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八章 史上最无耻的毒计
    “史文恭,给我出来。”大营前,栾廷玉和李璟两人骑着战马,在那里大声喊叫,而大营之中,史文恭和曾家兄弟只是站在辕门内,望着李璟,身边的士兵各个张弓搭箭,一旦李璟强行进攻大营,这边好做出反应,对对方发起反击。

    “李璟恐怕是着急了,虽然林冲来了,但并不代表着,梁山会支持李璟,我看,当初林冲要么是自己私下来的,或者就是干脆迷惑李璟的,不然的话李璟是不会这样着急着进攻我大营的。”曾魁想了想说道,他看了一眼史文恭,眼下拿定注意的是史文恭,而不是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再说,不能短时间做出决定。”史文恭想了想,说道:“等我们的探子回来再说。真是奇怪,按照道理,这个时候,探子已经回来禀报了,为何还不曾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?”曾涂脸色有些难看,这个时候探子还没有出现,最大可能就是这些探子已经被李璟的手下所杀,想到这里,他看着李璟的目光更是充满着仇恨。

    “这更加说明了已经这是不想让我们知道什么。”曾魁淡淡的说道:“教头认为梁山会进攻哪一方?是我们,或者是李璟。”

    “进攻李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,李璟手下的人膨胀的是越来越厉害,按照李璟的布置,日后他的振威镖局将是庞然大物,梁山要发展,必定绕不过李璟这一关,所以先将李璟踢出去,然后再来和我们玩。”史文恭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李璟也发现到这个问题,所以要离开这里了?”曾涂面色狰狞,恶狠狠的说道:“事情哪里会这么简单,既然是来了,那就不要离开了,把这里当做什么了?动了我曾家的人,就要将性命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史文恭嘴巴张了张,却是没有说话,原本他是想告诉曾家三兄弟,若是可以的话,就和李璟和好,梁山才是两家最大的敌人,但是想到李璟做的事情来,这种劝说,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李璟,贼子,你是找死。”这个时候,曾密好像是看到了什么,忍不住大声怒吼起来,其他的曾家兄弟,也都发出一声呐喊声,声音凄厉,各个抢着战马就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史文恭顺眼望了过去,嘴巴张的老大,不知道说什么好,却见李璟不知道什么时候,将曾柔抱在怀里,双手在她身上抚摸,大庭广众之下,曾柔低着头,粉脸上一片赤红。史文恭也是气的面色苍白,浑身颤抖,这个李璟实在是过分了,居然做出这样的没品的事情来,从此之后,曾家将成为整个郓城的笑话,那刘知寨恐怕再也不会要曾柔这个夫人了,曾头市也将失去了一个强援。

    “点兵,杀过去。”史文恭体内一个声音在不同的催促着自己,要求自己领军追杀过去,但还有一个声音却是在警告自己,不能继续追上去,李璟是一个聪明的人物,岂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恐怕这件事情的背后有其他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走!史文恭,等我与曾小姐生了孩子之后,再请你做他的教头。”远处传来李璟哈哈大笑声,声音宛若是一根刺一样,刺入史文恭的心中,而对面,却是传来曾家兄弟的咆哮声,史文恭猛然发现曾家兄弟正在追击李璟。顿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快,追过去。不能让曾家公子出了事情。”史文恭原本以为这个时候盘龙坡上必定会射下利箭,阻挡曾家兄弟,没有想到,盘龙坡上并没有任何利箭射下,曾家兄弟居然随着李璟闯入了盘龙坡,顿时面色大变,赶紧点了兵马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曾兄弟,不要说,你妹妹的身材却是不错,柔韧性好,不管什么样的动作都能做的出来,啧啧,舒爽啊!”李璟抱着曾柔哈哈大笑,身边的栾廷玉却是露出苦笑来,没想到李璟居然如此无耻,拿一个女人来引诱曾家兄弟,不过,效果还真是不错,曾家兄弟都赶了过来,而且身后烟尘四起,恐怕史文恭也领军杀了过来。也不知道公孙胜那个杂毛老道安排的怎么样了,事情可不能弄砸了。

    “李璟,有本事放了我妹妹,大家一起厮杀一场,你如此模样,算什么英雄好汉。只能会让天下人小觑了你。”曾涂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算计我,就要付出代价,你放心,等我玩厌了,会让我的手下继续玩弄,让你曾家永远都抬不起头来。这就是你们的代价,哈哈!”李璟扫了周围,只见周围枯草众多,还有许多枯藤,顿时知道自己即将赶到葫芦谷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这个恶贼。”曽升正待闯入其中,忽然,远处一只利箭射来,径自朝李璟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!”栾廷玉手中长枪颤抖,将利箭击飞,大声说道:“史文恭,难道你只喜欢从背后放人冷箭吗?亏你还是一代宗师。”

    “史文恭,我们后会有期了。爷爷,我不陪你玩了。”李璟望着远处的山坡,驱赶象龙就飞奔上去,而栾廷玉却仍然朝里面飞奔。

    “公子,休要追上去。莫要中了计策。”曾涂等人正待追上去,却被随后赶来的史文恭拦住,他警惕的扫了四周一眼,说道:“这里枯草众多,若是前往,一旦对方点燃了大火,我们将会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曾家兄弟一阵迟疑,相互望了一眼,这种情况还真是有可能的,如此天干物燥的,一旦这里燃起了大火,那一定是必死无疑。而且李璟这么做,必定是有他的阴谋诡计。曾家兄弟正待吩咐撤兵的士兵,忽然远处山头上,李璟的动作让曾家兄弟双目血红,拳头捏的紧紧,曾密抽出大刀,发出一声怒吼,声音凄厉,让人发狂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该死。”曾家兄弟骑着战马在原地发出一阵怒吼。就是史文恭也在骂娘。

    原来对面李璟将曾柔从马上抱了下来,当着众人的面,撕了曾柔的衣服,将其按在草丛中上下起伏,坐着一些羞耻的事情,虽然因为草丛的遮挡,仅仅只是看见李璟的动作,不能看见曾柔的肌肤,但是看着李璟的动作,也知道这个贱人在干什么。在万众瞩目之下,做出这种事情来,让曾家兄弟如何能忍受。更让曾家兄弟羞怒的是,身边的壮丁们呼吸都急促起来。没办法,这些壮丁们也都是成年人,如何不知道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“曾兄弟,我这是跟你们学的,你曾家几个兄弟在曾头市横行霸道,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都被你们糟蹋了,就是我身下的这个女人也是如此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此女表面上貌美如花,却是心如蛇蝎,在曾头市仗着你们家的势,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嘿嘿,养了几条猛犬,以吃人为乐,你们兄弟更是不简单了,碰见不守规矩的商人,居然当着人家丈夫的面,上了人家的妻子,说到无耻,你们兄妹俩可是比我厉害百倍。”李璟在山头上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李璟不是圣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有些事情还是有底线,尤其是像眼前这种事情,对付一般的女人还真是做不出来,但是让暗营调查一番之后,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一个极品女子,貌美如花也就算了,偏偏是一个蛇蝎心肠,死在她手中的无辜人也不知道有多少,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清风寨的作风,但是想着,当初宋江曾经救了此女,却反而举报了宋江,将宋江生擒,就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货色了。更何况,为了激怒曾家兄弟,使用这样的计策,对付这样的女子,才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“杀,给我杀上去,冲过去。一定要杀了李璟。”曾涂挥舞着点钢枪,抢先冲了进去,李璟所在的位置只是一个山坡,距离曾涂也不过是百余步而已。他足以杀一个来回,曾涂之后,曾密等人也都纷纷上前,史文恭见状,也只能是叹了口气,也率领大军冲了进去,不过,他还是很谨慎的,留了大部分的壮丁,守住了谷口。

    “放!”眼看着曾涂就要冲到山坡下面的时候,远处的山头上传来一阵厉啸,就见一只火箭带着一声厉啸,落在山谷之中,然后就看见无数只火箭从远处飞来,落入山谷之中,山谷之中顿时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那些冲进来的曾头市壮丁一个猝不及防,被射杀的不知道有多少,火焰和浓烟之中根本分不清楚,自相践踏者更多。

    史文恭一声长叹,手中的方天画戟荡开眼前的火箭,自己转身冲出了谷口,李璟的毒计实在很简单,可是,曾家兄弟不得不进攻,因为李璟的做法让人疯狂,让曾家兄弟失去了理智,就是他明知道对方有陷阱,也得闯一闯,索性的是,山谷并不大,双方距离并不大,一把火烧起来,损失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就见曾家兄弟面色漆黑,神情狼狈的闯了出来,除掉一些飞矢带来的皮肉伤外,大概也就是曾涂被一只利箭射中肩膀,没有性命大碍,随行的数百壮丁却是死伤不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