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一章 恶有恶报
    “父亲,妹妹那里有消息吗?”曾头市主寨的书房中,曾涂望着自己的父亲说道。他身高七尺,面色微红,神情之中有些担心之色,曾家五虎在整个郓城都很有名气,武艺不俗,平日里横行霸道,欺行霸市不说,但是对于自己的妹妹却是真心疼爱。

    “已经派人来信了,李璟已经朝曾头市而来,大概明日就能到达曾头市。”曾弄皱着眉头说道:“原本晚上就能到的,但是走到盘龙坡的时候,车轮断裂,只能是在盘龙坡休息一晚。你回头让人把守住各个要隘,不能让那些贱民知道我们的事情,李璟毕竟也是官面上的人物,若是被杀了,恐怕你那妹夫那里也不好交差。”

    “哼,刘构就是胆小,让他亲自领军前来,却是不敢前来,只是派一些兵丁前来。”曾涂有些看不上自己的妹婿,当初若不是曾弄需要曾头市,哪里会讲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妹妹嫁给刘构。

    “他毕竟是官面上的人,有些方面还是要顾忌一二的。他能派一些兵马来就很不错了。”曾弄摇摇头说道:“要不是李璟的出现,对我曾头市影响太大,我也不会如此冒险,要除掉李璟。你那妹婿也是一样,李璟若是不死,他的利益就受到打击,所以才会支持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李璟还真是不简单,一次就弄回来了十几万贯钱财,才几个月与的时间,整个李家庄的商旅就多了不少,若是再这样下去,一年的时间他就能取代我们曾头市了。”曾涂有些感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再厉害又如何?过了明日,他的一切都是我们曾头市的,都是我们曾家的。”曾弄不屑的说道。他并不是中原人,而是生活在东北的异族人,来到大宋做买卖,端端十数年间就已经掌控曾头市的一切了。现在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赚钱渠道,虽然这个渠道是别人的,但是不妨碍自己将他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是,父亲放心,孩儿一定会准备妥当的,不会让外人知晓。再说了,当初李璟灭了祝家庄,太师也没有什么事情,我们这次也一样,大不了和李璟一样,上供给太师就是了。”曾涂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事情都是如此简单,那就好了,可惜的是,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,李璟的背后也是有人的。”曾弄摇摇头说道。若是事情这么简单,他也不会想着除掉李璟,而是采用另外的办法来解决此事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等到明天,我们就可以随意炮制李璟了,父亲想怎么解决此事就怎么解决此事。”曾涂满不在乎的说道,他相信自己的父亲,这个瘦削的身体内,好像是蕴藏着巨大的能量,不然的话,也不会招揽到史文恭和苏定这样的英雄豪杰为自己所用,还能培养出曾家五虎这样的一群盖世猛将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!这次不光我们会出手,就是梁山贼寇也会出手。没想到老夫这么憎恨梁山贼寇,这次却要和他们联手对付其他人,真是造化弄人啊!”曾弄摸着胡须,面色平静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一丝不安,却不知道,这种不安是来自什么地方的。他摇晃了一下脑袋,暗自苦笑,自己是不是已经老了,不然的话,怎么会如此模样呢?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这个时候的盘龙坡实际上已经戒严,一处密林之中,李璟手执双锤,鲁达手执戒刀,公孙胜手执长剑,李大牛手执大斧,乔郓哥却是手执匕首,躲在暗处,五人中间却是刘老,这个时候的刘老虽然面色平静,但是双臂颤抖,浑浊的双目扫过李璟等人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你拦住老朽所谓何事?”刘老冷森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特来送刘老上路。”李璟很平静的说道:“你们想要算计我,可惜的是,你们没有想到,想要算计我李璟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嘿嘿,你们曾头市五寨大约有四千大军,加上刘知寨从清风寨派来的兵马,加起来有六千人,我李璟就算再怎么厉害,也不敢进入曾头市。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了?这么说,那个车辕断裂也是你弄的了?”刘老心中慌乱,忍不住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如此,我怎么能在盘龙坡停下来休息呢?一个时辰的时间,只要你们稍微催一下,我就不得不走,所以只能是让车辕断裂,好在盘龙坡休息,一边等候我的援军,一边就是让你们前来进攻我们,一路上之所以留着你,也是因为你暂时有点用处,现在你的用处结束了。所以只能是送你上路了。杀!”李璟双目闪电,手中的铁锤砸了过去,身边的花和尚等人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想着几个人本身就是高手,平常的时候,老者想对付一人都很难,现在要对付四个人,旁边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处的乔郓哥,一时间更是手忙脚乱,不过片刻,就被众人击杀。

    “哼哼,原本还想着让你回去报信,不过,报信的话,随便一个人就可以了,所以只能是送你下地府了。”李璟望着躺在地上的老者,不屑的说道:“就算你再怎么厉害,也抵挡不住我们四个人之力。走,回去。”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既然是到了地头,那就应该摊牌,想到不远处还有一个年轻女子等着自己,李璟的脚步更加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大帐之中,曾柔正在自己侍女的服侍下,去掉了头饰,吸取了身上的铅华,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纱衣,嘴角还露出一丝笑容,忽然,她的面色愣了,原本红润的脸色,这个时候变的苍白起来,面对铜镜,却见一个年轻人走了帐篷之中,偏偏那人手中那拎着一个首级,正是自己身边老者的首级,一下子花容失色了。

    “退下去。”李璟嘴角一笑,就将首级丢在一边,冷哼哼的对两个侍女说道。面对这种情况,两个侍女哪里敢反抗,赶紧退了下来,丝毫不理会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我这下人冒犯你了?”曾柔脸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甚至脸上的笑容还有其他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刘夫人吸取了铅华,居然如此的美貌动人,啧啧,我倒是羡慕刘知寨了,怎么样,今夜我在这里休息一下,没关系吧!”李璟望着曾柔一眼,自顾自的坐了下来,面色陡然之间变的阴冷,冷哼道:“刘夫人,既然想和曾头市一起来算计我,现在却被我算计,剩下的事情不需要我来说了吧!”李璟双目中喷射出火热来,望着曾柔薄纱下的雪白,好像是要将曾柔融化一样。

    曾柔脸色苍白,一下子跪在地上,她没想到李璟发现陷阱之后,隐藏到现在,猛然之间悍然发动进攻,打的自己一个措手不及。面对这种情况,曾柔心如死灰,似乎她已经没有选择,为了保命,只能是慢慢的爬了过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