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三十八章 刘知寨夫人
    “公子,说来也奇怪,居然有人请了我们的镖。”狮子楼上,鲁达手中捧着一张名帖,说道:“而且是请我们护卫一个女子,倒是有些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振威镖局,不但要护卫货物,就算是人,也是我们护卫之列,没什么奇怪的。”李璟结果名帖,上面写着保金纹银百两的字据。当下说道:“纹银百两,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拿的出来。可查清楚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个女人,身边还有十几个护卫,说是到曾头市的,害怕贼寇,所以请人护卫。属下看了一下,那些人恐怕是官家的人,十几个护卫也是军人出身。女子虽然没有露面,但是身边的两个侍女姿色不俗,想必自己的姿色也不差。”鲁达赶紧说道:“出来交谈的是老者,身材干瘦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到那个老者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不简单也没事,百两纹银请我们去曾头市走一遭,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只是我们恐怕要在曾头市绕一圈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听说曾头市有史文恭,还有曾家五虎,这万一出了事情,如何了得,我们还有十几万贯钱财。”鲁达想了想,有些担心的时候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查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,然后再做计较。”李璟想了想说道。若是一般的女子,恐怕在大战的时候也不能起什么作用,曾头市就是李璟也比较担心,曾头市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市,它只是山东一个商品交易的聚集地,山东许多商旅都会来这里交易各种商品,有五个大寨,形成犄角之势,相互依存,曾家五虎更是骁勇善战,加上一个史文恭,其实力,就是当年的祝家庄也比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不过,李璟却知道,曾头市对自己的印象并不好,因为随着香皂的出现,加上振威镖局的存在,郓城的商业中心已经从曾头市转到李家庄,甚至在山东境内,大家都知道李家庄,去曾头市的人越来越少,曾家父子能得到的钱财也就越来越少,对李家庄仇恨程度也会增加许多。自己这个时候带着数百人前去曾头市,也难免曾家父子会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,要不要让梁仲领军来援?”鲁达出言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让梁仲驻守李家庄,李敢和武二领军一千前来。”李璟想了想,嘴角露出一丝阴沉,冷哼哼的说道:“曾头市是什么地方?那也是大宋的领土,难道曾家父子还敢对我们下手不成,若是敢下手,我也灭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曾头市?”李瓶儿这个时候走了进来,浅绿色的襦裙,摇曳多姿,这些日子,倒是让她承受了不少的雨露,面色也变的红润起来,李璟见到她脸色也好了许多,一个擅长经营的女人,加上还想方设法的巴结自己,知道自己的喜好,将西门庆的女人管理的很不错,也是一个有手段的人。让李璟这次来到阳谷县多了几分乐趣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知道曾头市?”李璟先是一阵惊讶,然后摇头说道:“我差点忘记了,你要买药材,有一部分也是从曾头市而来的,想来知道曾头市也很正常了,曾头市不简单啊,曾家五虎加上史文恭,却是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曾头市最厉害的可不是所谓的曾家五虎,或者是史文恭之流的。”李瓶儿摇摇头说道:“曾头市最厉害的应该是曾弄的小女儿,叫做曾柔,她嫁给了清风寨刘知寨的做了夫人,那刘知寨手中也有千余人马,更是官场上的人物,曾弄能有如此规模,坐镇曾头市几十年,除掉自身的势力之外,就是刘知寨给的好处,有这个在,谁还敢惹他。”

    “清风寨刘知寨?”李璟脸上变了变,对鲁达说道:“走,去看看那个女子,是不是刘知寨的夫人曾柔,嘿嘿,这下有些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的意思是说,有人在算计我们?”鲁达可不笨,听了之后,顿时恍然大悟,说道:“这梁山贼寇虽然厉害,但对周围的诸如李家庄、曾头市的人还不敢碰,尤其是曾头市,梁山的粮草都应该是在那个地方买的,若是灭了曾头市,恐怕梁山很难买到粮草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趟镖有些奇怪。”李璟边走边说道。他出了狮子楼,翻身上了象龙,朝城外飞奔而去,一千多人的趟子手不可能是进入城池之中,只能是在外面找了一个破旧的军营驻扎下来。花和尚和李大牛等人在里面日夜训练,大家都知道在回到李家庄之前,肯定是有战斗爆发的,只有努力训练,才有可能在未来的战斗中保住性命,就是从河北黑风寨中,被俘虏的军队也被迫加入其中,这些人本身就是凶悍之人,只是行军打仗的时候,没有什么纪律而已,现在在花和尚残酷的军法之下,倒是改变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大营辕门处,老远就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外面,马车周围还有两个婢女,马车中人听见外面的喊声,顿时打开了车帘,露出一眸光芒来,李璟望了过去,却是一汪秋水,妩媚动人,樱桃小口微微张开,琼鼻之下,闪烁这诱人的红色,如玉的肌肤看的十分清楚,虽然没有看到整个面容,但是显然在马车之中藏着一个尤物。

    “这位大概就是李璟李公子了?”李璟正待再看的时候,马车上跳下一个人来,面色苍老,身材瘦削,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,不知道老丈如何称呼?”李璟望着眼前的老者,双眼一眯,李大牛说的有道理,眼前之人看上去干瘦,但是身上却是有杀气流露在外,双手修长,指甲很长,闪烁着银色,恐怕手上功夫经过一番训练。

    “刘,这次是送夫人回曾头市的,只是现在路上不怎么太平,听说李公子的振威镖局很是有名,所以才请了公子护送我们去曾头市,不知道李公子可愿意?”刘老头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说给了银子,是应该护送的,但是我振威镖局做的是本分买卖,一些违法之事却是不敢做,就算是护送人员、物资、钱粮货物等等,都必须是正经渠道来的。”李璟笑眯眯的说道。他打定主意要知道眼前女子的来历,所以才会这么说。实际上,护镖之人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来历,只要给钱,有什么不会护送的?

    “你?”刘老头面色一变,正待发火,身边的马车中却是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奴家乃是清风寨刘知寨的夫人,想来是命官之妻,算不上是贼人了吧!”银铃般的声音宛若春风吹过,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,勾魂摄魄之中,就是李璟也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,这个女子还没有看到样子,就是已经感觉到对方的姿容是什么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刘夫人,自然是正经人家了。”李璟心中暗自冷笑,倒是会舍得下本,居然让自己的夫人出马。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如此,若是一般的人,哪里会让李璟护送的,也唯独是刘知寨的夫人,李璟才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李公子可愿意护送?”曾柔美目望着李璟,双目中露出异样的光芒,她生的国色天香,原本想着配英雄豪杰,但是曾弄却是将她许配给了刘知寨,刘知寨虽然是一个文官,但是多年官场经营,早就成了老油条,而且是体质暗弱,在有些方面根本满足不了曾柔,偏偏也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,在清风寨除掉自己的侍女之外,其他都是赳赳武夫,曾柔根本就看不上眼,现在的李璟生的玉面临风,说话之间,更是彬彬有礼,比那刘知寨也不知道要好多少。自然是想着和李璟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,如何不愿意呢?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。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,却是充斥着邪意思,这个曾头市明摆着想找自己的麻烦,但是却没有借口,现在不知道的是,对方是准备在曾头市下手,或者是在路上下手,不管怎么样,李璟都是让他得逞的,至于曾柔,既然已经撩上了自己,就要有做俘虏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如此一路就有劳李公子了。”曾柔听了之后,脸上顿时露出笑容,轻轻的放下了车帘,脸上的笑容却是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“心机婊,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想着怎么算计我呢!只是,你还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不如此给你们一个教训,你们还不知道我李璟的厉害。”李璟听了对方的身份就明白,曾头市这是在算计自己,既然如此,自己又怎么会让对方好过,不狠狠的算计对方一把,如何能让对方害怕自己?

    “都说李璟有寡人之疾,以前还不相信,现在却是明白,对方还真是见不得女人,哼哼,先让你占点便宜,等到了曾头市,让你连人带着钱财都留下来。可惜了,如此俊朗的年轻人就要死在我的父兄之下。”曾柔心中冷哼哼的想道,脑海之中,却是想着李璟那俊朗的面容,也不知道被我那丈夫好看多少。可惜的是,曾柔必须要为曾头市考虑,再俊朗的人也没有家族重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