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三章 彪悍史文恭
    “公子,那就是史文恭。”山头上,武松指着远处的一骑,说道:“倒是一个厉害人物,也不知道曾弄那个老头有什么本领,居然能请到这样的武术高手。”虽然隔的很远的,但是武松还是能感觉到史文恭的武力,微微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钱能使磨推鬼,只要他有钱,请到史文恭也是很正常的。”李璟很平静的对后面招了招手,却见后面打扮好的曾柔被推了上来,李璟将其搂在怀里,曾柔不自然的挣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兄弟可是好久都没有碰过女人了,你说,要是把你丢给他们,是不是一个不错的主意。”李璟平静的声音在曾柔耳边响起,曾柔花容失色,顿时不再停止挣扎了,已经被李璟得手了,曾柔或许还能接受的,毕竟对方英俊潇洒,孔武有力,可若是让下面的人得手了,恐怕曾柔就算是死也不会愿意的,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缩在李璟怀里。

    “教头,是我妹妹。”曽升一下子就看见了曾柔,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,曾家兄弟看在眼中,双目赤红,他们也不是傻子,李璟这个样子,分明是在他们妹妹身上得手了。这对曾家来说,是一个天大的耻辱,那刘知寨得到消息后,还会照顾曾家吗?

    “李璟,你好歹也是做大事的人,要挟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史文恭止住身后曾家兄弟争吵,自己骑着战马缓缓上前大声的说道:“我曾头市和你李家庄井水不犯河水,大家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这样不是很好吗?为何闹成如此模样,你若放了刘夫人,我史文恭做主,曾头市和你李家庄永结同盟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史师兄,你可说错了,我李璟好歹也算是大好男儿,岂会做出威胁女子的勾当来?实在是我与曾小姐一见钟情,这次前来,主要是为拜访老丈人的,史师兄前来,可是要邀请我进入曾头市的?只是弄出如此大的阵仗来,小弟我心中害怕啊!”李璟笑呵呵将曾柔揽在怀里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史文恭面色阴沉,他为了保全刘夫人的名声才会如此,只是没有想到,李璟居然如此无耻,说什么一见钟情?这天底下,哪里有这样的一见钟情的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是什么东西,也能配得上我们妹妹,快点出来受死。”曾密早就在一边不耐烦了,催动战马,手中的雁翎刀指着山头上的李璟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居然敢对公子无礼,公子,让我下去会会他。”武松见猎心喜,望着曾密手中的雁翎刀,说道:“那柄刀看上去不错,我得上去将它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出去,那就一起出去就是了,李叔,你领军一千守住山谷,我们出去会会这个史文恭,看看他比栾教头如何?”李璟摆了摆手,对于史文恭这样的人物,李璟最喜欢就是和他交战,毕竟,武艺只有和强者交战,才能锻炼的出来。他现在想会一会史文恭。

    随着挡在山谷口的车辆搬开,史文恭顿时笑道:“那李璟到底是年轻气盛,若是他躲在山谷之中,我也只能是围困他,然后将希望寄托在梁山贼寇身上,现在也贸然杀出来,那就是天助我也!”史文恭扬起手中的方天画戟,很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教头武功盖世,一柄方天画戟就能将这家伙斩杀。”曾涂望着李璟的身影说道:“教头,这样的小人物,哪里还需要你出马的,我一个就能了结他。”说着也不管史文恭反对,就取了点钢枪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贼子找死。”花和尚看的分明,心中愤怒,望着曾涂说道:“公子,这个人是我的,你可不能抢了。”双目中凶光闪烁,这个时候,山谷口上现出一个缝隙来,花和尚纵马而出,手中禅杖带起一阵怒吼。

    “杀!”曾涂一见来者,哪里能忍受,驱赶着战马,手中的点钢枪就刺了过去,快若奔雷闪电,李璟看的分明,那枪法虽然不是提神枪,但其中却蕴藏着提神枪的一些招式在里面,虽然不是很明显,但是练过提神枪的李璟却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李璟,既然出来了,你我也来会一会。”史文恭望着李璟手中的大锤,脸上也露出一丝凝重来,能使用大锤的人,力量都十分强大,对付这样的人,是不能让其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“教头,何必你亲自动手,待我去会会他。”曽升也是力大无穷,一见李璟使用大锤,心中就有较量的心思,也不待史文恭说话,自己也冲了上去,可惜的是他早就被武松看中,见他杀了出来,也迎了上去,和对方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在东京的时候,就听过师伯说过,他手下有三个弟子十分厉害,一个就是豹子头林冲,一个就是河北玉麒麟卢俊义,最后一个就是师兄你了。”李璟手执双锤,面色平静,双目中却是斗志昂扬,周侗甚至告诉自己,在三个弟子之中史文恭却武力最强大的,就是卢俊义也不是他的对手。对于这样的对手,李璟面色虽然平静,可是心中却是上了心思。

    “李璟,你就不要乱攀关系了,奉寨主之命,前来拿你。”史文恭面色阴沉,他扫了周围的曾家兄弟一眼,手中的方天画戟斩了出来,如同羚羊挂角,朝李璟的右手斩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璟没想到史文恭说打就打,一个猝不及防,差点让对方斩在自己的手臂之声,幸亏他手臂微微上提,将铁锤挡在手臂前,一声轻响,李璟连带着战马都后退了两步,正待反击,一道寒光顺势扫了上来,吓的李璟面色一变,赶紧震动铁锤,将寒光挡在一边,一阵金铁交鸣过后,退到一边,才发现自己的手袖已经被斩断,露出中衣来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史文恭。”李璟后背上都湿了,就一招两式,就能逼着李璟后背都是冷汗,足见史文恭的武艺到了什么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,还能挡的住几招。”史文恭骑在马上,望着李璟,脸上露出一丝意外,很快就点了点头,说道:“剩下的来几招,我可不会放水了,我倒要看看,你在我师父门下到底学了一些什么东西,让你如此有信心来挑战我史文恭。”

    史文恭说的不错,一招之后,就见史文恭手中的方天画戟宛若长江大河一样,连绵不断,他的方天画戟本身就很长,而且招式也极为诡异,从不同的角度对李璟发起进攻,李璟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下一步会在什么地方,只能是被动的防御,还没过几招,整个人浑身都是冷汗。不是体力上的不支,而是脑力上的劳累,总是在猜测对方下一招会在什么地方。抵挡起来十分劳累,后背早就被冷汗所湿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