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五章 宝马象龙
    从梁中书的相貌来看,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奸臣,在梁山领军杀来的时候,吓得仓皇而逃,他面色清瘦,相貌儒雅,满脸堆着笑容,就算李璟背后有一个赵佶,可是他仍然神态平和,和李璟有说有笑的,这让李璟很舒服,有的时候,奸臣比那些清流们更会做人。

    “卢俊义拜见中书大人。”翠云楼下,卢俊义如同标枪一样站在那里,一见梁中书前来和李璟两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,赶紧上前拜见。

    “振威公子,这位就是我河北大侠,玉麒麟卢俊义,武艺高强,号称河北三绝。振威公子这次前来,我就让他前来作陪。你们都是练武之人,想必有很多话题的。”梁中书脸上虽然堆满了笑容,甚至对卢俊义夸赞了一番,但是李璟听的出来,他对卢俊义实际上是很不喜欢的,最起码是对他有些观点是不认同的,但是对方是河北三绝,在河北享有很高的声誉,梁中书不得不招他前来。

    “麒麟黄金枪、麒麟黄金甲和麒麟兽,河北三绝,中书大人恐怕还不知道吧!说起来,我与卢兄还是师兄弟呢!”李璟拱手说道:“山东李璟拜见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。”卢俊义脸上的笑容更甚了。也跟着喊了一声师弟。

    “哦!没想到振威公子居然和玉麒麟是师兄弟?倒是我孤陋寡闻了。”梁中书先是一愣,很快就哈哈大笑道。好像真的不知道这里面的奥秘一样。

    李璟却是不相信,尤其是那蔡京,既然和自己合作,恐怕将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都调查清楚了,这才肯定了自己,眼前的梁中书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曾经在周侗前辈名下学过武,所以能和卢师兄同门。”李璟谦和的说道,他这个时候也看见了卢俊义身边的燕青,面色平静,只有双目中露出警惕的神色来,也不知道是警惕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既然是师兄弟,那今日就更好,振威公子、俊义,走,我们一起上去,这翠云楼的西风烈可是一绝,用的水和一般的水不一样,酿出来的绵柔,另有一种风格。”梁中书笑呵呵的邀请两人,自己抬脚进了翠云楼。

    “师兄请。”李璟对卢俊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他看的出来,这个卢俊义不仅仅是卖相不错,身上的力量的极为强大,双手修长,虎口处有老茧,恐怕是擅长枪棒的,在这个时代的人大多数人用的都是枪,卢俊义就是用用麒麟枪而出名的。

    “师弟请。”卢俊义同样也是在好奇的打量着李璟,年纪轻轻,看上去连二十都没有,但是在梁中书这样的一方大豪面前,却没有任何紧张和拘束,不知道底细的人还以为对方是以为世家大族子弟,甚至是皇室子弟一样,才能面对梁中书这样的人,将自己放在平等的地位上。

    “同请。”李璟和卢俊义两人顿时哈哈大笑,一起走了上去,就在同一个时间段,李璟知道,自己绝对和卢俊义两人是尿不到一块的去的,卢俊义如此武艺,却不受梁中书的重视,就知道卢俊义看上不上梁中书,或者说,最不喜欢梁中书这样的奸臣。

    可是在北宋末年,毫无中兴之像,若是不随波逐流,如何能在这个时代立足,李璟认为,只要紧守自己的底线不动摇,就算和光同尘又如何,反正自己是要再造乾坤的。

    除掉心中的一点底线之外,李璟发现卢俊义在酒桌上倒是妙语连珠,大厅内歌舞不休,在雅座之中,卢俊义却是在介绍着草原上的一些情况,卢俊义乃是河北大豪,垄断的是辽国的马匹,当然,这一点他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振威公子,这河北可是大的很啊!从我们这里前往辽国,就必须要经过这个地方,虽然振威镖局实力很强大,但是沿途盗贼比较多,香皂供给难免受到影响啊!”梁中书忽然笑呵呵的说道:“公子何不找一个心腹之人,在河北也寻找一个地方开一个作坊,这样不但可以方便许多,而且还能节省不少的损耗,岂不是很好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想法。”李璟想也不想的点了点头,说道:“无论是从节省成本来说,或者是从其他的方面来说,在我大宋全国建立分店,都是有必要的。”虽然李璟知道梁中书此举是为了在这里面占据一定的份额,但是这是必然的事情,肥皂的利润并不高,李璟之所以兴建镖局,就是为了扩充自己的兵马,让自己的镖局遍布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若是李贤弟愿意在北京开个分店,这房屋、人手,我都给你备齐,你愿意在什么地方,就在什么地方,如何?”梁中书听了哈哈大笑,没想到李璟居然如此识相,让他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,如此一来,肥皂这样东西迟早会成为蔡家之物。

    “大人客气了,大人乃是清贵之官,这些浊事岂能污了大人之眼,索性是在大名,不如这样,我、师兄和大人三人合伙,一人占一个分子吧!”李璟笑呵呵的说道:“我以香皂入股,师兄投入一些银钱,大人投入一些土地、店铺,大家一起发财,大人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卢俊义没有想到此事还与自己有些关系,顿时面色一动,仔细盘算起来,顿时也感觉有些搞头,至于梁中书更是连连点头,在这里面,自己付出的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成本的,他是大名府的知府,在朝中根基深厚,弄一些田地和商铺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好,好,如此甚好。”梁中书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还是李公子想的周到!”

    “师兄,听说这里能买到马匹?”李璟笑呵呵的望着两人一眼,这两人是谁,一个是大名府的老大,一个是掌握这河北地下的秩序,若是并不到一些战马,那才叫怪事呢!

    梁中书低着头喝着酒,却是不说话,卢俊义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说道:“师兄回头为师弟弄几匹驽马来,河北并不产马,平日里想弄一些驽马都很是困难。多了为兄也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多,三百匹。”李璟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杀了我吧!一百匹,不能再多了。”卢俊义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振威公子,这一百匹驽马已经很不错,看看我大宋的军队,一只军队能有百匹战马已经很不错了。”梁中书忍不住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匹就一百匹,不过得给我弄一匹高大健壮的来,小弟使用的是双锤,两个加起来有一百三十六斤,而且这数量正在增加,若是没有好的战马,恐怕到时候,连兵器都带不走。如何能上阵厮杀?”李璟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六斤?日后还会增加?”卢俊义和梁中书面色一变,尤其是梁中书看着李璟玉面俊秀的样子,心中直怀疑,显然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的那匹麒麟兽送给贤弟吧!”卢俊义苦笑道。他认为李璟说的是真的,因为他能感受到李璟体内蕴藏的那股强大的力量,只是没有想到李璟的兵器是锤。

    “师兄是何许人物,河北三绝,岂能少了麒麟兽?”李璟摇摇头,从卢俊义手中夺取战马,这种事情他还真的不愿意做。

    “振威公子,我府上倒是有一匹象龙,反正我不是武将,留着也是留着,这宝马赠英雄,不如赠给振威公子。”梁中书忽然说道。他心中虽然有些不舍,但是想到李璟给自己带来的利益,一匹象龙还是能舍得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?那就多谢中书大人了,我愿意以一方宝镜换之。此镜高约五尺,下次来河北的时候,必定亲手奉上。”李璟听了之后笑呵呵的说道。既然梁中书已经出血,李璟自然要还之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梁中书哈哈大笑,他不在乎什么宝镜,在乎的是李靖的态度,一边的卢俊义却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喝的宾主尽欢,等到宵禁前才散了场,李璟亲自将梁中书送回府上,只有卢俊义和燕青站在翠云楼下,望着李璟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燕青,我这个师弟真是不简单,居然将梁中书的象龙要了过来。不简单不简单啊!”卢俊义可是知道那匹象龙对梁中书来说,可是珍若性命,这次若不是说在话头上,梁中书恐怕也不会说出来,更是没有想到李璟居然还不犹豫的要了过来,连一点拒绝都没有,一下子打的梁中书一个措手不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