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五章 神医安道全
    “公子,那就是安道全。”槐桥下,杜兴指着远处的一个书生说道。李璟望了过去,却见那书生已经过中年,面色红润,倒是卖相极佳。想来安道全乃是医者,最擅长的就是养生,自然是面色不错。

    “山东李璟见过安大夫。”李璟大踏步走进了医馆,朝安道全行了一礼,他昨天夜里到达建康,让振威镖局在城外安营扎寨之后,自己进了建康城,到底是江南的大都市,而且风气十分开放,虽然是大清早的,但是路上的行人很多,摩肩擦踵,若不是李璟早有准备,恐怕在这个大都市中寻找到槐桥还不是一般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山东李璟?可是制造香皂的李璟?”安道全望着李璟,顿时十分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没想到安大夫居然认识我李璟。”李璟十分惊讶的说道。在他看来,安道全这样的人,认识的一般都是达官贵人,哪里会知道山东李璟。

    安道全面色微微一红,若是以前,安道全自然是不认识什么李璟,只是最近他恋上一个青楼女子,叫做李巧奴,最喜欢就是用香皂洗澡,和他亲热的时候,就提到香皂,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碰见了李璟,而且看李璟这个样子恐怕是找上门来,要求自己出手治病的,顿时脸上露出欢喜之色,可是他打量了李璟一眼。

    “公子龙精虎猛,怎么会有疾病在身?”安道全有些惊讶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?我父亲只有我李璟一人,父亲担心李家子嗣问题,李璟虽然娶妻纳妾,却到如今却没有半点血脉出现,故此特来求教大夫。”李璟并没有感觉到十分丢人,自己在某些方面战斗力还是可以的,只是到如今扈三娘和潘金莲等人没有消息传来,李应虽然没有什么,但是言语之中却是多有催促。

    “哦!”安道全仔细打量了李璟一眼,点了点头,示意李璟将手放在脉枕之上,右手轻轻的压了上去,仔细的诊断一番之后,才摇摇头说道:“公子,这脉象天成,子嗣天定。公子脉搏健壮有力,声音洪亮,面色红润,肾水强盛,安某认为,此事公子不应着急才是啊!”虽然说的弯弯绕绕,但是其中的意思还是能听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璟顿时也放下心来,迟疑了一阵,方说道:“安大夫,李璟有一小妾,出身青楼,只是如今想要子嗣,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此事不难,虽然没有见到此女,但是青楼用药多为相同,安某开上一副药少则一月,多则半年就能痊愈。”安道全想也不想的说道,当下就取了纸笔,在上面写了一副药方,显然想李璟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,安道全都已经有了经验。只可惜的是,李璟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这些。

    “安大夫,这治病当是望问诊切,李璟在这里自然是能看的清楚,诊断的十分周全。只是我那小妾,并非我李璟不相信安大夫,这人命关天,李璟还是请安大夫前往山东走一遭。不知道安大夫可否愿意?”李璟迟疑了一阵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安某是建康人,在这里呆的久了,不想前往其他的地方,李公子若是可以的话,可以将那病人带来建康。安某必定全力以赴,帮助尊夫人治好疾病就是了。”安道全皱了皱眉头,他很少千里迢迢去其他地方治病,更何况,他最近和李巧奴两人正陷入火热之中,岂会前往山东?若不是等下有求李璟的地方,恐怕早就将李璟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,安大夫,治病救人乃是大夫的职责所在,安大夫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,李璟必定会满足先生。”李璟也不生气,而是拱手说道。他就不相信安道全没有什么要求,他想了想,拍了拍手,身后的杜兴立刻捧着一个小箱子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初次和安大夫见面,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李璟伸手接了过来,打开箱子,只见箱子当中摆放着一面琉璃镜,光滑如水,照的肌肤纤毫毕露,镜子之下是十几块香皂,正透露着一丝诱人的香气,让安道全面色一愣。

    李璟出手太大方了,就这一些东西,最起码能直到数百贯以上,小琉璃镜听说与东宫有关,在建康,唯一拥有此物的也只是建康知府才有此物,没想到,李璟为了让自己前往山东,居然送此物给自己。这下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?李公子还请恕罪,安某最近有事不能远行,不能前往山东。这些东西还请带回去吧!”安道全想到了李巧奴的花容月貌和万古风情,狠下心来,将箱子推了出去。心中却是极为舍不得,可惜的是,却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是今日的诊金。”李璟还是笑容满面,让李大牛付了诊金,然后点了点头,就领着李大牛和几个随从出了安道全的医馆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家伙真是不识抬举,要不要将他抓到山东去。”李大牛恶狠狠的说道。他认为李璟屈尊降贵来见安道全已经是看得起他了。没想到对方居然拒绝了李璟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,他回来找我的。”李璟不在意的说道。他招过杜兴说道:“去打听一下,这个金陵城中有一个叫做李巧奴的女子,她是一个青楼女子,应该很容易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?”杜兴闻言一愣,没想到李璟这个时候居然去找李巧奴,顿时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安道全最近迷恋上了李巧奴,想要拐走安道全,我们就从李巧奴身上下手,带走了李巧奴,我就不相信安道全不会不跟着我们走。”李璟很有把握的说道。他不能学梁山贼寇,为了拐走安道全,直接对李巧奴下手,然后再嫁祸给安道全,逼得安道全不得不投靠梁山。这种请人的办法,李璟还真是做不错,既然如此,就从另外一个角度下手,利用金钱和其他的手段邀请安道全,他相信,安道全最终肯定会跟着自己走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