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四章 史文恭的箭
    “小师弟,看样子你还需要回去练上一段时间啊!”史文恭笑呵呵的说道,手中的方天画戟运转如意,或是斩,或是刺,或是砸等等招式,让李璟抵挡的疲惫不堪。他感到幸运的是,自己在不久前经过周侗教导过,和栾廷玉厮杀过,这能在史文恭的进攻下,勉强保持不败。

    “师兄也不过是比我年长几年而已,若是师兄与我相同,师兄绝对不是我的对手。”李璟头上尽是冷汗,脸上的疲惫之色显露无遗,唯独就是双目中的光芒闪烁,显然在这一战中能得到不少的提升。当然,这也要李璟能在史文恭进攻下逃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史文恭却是面色阴沉,淡淡的望着李璟,手中的方天画戟却是不离开李璟周身要害左右,李璟双锤震动,却是不停的抵挡史文恭的进攻,他抵挡的很辛苦,可是身上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小瞧你了。不过,现在不能饶了你了。”史文恭手中的方天画戟顿时使用的更加快捷起来,不到十招,就见李璟肩膀上被方天画戟所挑中,披膊上的虎头被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李璟知道史文恭准备对自己下手了,虽然自己的武艺不俗,但绝对不是史文恭的对手,这次斩掉的是自己的虎头,下一次,出手的就是自己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正在山头上的李敢看的分明,一见史文恭举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,当下想也不想,张弓搭箭,朝史文恭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史文恭正待斩杀李璟,忽然感觉一阵厉风传来,顿时知道不妙,手中的方天画戟不敢再斩杀李璟,而是挡在利箭前,一阵金铁交鸣之声,史文恭手臂颤动,再看的时候,李璟已经逃到一边,不仅仅是李璟,就是一边的武松和鲁达两人也都脱离了战斗,转身躲入山谷中。

    史文恭猛的从身边取了弓箭,张弓搭箭,瞄准李璟后背,后来想了想,还是瞄准李璟的头盔,一声清啸,就见李璟头上的头盔被射落,李璟感觉到自己的耳朵边传来一声大响,差点跌落马下,幸亏象龙乃是盖世宝马,发现情况不对,立刻驮着李璟闯入山谷之中,在身后,李敢赶紧将山谷口给堵住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公子,没事吧!”已经抢先进入山谷的武松和花和尚两人赶紧飞奔而来,将李璟搀扶下来,面色惊慌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李璟摸着脑袋,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还在轰轰作响,还是摇头说道:“史文恭还是手下留情了,不然的话,这一箭不仅仅是将我射伤,还会将我射杀。他的利箭射中的不是我的头盔,而是我的心脏。”李璟回头望去,脸上还有一丝心有余悸。他刚才分明的感觉到史文恭分明是有机会杀了自己,可是到了最后关头,史文恭放弃了射杀自己,让自己逃了一命。

    “这个史文恭还真是厉害,连公子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武松也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不得不如此,我不如史文恭。”李璟并没有任何气馁,而是笑说道:“不过,想我只是练武几个月而已,自然不是那史文恭的对手,我们有丰富的资源和足够的时间,等上几年,史文恭绝对不是我的对手,你们也是一样,史文恭虽然厉害,但绝对不是不可战胜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的不错,史文恭到底是外人,属下刚才看的分明,那曾家数子出来挑战的时候,都没有经过史文恭的同意,这说明史文恭在曾家实际上地位并不高,最起码,曾家数子不会真正的佩服他。”武松也是双眼一亮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们击败不了史文恭,史文恭恐怕就不会放我们离开啊!”李敢忍不住说道,刚才他的那一箭虽然救了李璟,但是同样的,让他见识到史文恭的厉害,轻松能够将自己的利箭击飞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话,让栾教头来一趟吧!”武松朝李璟望了一眼,露出一丝担忧之色来,他最怕的是李璟抹不开面子,自己想独战史文恭。

    “行,让人传讯,请栾教头来一遭。”李璟并没有拒绝,虽然求救是一件很没有面子的事情,可是保住性命最是要紧。李璟时刻提醒自己,自己只是一个指挥者,而不是一个亲临战场的武将。一切是以击败敌人为主要目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武松心中松了一口气,他最怕的就是李璟是一个死脑筋,想着一个人击败史文恭,那对于振威镖局这个队伍来说,绝对是一场灾难,显然李璟这次收了心思,让武松心里对李璟也接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史文恭射来的箭呢?我看看。”李璟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来,对李敢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!史文恭的箭倒是厉害的很,居然是铁箭,一旦被射中,一般的盔甲是抵挡不住的。”李敢听了之后,赶紧让人将史文恭的铁箭找了过来,递给李璟说道。

    “铁箭而已?”李璟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不是说史文恭的铁箭之上会刻着史文恭的名字吗?这样每射出一只利箭就能彰显自己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笑了,史文恭乃是箭术高手,每天消耗的弓箭也不知道有多少,就算是杀敌所用,弓箭也是有不少的,每只弓箭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,那得耗费多少力气和时间。再说,箭杆、箭羽、箭尾、箭头这几者都是不可分的,若是在上面雕刻什么东西,都是会影响射箭的效果,故此,在箭杆上刻下每个人的痕迹是不可取的。顶多是在作战之前,在箭杆上写下自己的名字,只是一旦碰到下雨天,这种办法也没什么用。”李敢解释道。

    李璟点了点头,却是陷入沉思之中,最后嘴角一笑,就将铁箭扔在一边,不说话了。他实际上询问的不是弓箭上的事情,而是其他的事情,却是不好说出来的而已。有些时候,穿越者就是如此,明明知道事情的结果,却是不好说出来,只能是看着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不远的山林之中,曾家兄弟勉强搭建了一个军营,大帐之中,曾涂面色很差,望着坐在主帅的史文恭,微微有些不满的说道:“教头,刚刚明明你是有机会射杀李璟的,你为何要手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曾升等人听了之后,面色顿时大变,想到史文恭的箭术,又想到刚才之事,脸色也都是不好看。若是一箭射死了李璟,一切都已经结束,哪里还像现在这样,在这里扎下大营,和李璟对峙。

    “小姐在他手中,就算是杀了李璟,李璟的那些属下恐怕立刻会杀了小姐。”史文恭平静的解释道:“更何况,在大庭广众之下,射杀李璟,恐怕我曾头市立刻会被朝廷惦记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眼下该怎么办?”曾魁有些怀疑的望着史文恭,他对史文恭的解释并不满意,当下说到:“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和李璟对峙不成?若是这样,我那妹妹。”曾魁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原本他是想说,在这里多呆上一天,自己的妹妹就会被李璟多凌辱一天,后来想了想还是顾忌曾柔的名声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庄主已经派人去了梁山,这次和梁山贼寇一起对付李璟,等梁山贼寇灭了李家庄之后,我们再行进攻,打着消灭梁山贼寇的名义,这样我们才能在道义上取得优势。当初李璟也是用同样的办法消灭祝家庄的。”史文恭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教头说的有道理,李璟可以死,但是绝对不能死在我们的手上,并且我们还需要借着李璟的名义,去对付梁山贼寇。”曾魁站起身来,朝史文恭拱手说道:“还请教头宽恕我等兄弟猜忌之过。”

    “少庄主不必如此,我与那李璟的确是同门师兄弟,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,我史文恭还是知道的。他做他的振威镖局总镖头,我在曾头市做我的教头,他走他的独木桥,我走我的阳关道,彼此也没有任何关系。来了就杀就是了。”史文恭不屑的,从一边的箭囊中取出一只利箭来,抚摸这上面光滑而森冷的箭杆,笑呵呵的说道:“若是以后碰到,我必定将其射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哼哼,这次就先让李璟得意一番,等梁山贼寇,灭了李家庄之后,再好好的教训他。李家庄美女甚多,都是李璟从外面搜罗过来的,等灭了李家庄,可是不能错过这些美女了。”曾升哈哈大笑道。他年纪比较轻,但是在这方面的需求却是不少。

    “唉,只是可惜了我那妹妹。”曾魁低声说道。众人一阵沉默,李璟是什么样的人物大家都知道,昨日或许还有一丝忌惮,但是想在双方都已经撕破了脸皮,李璟岂会放弃那个嘴边的肉。

    曾家兄弟想到自己的妹妹,或许正在面临李璟的摧残,被李璟压在身下折磨,脸色顿时不好看,恨不得这个时候梁山贼寇立刻发起进攻,消灭李家庄,好让自己等人救出曾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