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二章 史文恭杀来
    李璟并没有在曾柔大帐中休息,发泄之后,就十分淡然的离开了,在这里休息是一个找死的节奏。当年的成吉思汗就是这样被女人所杀的。李璟并不是金刚不坏之身,有些玩意被咬断之后,不会再长出来,所以有些用嘴解决的事情,却是不能在曾柔这种女人身上实现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曾柔面色苍白,双目无神,她是得到了一个拥有李璟的机会,李璟强大的战斗力,让她尝到了另外一种滋味,可惜的是,这一切都是李璟强行发生的,曾柔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种事实。一场大战之后,曾柔将自己缩在锦被之中,两个侍女不知道什么时候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这件事情不要传出去,算了,就算把你们不传,李璟肯定会传的。”曾柔想到了李璟,心中一阵绝望,这个男人就好像是恶魔一样,明明早就发现了曾弄的阴谋诡计,可是却没有说出来,而是等到了现在,才发作,不但打了曾头市一个措手不及,就是连自己都陷落其中。谁说李璟是一个莽夫,分明就是阴险狡诈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公子,已经放掉了两个人。”武松用异样的眼神望着看了李璟一眼,然后又低下了脑袋,大帐之中的情况,不用猜也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武松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误,曾柔是敌人,一个企图将李璟生擒活捉的敌人,李璟有权力对其下手。

    “可有兄弟受伤?”李璟潜意识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个弟兄受了一点轻伤,已经没事了。”武松心中微微有些感动,李璟开口询问的并不是战功,而是手下人的伤势,这比一般的主人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“曾弄那个老家伙恐怕很快就能知道消息了,天亮之后,对方必定会进攻,那个时候,我们要小心了。”李璟望着东方,说道:“曾头市的力量远在你我之上,想要击败他,只能是利用地利,否则的话,我们若是去攻打曾头市,必定是死伤无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小瞧了曾头市,曾弄既然坐镇曾头市,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,足见他的不简单,更何况,曾头市的教头史文恭文武双全,说起来,这个人也算是我的师兄,嘿嘿,有些意思,我的师兄,一个林冲宁愿在梁山当贼寇,一个师兄为了钱财算计我,现在还有一个师兄,居然想着击败我。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这种师兄弟的关系,是最好的联系,李璟当初跟随周侗学武,未尝没有这个念头,可惜的是,周侗的三个弟子都看不上自己。不能不说李璟的人品实在是太差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属下这就是去做好安排。”武松心中也提了上来,连李璟都提醒自己小心对方的史文恭,想必这个史文恭肯定是一个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史文恭确实厉害,就在李璟休息的时候,被李璟他们放走的两个小人物闯进了曾家大寨,飞快的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曾弄。曾弄大惊,赶紧将自己的五个儿子和史文恭、苏定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哪里知道史文恭刚刚听完那两个小卒子的禀报之后,想也不想,双拳将两人击毙,说道:“庄主,若事情是真的话,说明我们的计策已经被李璟知晓,这个时候,要么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要么就是立刻进攻盘龙坡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家的人马就这样被杀,还不追究,哪里有这样的好事情。父亲,立刻起兵,斩杀李璟,将他的脑袋取下来,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如此厉害。”曾密大声说道:“蝼蚁一样的人物,居然还想算计我曾头市,居然还?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曾魁咳嗽了一声,对曾弄说道:“父亲,既然已经被李璟发现,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躲避了,立刻调动大军进攻盘龙坡,李璟手中根本就没有多少兵马,一战而定就是了。任何计谋都是应该有强大的实力支撑,没有强大的实力,什么都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进攻,恐怕有些大妥当吧!调动兵马,等到我们杀过去的时候,最起码要两个时辰,那个时候天还没有亮,进攻可以吗?”曽升有些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如此,所以我们必须在这个时候动作,相信李璟也不会知道,我们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出兵,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杀到了盘龙坡下。李璟毕竟是惊慌失措。”史文恭解释道:“庄主,所以我认为这个时候必须立刻出兵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就立刻出兵。”曾弄站起身来,望着史文恭说道:“教头领军四千人,进攻盘龙坡,就算不能击杀李璟,也要将他拖在那里,梁山贼寇一旦知道李璟拖被拖住之后,一定会领军袭击他的背后,消灭李家庄,那个时候,才是我们消灭李璟的时候,记住了,李璟这个贼子,若是能活捉就尽量活捉,不能活捉,杀了他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庄主放心,属下一定会擒拿李璟。”史文恭大声说道。却是没有注意到曾涂双目中的嫉妒之色。要知道曾涂才是曾弄的儿子,原以为,这次领军出征会是他曾涂,却没有想到曾弄居然让史文恭领军,这就有些让他不爽了。他不敢反对曾弄,但却是不喜史文恭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史文恭率领的四千大军连夜就杀了出去,这四千人马当中,有曾头市自己的三千兵马,还有一千人是清风寨的人马,四千大军滚滚向前,史文恭骑着千里玉狮子马,手执方天画戟,腿上更是悬挂着长弓,背后背着一个箭囊,足见史文恭不仅仅是一个枪棒教头,甚至就是连弓箭也特别精通,身后的曾涂身长七尺,面色微红,周身遒劲有力,手执点钢枪,双目之间开合之中,有慑人的光芒,让人不寒而栗;曾密身高八尺,黑脸长须,手执雁翎刀,面色凶猛;曾魁面色微黄,身长八尺,手执点钢枪,威风凛凛;曽升却是玉面俊秀,身高九尺,手执长棍是。

    四兄弟簇拥着史文恭,率领大军而行,黑夜之中,虽然行军比较缓慢,可是盘龙坡本身距离曾头市并不远,等到了盘龙坡的时候,天色还没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早就有了预谋。”等到了盘龙坡的时候,史文恭才发现,整个盘龙坡前面都被大车所抵挡,勉强形成一个通道,进攻十分困难,一看就知道李璟已经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“既然偷袭不成,那就主动进攻就是了。”曽升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主动进攻,效果却是差了许多。他们已经知道了。李璟治军不简单。”史文恭这个时候已经看见远处山头之上,有人影晃动,顿时说道:“虽然我们突然杀来,对方却没有任何的恐慌,就从这一点看,李璟此人不简单,等下对阵的时候一定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曾涂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休息,吃早饭,然后作战。”史文恭想也不想的说道。既然偷袭不成,那就只能是硬碰硬的厮杀了,史文恭并没有小觑李璟,但是说李璟的武艺在自己之上,他就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史文恭不知道的是,实际上当他们高举火把杀来的时候,在数千步外,就知道有大队人马杀来,经过一阵恐慌之后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,早就吩咐好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是不是现在点兵出去会一会史文恭。”武二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弟兄们吃了早饭再说。史文恭既然失去了偷袭的机会,只能会选择正面交锋,我们吃的好一些,让弟兄们好生休息,嘿嘿,史文恭既然失去了偷袭的机会,深夜前来厮杀,走了这么长时间,明日清晨,恐怕没有多少战斗力,正好是我们的机会。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唯一担心的是我那师兄的武力了,恐怕也只有我能亲自会一会他了。让人将刘夫人照顾好一些,弄不好等下我们还会用上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?”武松忍不住望着李璟,用一个女人来威胁自己的敌人,这种事情武松还真的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“武松,记住了,上来战场,一切是以胜利为主,以活命为主。”李璟正容道:“我们不但要为自己负责,还要为手下的兄弟负责,史文恭的武力到底如何,谁也不知道,但是曾家五虎能闯下这么大的名声,想来武艺还是有的,徒弟尚且如此,更不要说师父了。战场上还保存仁义,那就是找死。当然了,若我们能击败史文恭,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了。”武松心中一亮,顿时点了点头说道:“属下这就下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战争本身就是无所不用其极,只要能胜利,李璟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,更何况,战争不是李璟挑起的,而是对方算计自己,既然如此,作为棋子的曾柔只能是承受被李璟蹂躏的命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