住准备将其推开,却被贾氏死死的抱住。

    “师弟,奴家也不是什么寡义廉耻之人,只是没有什么东西报答师弟,也只有有点姿色,还请师弟莫要笑话我。”贾氏说着却是低着头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让你如此哭泣。”李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询问道:“可是我那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“老爷前段时间说要去做一件大事,说是做成了,以后就能光耀卢家,只是此事有些危险,所以先将我送了出来,来开封居住一段时间。”贾氏低声说道:“实际上,哪里是什么大事,分明就是想起兵造反。那可是诛灭九族的大罪啊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师兄在大名府很有名望,岂会起兵造反?”李璟摇摇头说道,他记得卢俊义上梁山,还是被迫加入的,并不是主动加入,这里面恐怕是有些误会。甚至他还怀疑贾氏的话,在这个时代,有多少女子懂得寡义廉耻的?潘巧云、阎婆惜等等之流不知道有多少,就是眼前的贾氏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师弟啊!你以为你那师兄真的是什么好人吗?当初你第一次去大名的时候,他就安排人去截杀你,就夺取你的产业,这些年来,我暗中观察,他实际上和太行十九寨有些联系,甚至前段时间来了一个狐媚女子,他称呼人家为柴小姐,两人密谈l好长时间,却是不知道说些什么,但是出来之后,他的神情就不一样了,当晚就喝的伶仃大醉,说什么要干一件大事,日后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奴家正在好奇的时候,第二天他就安排李固将我送到东京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