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五章 阴谋
    皇城之中,书房之中,赵佶正在宣纸上画着一副腊梅山禽图,这是宋徽宗在艮岳上观摩所至,只见腊梅枝干弯而挺拔,互相交错而又富有变化,栩栩如生,就好像是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在赵佶旁边,梁师成正在磨着墨在,这是当年李煜留下来的香墨,十分不俗,大概也就是赵佶才有这样的享受。赵佶一边画着,一边说道:“李璟进京啦?”

    “回官家的话,李璟是上午辰时三刻入的京,就去了老奴那里,老奴并没有见到他,然后他就去了李纲李大人那里,不过被李大人赶了出来,最后就是被朱家小娘子带到了朱府,和太子妃、朱将军相会与书房之中。”梁师成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李璟若是在这里肯定会吃惊,自己一上午做的事情,梁师成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,说的丝毫不差,幸亏书房之中还有密室,否则的话,梁师成或许知道的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“还好,还知道是一个感恩的人,这次来京师,首先就去了那里,交付差事。”赵佶听了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说,他这次会交付多少贯钱,这小子去年虽然赚了不少,但是要养那么多人恐怕也留不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老奴算过了,李璟这次应该上交内库八万贯,少了这八万贯,那就是有问题的。”梁师成笑眯眯的说道:“想来李将军这点孝心还是有的,只要官家高兴了,他损失点钱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朕也不差那么点钱,回头看看,他若是交了八万贯,就回他四万贯。他养那些人也不容易,杭州一战,他损失不少,而且还替杭州解决了一件大事。”赵佶摆了摆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”梁师成想了想,又说道:“这个,李将军的功绩或许还不止如此,前段时间,zc县上了奏章,说梁山贼寇进攻曾头市,李将军不仅派了人帮助郓城防守,还射杀了梁山贼寇首领晁盖,并且发现了金国埋伏在sd的探子,斩杀了百名金国士兵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情?”赵佶听了之后,面色一愣,说道:“小小的金虏居然如此放肆,在sd境内埋伏了探子,若不是李璟,我大宋多少机密都被别人得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所以说李将军倒是一个福星。”梁师成赶紧说道。他脸上露出笑容,如此为李璟说话,就是因为他得知李璟给了送了不少财物的份上,才会如此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太子妃去找李璟所谓何事?”赵佶忽然想到了什么,迟疑了一阵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为了东宫之事,东宫之中各路人马出没,不仅仅是有六扇门的人,甚至连蔡家也有人手,还有其他的几位王子都在里面布了人手,听说太子妃这半年以来,也出了不少的事情。若不是老奴在东宫有几个眼线提醒,恐怕事情就不好办了。老奴想,太子妃毕竟和李将军是姻亲,李将军马上要迎娶朱家小娘子,掌控东宫宿卫,太子妃肯定是要找李将军的。”梁师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哼,连自己的孩子都保证不了安全,日后如何能继承江山。”赵佶听了之后有些失望的说道。

    梁师成眼珠转动,正待说话,最后想了想,却是劝道:“太子年轻,陛下春秋鼎盛,江山社稷还需要陛下来支撑,日后陛下悉心教导太子殿下就是了。殿下身边有名臣辅佐,现在又多了一个李璟,想必日后必定能够继承陛下的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那是最好。”赵佶不屑的点了点,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腊梅山禽图一眼,让人取了印玺,盖上自己的大印,然后对梁师成说道:“让人裱好之后送给李璟吧!当做朕送给他成亲的礼物,没想到小小年纪,倒知道自己的本分,说话算话,朕也不能占他的便宜了,朕的一副字当年就值万贯,现在抵他的四万贯还是可以的。那个李纲也是的,李璟为了朕,没有前往他那里,就将他逐出师门了,哎!”

    “哪里是够了,分明是李璟家祖坟上冒青烟了,能得到官家的赏赐。”梁师成心中也暗自吃惊,没想到赵佶居然如此宠信李璟,这样的赏赐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东宫左率府率能够得到的。他想到这里,暗自寻思着是不是让东宫的六扇门认真配合李璟的差事。

    梁师成这边想着给李璟方便,在京师的一处王府之中,有人却是寻思着给李璟好看。郓王府中,郡王赵构、朱孝章都坐在一起,其他的手下却不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李璟来的倒是挺快的,刚刚解决了郓城的事情就跑来了。一口气运送了八万贯,去年大半年的时候,他到底赚了多少?”赵构嘴角还有一丝容貌,他还没有成年,只是双目中睿智和冷静,都能显示出赵构与其他皇子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赚了不少,除掉香皂之外,还有琉璃镜,我朱家只是赚了一个小头,可是他赚了大头。赚得一个盆满钵满。”朱孝章十分嫉妒的说道。朱家赚了多少钱,朱孝章自然是知道的,但是一想到李璟赚的更多,他心中就不淡定了,这种嫉妒是从心底里冒出来的,恨不得将剩下的那一大部分都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赵楷不屑的扫了朱孝章一眼,真是不知足,李璟可以和任何人合作,若不是看在太子和太子妃的份上,哪里有他朱家的机会。这种人还真是贪婪。

    “李璟赚多少钱,那都是次要的,这次太子妃亲自去找李璟,恐怕是为了东宫宿卫,这东宫宿卫是关系到东宫安全的事情,小弟听说过去半年当中,太子妃曾经数次遇险,恐怕这也是太子妃亲自出面的缘故。”赵构看了赵楷一眼,这么多的危险,有一部分都是赵楷亲自安排的。其目的更是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“东宫宿卫是何等重要,李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,也能掌管东宫宿卫?”赵楷不屑一顾的说道:“那些将门世家都没有将东宫整治好,一个李璟,外来的和尚也能成功不成?那平日里养的那些人不都是废物吗?”

    “李璟和其他人不一样,他是有人马的,振威镖局的人对他是俯首听命,莫说是五百人,就算是五千人,李璟现在也能拉的出来,看看他,击退方百花,击杀梁山贼寇首领晁盖,还有荡平曾头市,这不都是他的功劳吗?别人的兵是越打越少,而他的兵马却是越来越多,现在马上要成为太子的姻亲了,想来父皇和太子都不会怀疑他的。让他来掌控东宫宿卫,甚至比那些将门还要忠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赵楷听到姻亲两个词,心中顿时一阵愤怒,那朱凤英原本是自己的女人,可是自己因为设计,最后没有设计朱琏,还将自己的女人给送到李璟的怀抱离去了,这让他心中十分懊恼,对李璟的愤怒之心就无以言表了。

    “成亲的时间定了吗?”赵楷声音中充斥着一丝暴虐的气息,让赵构面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二十六日。我那兄长说,那是一个黄道吉日,正好成亲。”朱孝章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赵楷表面上风流倜傥,但是私下里,却和他老子差不多,还没有成亲,后宅之中就有不少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能便宜了这小子。”赵楷双目中一丝阴沉一闪而过,从出生到现在,除掉太子之位没有得到之外,基本上他要什么,赵佶就会给他什么,什么时候,连一个女人都得不到,这让他哪里能受得了。他看了看四周一眼,最后对朱孝章说道:“既然时间定了,那就这样吧!你回去准备一下成亲的事情吧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孝章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赵楷,见赵楷面色阴沉,低着头不说话,更是不敢询问,赶紧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李璟,让他来本王府上,给他一个教头,他不愿意,却是去巴结太子,欸,九弟,你说那李璟入了东宫,是不是和朱琏那娘们!”赵楷站起身来,忍不住望着赵构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若是有此事,恐怕李璟和朱琏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。”赵构迟疑了一阵,摇摇头说道:“现在两人这种情况更加的不可能了,哎,李璟以后成了朱家的女婿,兄长想要拉拢他恐怕很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家伙,抢了我的女人,绝对不能让他这样好过下去。”赵楷恶狠狠的说道:“九弟,这个仇你可要替我报了,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啊!你没见到,那宗室的那几个家伙,见到我都在笑话我,一个堂堂的亲王,居然败给了一个武夫,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兄长准备怎么办?”赵构想了想询问道。实际上,这也是皇家的一个耻辱,一个皇子居然被一个臣子抢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原本就是我的女人。对自己的女人做点什么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赵楷脸色阴霾,冷哼哼的说道:“想来李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东宫左率府率,一个武夫,一个商人,遇见这种事情又能做什么呢?只能是将这一切都隐藏在心里,他能奈何得的我?”

    赵楷不在意的说,赵构却是迟疑一阵,说道:“虽然是如此,但是朱凤英到底是东宫太子妃的妹妹,此事若是闹到父皇哪里去,最后倒霉恐怕是兄长你啊!”

    “哼,父皇自己都是如此,那王黼的小妾,父皇不也是宠幸了好几次吗?不然的话,你以为王黼为什么那么受到宠信?”赵楷不屑的说道:“朝中对于这种事情都正常的很,更何况,这种事情,你以为朱家会宣传出去,朱凤英更是不会了。就这样定了,回头让风波亭操作一下,既然要成亲,成亲之前肯定会去大相国寺的,这可是一个机会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