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六章 威逼利诱
    李巧奴自从跟了安道全之后,就带着虔婆单独寻了一个院子,被安道全当做外室养着,生活倒是过的不错,连带着那虔婆也得了许多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山东李璟来说,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个院子倒是轻松的很,李巧奴当做作为失足女的时候,就听过香皂的名字,安道全的积蓄不少,也曾经买了不少来试用,可惜的是,建康与其他城市不同,尤其与山东,香皂的营销还有全面铺开,这个时候,李巧奴就算是有钱财也没有用处,当接到李璟派人送进来的香皂之后,立刻命人打开了大门,吩咐两个厨子弄了一些酒菜。

    “建康虽然很好,但是巧奴大家在建康所见却是不一样,安大夫的名声也只是在建康一带而已。大家何不随我去山东,且不说香皂,我老师的一位朋友,正在山东散心,巧奴大家若是前往的话,必定会欢喜。”李璟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尊师是?”巧奴听了李璟的话,心中微微有些不满,她不喜欢离开建康,若不是看在李璟送的一些东西,早就让李璟离开自己的院子了,这个时候也只是虚以委蛇而已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当今天子了。”李璟一边喝着香茗,一面漫不经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李大家?”李巧奴听了之后,忍不住失声惊呼来,李师师和赵佶之间的风花雪月早就传遍天下,合李巧奴脸上还露出一丝尴尬之色,刚才李璟称呼她为大家,她居然还应了下来,可是面对李师师,她这个大家就显得有些没档次了。

    而站在一边的虔婆更是吓的面如土色,面前这一位可不仅仅是一个商人那么简单,还有一个身份居然是当今天子的弟子,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说话,也是有压力的啊。

    “公子这次来是邀请安大官人去山东的?”李巧奴顿时来了兴趣了,若是能见到李师师,就算是去一趟山东又如何,更不要说李璟提出了这么好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李璟心中暗笑,任何时候都不能小觑了粉丝的力量,李师师这个时候就相当于后世的大明星,若是有机会和这种大明星近距离的接触,相信很多人都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“李璟,李公子?”这个时候,门外走进来一人,不是安道全又是何人,一见李璟顿时面色不好看了,他冷哼哼的说道:“李公子的手段还真是高明的很啊!既然找到我这里来了,那我就随你去一趟山东,为那人诊断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安兄说错了,这次是巧奴小姐要去山东了,她准备在那里见见李大家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看没有强求安兄前往山东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安道全指着李璟,却是说不出话来,他心中喜欢李巧奴,否则的话,也不会在这里弄了一个外室,只是没有想到李璟居然来个釜底抽薪,所谓的接过去玩玩,恐怕是以后都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安兄,我准备在李家庄建立一个医院,安兄为院长,专门招收那些对医术感兴趣的人,这样安兄的医术也能得到传承,而嫂嫂也能和李大家在一起,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李璟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看见了吧!人家不仅仅是想我去治病,还想着将我们都带过去,定居在山东。”安道全总算是听出来了,李璟这是图穷匕见了,哪里是想着让自己去治病,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定居山东,为他效力。为人效力,哪里有现在这样舒服,当时想也不想就拒绝。

    李巧奴也是一阵迟疑。在这里虽然见不到自己心中的偶像,可是却过的很自在,建康风景甚多,去了山东却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安兄,你说这个时候,我若是将嫂嫂和虔婆杀了,然后在上面写着杀人者安道全,安兄以为如何?”李璟长叹了一声,面对这样的人,他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安道全听了之后面色大变,就是李巧奴和虔婆两人面色苍白,忍不住两声惊叫,躲在安道全的后面。她们没有想到,刚才还是一脸和颜悦色的人,转眼之间就想要自己的性命,哪里能忍受的住这种变化。

    “我见嫂嫂姿色容貌不俗,嫂嫂见我年轻英武,有钱有势,正好双宿双飞,我二人正准备和安兄商量的时候,安兄争不过我,恼羞成怒,取了刀来,刺死了嫂子,又怨恨虔婆在一边规劝,在我来不及救援的情况下,再次杀了虔婆。然后,我就将安兄擒拿,安兄以为这样的描述是不是有道理?”李璟慢悠悠的叹了口气,他很想当一个正经人,可惜的是,面对安道全这样的人,采用正经途径却是不行,只能威慑对方,逼着对方跟自己走。

    当然,他和张顺不一样,张顺是要杀人的,杀了一个截江鬼张旺也就算了,最后连李巧奴也给杀了,这就有些不符合李璟的作风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胆敢如此?”安道全扫了外面一眼,却见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,一脸的凶相,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哎,我也不想如此,像安兄这样的人物,岂能留在建康烟花之地,如此医术当有一番作为,当名传千古,安兄看在嫂嫂的份上,只是想从山东去一趟就回来,这不符合我李璟的利益。所以只能是采取这样的办法。”李璟叹息道:“安兄大概也知道,我乃是天子的弟子,在京中与太师、太尉交好,就是在东宫那里也能说上一番话,哦,我还有一个师父叫做李纲,是清流中的重要人物,像安兄这样的事情,我只要一纸文书,相信建康府会有索判定的。安兄对吗?”

    李璟猛然之间发现,自己身后的关系居然是这样的强大,当然,这些虎皮是不是真的像自己说这样,李璟不清楚,但威慑一下外人,还是很轻松的,最起码,看不出门道的人不敢对自己下手,就比如眼前的安道全,面如死灰,这样的权势,莫说是让自己去山东,杀了几个人,就算是灭了自己满门,也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“安兄,这次小弟是带着诚意来的,要邀请安兄前往李家庄小住一段时间,建康虽然不错,可是李家庄也不差,独龙冈风景秀丽,小弟女眷甚多,更何况还有李大家在身边,嫂夫人去了山东,也不会感到寂寞的。安兄绝世医术也能得到传承下去,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李璟见安道全已经有了一丝意动,顿时笑呵呵的说道:“安兄到时候名留青史,恐怕到时候还要谢谢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请人哪里有这样请法的。”安道全还没有说话,虔婆却是在一边忍不住大声喊道。这李巧奴若是跟着安道全去了山东,自然是不会再做皮肉生意,她也不可能从里面赚取一些钱财了,刚才见了李璟的凶样,不敢说话,现在听李璟这么一说,才知道李璟是有求于安道全,顿时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兄以为呢?”李璟双目中寒光闪烁,他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,像安道全这样的人物,不想放过,认真规劝自然是好的,若是对方不答应,自己也不介意学学梁山的那些贼寇,先断了他的后路再说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天下的医者不计其数,何必来找我呢?”安道全长叹了一声,他也没有想到李璟看上去文质彬彬,没想到却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,强行带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天下之大,能让我入眼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,而且,安兄的名声很大,若是能坐镇医院,想必能吸引不少人来学医,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李璟需要不仅仅是一个安道全,而是更多的安道全。其他的御医甚至医生或许有安道全的本事,但是不一定会像安道全一样看中自己,或者就是没有安道全这样的本事,最后,李璟只能选安道全做为第一个吃螃蟹的,至于其他的,却是要等医院的规模上来之后,才能邀请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哎,我跟你走一遭。”安道全望着李璟,微微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一个能为你的生命而改变原则的男人,可不能放弃了。”李璟望着李巧奴笑眯眯的说道:“建康虽然很好,但是不一定适合你,而且这个地方即将迎来战争,嫂夫人还是早些离开的好。嫂夫人认为呢?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李巧奴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,更是用复杂的眼神望着安道全,这个中年男子的形象在她心中好像高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,没有我的命令,巧奴就不允许离开建康。”虔婆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百贯钱,虔婆就留在建康吧!”李璟拍了拍手,就见李大牛从外面拎着一个箱子来,随手丢在地上,却是无数铜钱洒落下来,对于虔婆这样的人,李璟极为厌恶,原以为这个虔婆能好一些,李璟不介意带她离开,如今却是如此模样,心中就更是厌恶了。若不是不想杀人惹了麻烦,现在就干脆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虔婆看了李大牛一眼,脸上露出畏惧之色,然后又看了一百贯铜钱,双目中露出一丝贪婪,眼珠转动,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,对李巧奴说道:“既然女儿要从良,那我也只能答应了,只是按照规矩,今夜我来置上酒席,为我女儿送行。安大官人,你也要留下来。”说着却是看了李璟一眼,显然是不想让李璟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既然是证人,也是要留下来。”李璟笑眯眯的说道。事情走到最后一步,李璟不想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“公子留下来自然是可以的,只是我家院子留不下这么多人。”虔婆面色一变,很快就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牛,领着兄弟在对面客栈居住,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,先去杭州,然后会山东。”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。心中却是起了提防,这个虔婆肯定有问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