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四章 密室计议
    “郓王殿下那边出问题了?”李璟想到朱凤英来的时候说的话,忍不住说道:“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,居然对皇室血脉下手?”

    “为了皇位什么事情干不出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”朱琏苦笑道:“现在的东宫就好像是筛子一样,到处都是洞,任何角落都是别人的人。太子根本不管这些,或者说,他就算知道知道,也无能为力。他讲究的是正大光明,哪里理会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璟点了点头,赵桓在李纲、吴敏等人的教导下,学的是圣人之道,最看不上的就是这些阴司勾当了。其次,大概就是赵佶的缘故,在赵佶的掌控之下,东宫也不能建立自己的情报组织,免得被赵佶反感,最后情报组织没有建立起来,自己的太子之位还被废除。

    “现在东京城,有三股势力,第一就是官家的六扇门,第二就是蔡家的碧清堂,是掌握在蔡攸之手,专门为蔡家寻找对手**的,还有一个就是郓王的风波亭,不过,这个风波亭一向是掌握赵构的手中,赵构就是赵楷的弟弟,这个风波亭一向是唯赵楷之命是从,可是偏偏不是掌握在他的手中。”朱琏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风波亭?”李璟顿时哑然一笑,没想到风波亭是这么来的,居然是赵构的私人情报组织。

    “还有东宫内部,我有身孕在身,太子,哎!”朱琏心中一阵哀怨。

    “可是喜欢上了其他的女子。”李璟魔手从衣领处又伸了进去,一把握住高耸的山峰,轻轻的揉捏。

    朱琏浑身发热,终于想起今天的要事,狠下心来,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,面色通红瞪着李璟说道:“不能和你坐在一起。说正经事情,他喜欢别的女人也很正常,你不也是坐在花丛中吗?只是他明知道那郑观音数次害我,差点连孩子都保不住,他不但没有责罚那贱人,还装作不知道。他难道就不知道,这腹中的孩子关系到他的太子之位吗?”

    李璟点了点头,这大概就是朱琏对赵桓失望的主要原因,尤其孕妇在这个阶段,本身就是很敏感的,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孩子,那就更加的愤怒。或许,这也是李璟今日能得手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来见我,也是因为此事?”李璟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是东宫左率府率,东宫的宿卫是由你来决定的,所以我希望你能整肃东宫宿卫,将那些钉子全部给拔掉。”朱琏说道:“我相信,你也不希望有些事情被其他人知晓吧!”朱琏面色潮红,双目中露出一丝羞涩来,望着李璟说道。

    “拔掉那些钉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,只是太子会同意吗?我听说他生性多疑,我若是拔掉这些钉子,恐怕会引起他的反感吧!”李璟迟疑道。答应了朱琏,恐怕自己会得罪许多人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害怕他反感?”朱琏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饶李璟脸皮比较厚,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尴尬的笑了笑,自己连太子妃都给上了,的确是不怕赵桓对自己印象差,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这个与反感不反感没有任何关系。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发展的空间,能让自己安安稳稳的渡过这几年。

    “东宫宿卫现在多少人?”李璟有些迟疑的询问道:“又有哪些人是我们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宫虽然有十府率,但实际上不过是率领军队五百人而已,左率府率多一些,手下有兵马百人,其余的人更少。”朱琏苦笑道。

    李璟点了点头,最近他读了史书,才知道,到了宋朝,东宫的权力小了许多,尤其是在军权方面,这五百人弄不好还是一个虚数,真正有多少的还不知道,这不是官场规矩,而且宋朝一向是如此,所为的左率府率、右率府率等等十率都是虚职,也只是封赏给宗室和外臣的,一个荣耀或者是称号而已。

    宋朝的东宫位于皇宫的西北角,整个防御都是纳入皇宫的防御体系之中,东宫的军队过多,谁知道会不会有玄武门事变的事情发生。赵佶虽然昏庸,但是在这方面还是不敢含糊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就是为了这几百人,所以还有不少人盯着这个左率府率?”李璟很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觑了这几百人,不仅仅是因为身份的问题,更重要的是眼线,这些人不都是要向自己背后的主子禀报东宫内的一切吗?”朱琏解释道:“右率府率曹正逵乃是曹家之后,原本是最有可能成为左率府率的,只是被你夺走了,他应该是官家的人,手下有兵马八十人;左怀御率府率乃是宗室赵怀堂,此人虽然是武将,可是却喜欢诗书,看上去温文尔雅,但实际上,一肚子坏水,与赵楷那边接触比较多,还有其他的几个人都是如此,或是蔡家,或是官家,更或者是九王子的人等等,没有一个是忠于太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,这些年你们是怎么活过来的。”李璟听了之后,面露苦笑,东宫十率五百人马,居然没有一个人是属于东宫的,在这样的环境下,恐怕赵桓有任何举动,恐怕很快就会被外人所知晓,整个东宫都没有任何秘密可言,也难怪朱琏办事都是要借助朱家自己的府邸,最起码,在这里要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所以才需要你出手,毕竟你是官家亲封的左率府率,就算你出手整顿东宫宿卫,官家也不会说什么的,甚至你这样做,他还会更加安心,因为你不是东宫的人。”朱琏很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娶了凤英,恐怕我就是东宫的人了。”李璟摇摇头说道。赵佶可不是那么愚蠢,这个看上去昏庸无道的人,当年是如此登上皇位的,恐怕现在许多人都已经忘记了。可以想象,自己掌握东宫的那一刻,就是自己离开东宫的时候,不过,那个时候又关自己什么事情呢?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定,当初郓王有意凤英的时候,官家也没有说话。”朱琏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太子知道吗?”李璟又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主动要求你做什么的,但是,你要是做了,他只会感激你的。日后太子登基之后,肯定会忘记不了你的。”朱琏很清楚枕边人的想法,摇摇头说道:“你做成了他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等明日我见了梁师成之后,将钱财交给宫中之后,就去东宫拜见太子殿下。”李璟想了想说道:“不过你又说错了,去东宫,可不是为了太子,官位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,去东宫也是为了你。”李璟双目放光,想到刚才的事情,虎目再次盯着朱琏。

    朱琏吓了一大跳,刚才的一场战斗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,哪里还能经受得住李璟的摧残,赶紧站起身来说道:“等下一次,兄长已经在外面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李璟听了之后,才想起在密室旁边还有一个朱孝孙,或许这个时候他真的已经等的很久了,也只得是无奈的点了点头,不过想到朱琏刚才的言语,浑身有激动起来。当下也让朱琏整理一番,然后装着恭恭敬敬的样子,将朱琏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书房之中,朱孝孙神情复杂的望着李璟一眼,虽然没有听见什么,可是出来的时候密室之中露出的一丝气息,而朱琏衣服上出现的一些痕迹,还是让朱孝孙能猜的出来。只是这件事情,他没有办法解决,一旦传扬出去,恐怕朱家将迎来天大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也许,日后李璟和二妹成亲之后要好一些,姐姐妹妹总不可能共侍一夫吧!”朱孝孙皱着眉头叹息了一阵,看着李璟,决定找个机会劝说一番。这件事情对朱家来说,危险太大,他不得不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“姐姐,李郎,你们出来了?”在书房外,朱凤英早就等得不耐烦,只是朱孝孙阻止,不然的话早就冲了进去,这个时候,一见李璟和朱琏、朱孝孙三人走了出来,赶紧迎了上去,抱着朱琏的手臂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李璟看着天真的朱凤英,心中一丝内疚一闪而过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和朱琏不过是利益上的结合,生理上的需求,真正的感情是不可能的,两人日后甚至还会成为敌人。能占多少便宜就占多少便宜。有便宜不占,那就是王八蛋。李璟想到这里,很快就将一丝内疚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府上?”四人刚刚转弯,迎面而来的就是朱孝章。脸上正堆满笑容的朱孝章,看见李璟顿时脸色变了,心中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李贤弟是来商量和四妹成亲之事的,太子妃已经同意了一个月后,四月二十六日乃是黄道吉日,就在开封成亲。”朱孝孙赶紧接过话来。显然在这之前,朱孝孙和朱琏两人都已经做了决定,刚刚吃了一餐的李璟并没有什么说什么,和朱凤英成亲,李璟并不亏什么。甚至以后,无论是赵佶也好,或者是赵桓也好,都会对自己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以,凤英怎么可以嫁给他?”朱孝章勃然大怒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都已经同意了,二哥就不要说了。”朱琏面色冰冷,当初设计自己的时候,朱孝章也是在里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哼,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。”朱孝章恶狠狠的望着李璟一眼,俊脸狰狞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李璟双目中寒光闪闪,那朱孝孙叹息道:“李贤弟不必在意,等下个月的时候,你就前来迎亲吧!不过,在京师的宅子,你可要好生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小弟已经让下人去买了,想必今天就能办妥。”李璟面色恢复了平静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,点了点头,和朱孝孙两人将朱琏送了出去,这才和李大牛去了位于东京的新家不提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,无弹窗阅读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