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章 李清照离去
    早上的清晨,薄雾笼罩在李家庄上空,偌大的李家庄开始了新的一天,那些下人们开始起床劳作,大家经过留园的时候,都用异样的眼神望着留园。

    当然,望着留园的人还有一个人,那就是李清照,睡梦是睡梦,醒来的时候还是醒来了,李清照这个才女很快就发现了不一样,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,顿时如同晴天霹雳一样,在留园之中,只有一个人昨晚会出现在李师师的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真是一段孽缘,可是,她却不能怪他,因为自己是睡在李师师的床榻之上,甚至她还知道,李师师昨晚没有拜堂,理论上,李师师昨晚应该住在小楼之中,这才会有李璟的到来,才会有昨夜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小荷忐忑不安的望着李清照,李清照已经坐在窗前半个时辰了,面色苍白,双目红肿,这让她感到害怕,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她敢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荷,我们收拾东西,回青州吧!”李清照终于叹了口气,说道:“算了,不会青州了,去章丘吧!”章丘乃是在齐州境内,李清照本身就是章丘人,她这是想回自己的老家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荷面色先是一愣,很快就明白这其中的道理,当下赶紧收拾了一番,幸亏这次只是来居住一番,而且来的时间并不长,很快就将东西收拾好,主仆两人上了马车,出了留园。李家庄众人还以为李清照已经禀报过李璟,加上对方是客人,自然是不敢阻拦,一路径自出了李家庄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是上何处去?”木堡之下,陈龙领着一队人马,浑身雨露,脸上难掩疲惫之色,他们昨夜在山林之中进行训练,没想到在木堡遇见了李清照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回陈头领的话,我等会齐州。”小荷坐着马车一边,一见陈龙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祝夫人一路顺风。”陈龙皱了皱眉头,但也没有阻拦,等马车离开之后,想了想对身边的暗营趟子手说道:“你们暂且跟上李夫人的马车,我去见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兄长,这莫非有问题?”身边的一个趟子手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李大家和李夫人是好友,这才在我李家庄住了几天,就离开李家庄,明显不正确,公子和李夫人这个时候都没有来相送,更是不对了。”陈龙望着远处的马车,飞快的从木堡守卫处找了一匹战马,朝李家庄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!”留园主卧之外,胭脂也是在窗外走来走去,不远处陈龙和李大牛两人还有一丝焦虑之色,虽然竿头日上,可是却无人敢去打扰李璟,也只有胭脂这个服侍李璟的人才在门前喊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屋内很快传来李璟的声音,然后传来簌簌的穿衣服的声音,很快,房门打开,李璟大踏步走了出来,双目中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“李大家刚刚离去。听说是去了齐州。”胭脂赶紧说道:“陈龙来报,刚刚在木堡前遇见李大家,不过是领着一个侍女,一个赶车的老苍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璟听了点了点头,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来,实际上,昨晚将李师师抓进了新房之后,他就能确定,自己昨晚走错了房间,上了不该上的人。就算是他也没有想过如何对待李清照,没想到李清照很快就做出了选择,早上独自离开了李家庄。

    “陈龙,领上一队兄弟护卫李大家前往齐州。”李璟想了想,还是叹息了一声,不管是出自什么目的,李璟认为自己都应该护送对方。他不是没有想过,将李清照留下来,但是李清照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,这个时候,她的诗词之中,还有一丝豪迈,这样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留在自己身边,只能是以后缓缓图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陈龙闻言一愣,很快就露出一丝窃喜来,公子和李大家之间果然有些问题,不然的话,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,他现在很庆幸自己来了这一遭,不然被李璟知道了自己知而不报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!

    “下去吧!”李璟心中一阵烦躁,没想到昨晚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,让自己上了李清照,若是其他人顺势收了也就是了,偏偏李清照,死了丈夫没多长时间的人,这个时候收了,别人还不知道说些什么闲话呢!当然,李清照愿不愿意还是另外一回事情呢!

    “二郎,怎么了?”背后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,却是李师师,想必其他诸女,脸皮较薄,李师师的经验比较丰富,只是起来之后,却见李璟静静站在屋檐下,忍不住上去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李清照,回章丘了。”李璟长叹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章丘了?她章丘家里有什么?除掉几个族人之外,就没有什么了?她怎么怎么回章丘了?”李师师顿时有些着急,就想去追赶。

    “不用追了,这个时候你想追也追不上了,算了,我让陈龙领着一批人去追赶她,等过段时间,再过去将她接过来就是了。”李璟摆了摆手,说道:“让她们快些起来,我们一起去见父亲和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去合适吗?”李师师罕见的露出羞涩来。

    “如何不合适?虽然没有拜堂成亲,但事也算是洞房花烛夜,你现在也是我李家的人了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次南下去杭州,顺道去一下金陵,金陵有一个神医,我将他请来,给你调理一下,来年也为我生一个大胖小子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他知道像李师师这样青楼出身的女子,在小时候,都用药膳绝了生育的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神医?”李师师惊讶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,他叫做安道全,在金陵一代小有名气,实际上,是一个神医。”李璟想了想说道。战争意味着死亡,济州的医生虽然不少,但是能叫上号的却是很少,安道全恰好是李璟知道的一个神医,将他请来可以帮助李璟解决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是最好了。”李师师心中欢喜,李清照不告而别的伤感也小了许多,虽然她跟着李璟,但总是有年老色衰的时候,那个时候身边连个儿子女儿都没有,那才叫可怜呢!这个时候听了李璟这么一说,才知道世上还有安道全这样的神医,虽然不相信安道全能够治好自己,但总算是有了希望,李师师自然是高兴的很。

    且不说李璟这边领着四女收拾一番之后,去拜见李应和李靖的母亲高氏,在官道上,马车之中,李清照整个人都是迷糊的,回章丘是她临时决定的,青州虽然很好,但那是赵家的地方,现在的李清照认为自己不配做赵明诚的夫人了,尽管是迷迷糊糊之中,不是出自自己意愿,而让李璟得逞,但是想到自己梦中自己的动作,李清照自己都感到很羞耻。这也是她离开李家庄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回到章丘之后,自己能干什么呢?李清照一时间迷茫了,她猛然之间发现,天地之大,却是找不到自己容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背后传来一阵马蹄声,紧接着前面的侍女小荷忍不住叫了起来,回头说道:“夫人,是陈龙大哥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龙?李清照面色一阵复杂,心中暗思道:“他想起了昨夜的事情,难道他是不想让我离开吗?可惜的是,双方的身份差别太大。就算是他亲自来了,恐怕我也不会回去的。”李清照心中一阵复杂,一阵愤怒,一阵悲苦,却是在心中暗处还有一丝羞涩和欢喜。

    “夫人,陈龙奉公子之命前来,护送夫人回章丘。”陈龙在马车外拱手说道:“公子说了,等夫人探亲完毕,想必那个时候心情已经好了不少,再回李家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章丘就是了,你们回去吧!告诉你们公子,谢谢这些日子的招待。”李清照话音一落,顿时面色微红,招待这个词,总是感觉特别的暧昧,难道昨晚的事情也算是招待吗?李清照脸色微红,她又想起了昨晚的战斗,虽然在梦中,但让她体会到李璟的强大,凶悍的冲击力,是赵明诚给不了的。一想到赵明诚,李清照心中的一点火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,整个人又恢复了清明,她已经对不起赵明诚了,若是这个时候还想着李璟,更是厚颜无耻了。当下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都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等若是完不成任务,就要被公子处罚的,还请夫人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人物。”陈龙却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女人口是心非莫过如此。他已经打定主意护送李清照回齐州,岂会因为李清照的拒绝而放弃。

    “好吧!小荷,走吧!”李清照这个时候也冷静下来,未来是什么样子,她不知道,但是眼下却知道,短时间内,自己不能回到李家庄。她要回到出生的地方,好好的思考一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