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五章 宋江杀人
    梁山之上,却是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,这是晁盖进驻梁山,成为梁山之主后,第一次取得的胜利,而且损失很小,与前任寨主王伦相比较,晁盖也不知道比对方厉害多少,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原来的梁山水泊的喽啰们,也都真正的归心。

    夜晚之中,林冲手中拿着酒壶,坐在梁山的台阶之上,望着远方的明月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,虽然梁山击败了黄安,但林冲却没有任何高兴之色。

    “林教头为何在这里喝闷酒?”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,却见公孙胜一身道袍缓缓而来,大袖飘飘,宛若是神仙一样,林冲看的十分羡慕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道长何故来此?”林冲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头领都在聚义厅中饮酒,就算是其他兄弟也都是一脸的兴奋之色,唯独林教头一脸阴沉之色,故此紧随而来。”公孙胜笑呵呵的说道:“莫不是林教头有其他的心思?”

    “哎,不瞒道长,林冲在这里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只是我那娘子还在东京受苦受难,原本我想将她接来。”林冲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样的事情想必天王是不会反对的。”公孙胜隐约的知道这里面的问题,当下好奇的询问道:“更或者说,林教头没有接到尊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派的人前往京师,并没有见到我那苦命的娘子,他们传来的话说,我那娘子已经被奸人所劫,已经,已经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。”林冲低着头说道:“军师已经请绿林道人的人寻找娘子的踪迹,只是,哎,天下之大,哪里能找到什么踪迹。真恨不得我亲自下山,寻找娘子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公孙胜略加思索,摇摇头,说道:“这个恐怕是不可能的,现在山寨中力量越来越强大,每天来投奔我们梁山的人手更是不少,这些人都需要教头训练,教头若是离去,山寨中的弟兄们恐怕是不愿意的。”公孙胜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可以说,现在梁山之上,有三个人不可缺,第一就是晁盖武艺高强还是精神领袖,吴用智谋无双,还有就是林冲,武艺不俗不说,更是最擅长的就是练兵,梁山贼寇在林冲的训练下,才能进退有据,才能遵守号令,才能轻松击败黄安。林冲若是这个时候下山寻找张氏,恐怕梁山的发展将会改变许多。

    林冲闻言一愣,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,说道:“道长说的有道理,天王对我有大恩,岂能轻易离开梁山。”林冲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林教头不必担心,教头身兼重任,自然是不好下山,但是贫道却可以下山,明日我就下山,帮助教头走一遭就是了,如今我道家遍布三山五岳,更是有不少的信徒,贫道下去询问一番,相信不久之后必定能给教头带来消息。”公孙胜却是笑呵呵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,那林冲就拜谢道长了。”林冲听了双眼一亮,忍不住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教头不必多礼,快快请起。”公孙胜赶紧将林冲搀扶起来,说道:“在贫道看来,教头乃是顶天立地的英雄,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“在下算什么,连自己的娘子都保不住,算什么英雄?”林冲苦笑道:“就算是再怎么有本事的话,还不是被奸贼所逼,落草为寇的吗?”

    “落草为寇又如何?总有一天,你会正大光明的行走在阳光下的。”公孙胜笑呵呵的说道:“现在的大宋,已经是千疮万孔,根本不能承受大的战争,若是我们这边再闹的大一些,多击败朝廷几次,让朝廷对我们没有办法,这个时候,就是我们出条件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招安?”林冲一下子想到了一个问题,顿时跳了起来,说道:“道长是从何处得到这个消息的?若是招安,林冲宁死也不会去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猜测而,猜测而已,毕竟天王是不会同意招安的。”公孙胜笑呵呵的招呼林冲坐了下来,却是没有再提招安之事。一个聊京中之事,一个聊着天下大事。

    “郓城还真是一个奇怪的地方,这里面有名震江湖的呼保义及时雨宋江,还有一个点金公子李璟,真是一个好地方,居然能生出这样的人物来。”林冲忽然来了兴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虽然不错,可是这两人若是加入了梁山,对于我梁山来说,可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啊!”公孙胜摇摇头说道。林冲好奇的准备再问,公孙胜只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而这边两人正在讨论宋江的时候,在郓城的宋江却是面色阴沉的坐在阎婆惜的铺子当中,阎婆惜母女二人却是面有恐惧之色,望着宋江。在另外一个地方,还有白衣汉子,正是张文远,这个时候的张文远浑身颤抖,小脸苍白,充斥着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阎婆惜也是一脸恐惧之色,她忘记不了,自己刚刚收了铺子,这个张文远就兴冲冲的闯了进来,说找到了宋江勾结梁山贼寇的消息,想让自己引荐给李璟,一起铲除宋江。

    阎婆惜自然知道知道张文远对自己的心思,只是她哪里看的上对方,当下婉拒了一番,让他去找县尊,却不曾想到宋江就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就找了这么一个男人?”宋江不屑的看着远处的张文远,笑道:“虽然有些小聪明,可惜的是,没什么大用,我若是你,就不应该来这里表功,直接去找李璟,或者直接去济州,来阎婆惜这里,是想着说明你张文远厉害,找到了一个扳倒我宋江的理由?以后你就是山东及时雨?”

    “你,你已经掌握了郓城兵马,就算是县尊想看什么,也得经过你的允许,我,我又不认识李璟,只能来这里了。”张文远心中后悔,早知道直接去济州或者去李家庄,何必在这里显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找李璟,也不是想去报官,你是想得到她。”宋江却是指着阎婆惜说道:“你以为阎婆惜是我的外室,我若是倒了,阎婆惜也不能在郓城立足,所以你准备用这封信来威胁阎婆惜,好成全你的好事。嘿嘿,若是没有猜错的话,这封信是你从白秀英那里拿来的吧!可惜的是,那个贱人快要死了。你等下就能见到她了。”原来这段时间宋江没有来找阎婆惜,而是找了白秀英,这个在郓城和阎婆惜差不多的女子,只是白秀英更加的贪婪,不但得了宋江的好处,甚至看见宋江衣服和晁盖的书信来往,顿时以为找到了好的东西,可以来要挟宋江,弄出一些银子来,这个张文远就是她的姘头。

    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张文远这个姘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白秀英再好,也只是一个****而已,阎婆惜就不一样了,她已经从良了,关键是开了香皂铺子,大赚而特赚,若是以此书信来要挟阎婆惜,弄不好还能人财两得!可惜的是,这边刚刚来到铺子,就被宋江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阎婆惜望着地上的张文远,忍不住怒骂了一句。她心中顿时不知道如何是好,要知道现在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,宋江岂会放了自己?

    “说吧!宋押司,你准备如何处置我们?”阎婆惜看也不看地上的张文远,莫说自己和他没有关系,就算是有关系,也看不上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宋江皱了皱眉头,若不是阎婆惜现在是李璟手下的人,他早就杀了阎婆惜了,现在若是杀了阎婆惜,李璟手下的镖客肯定是追杀自己,就算自己在江湖道上有许多人,恐怕也难以当李璟的追杀。不过等到他看见地上的张文远的时候,顿时来了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阎婆惜面色一变,没想到宋江会出这样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只有和我同谋,我才能放心你。”宋江从自己靴子里抽出一柄匕首来,三步并作两步,上前就给了张文远一刀,然后将匕首扔给阎婆惜,说道:“现在该你动手了。你要知道,你既然知道我的秘密,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你们,现在看在李璟的面子上,不杀你们,但是你必须要杀了张文远。”

    “女儿,这,这如何是好啊?”阎婆望着躺在地上哀鸣的张文远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宋押司,果然是宋押司。”阎婆秀网这样眼前的黑瘦男人,相貌不扬,可却是心肠狠毒,她接过匕首,也不管张文远的哀求,匕首顿时从后心刺入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宋江指着一边的文房四宝,说道:“写下供状,按下手印,剩下的就没有你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阎婆惜心中无奈,值得按照宋江的要求,写下了供状,按了手印,宋江这才取了张文远的首级和供状大摇大摆的离去。

    “女儿,这?”阎婆望着一脸苍白的阎婆惜,心中慌乱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李公子,该死的宋江,我必请李公子杀了。”阎婆惜面色狰狞,俏脸上露出狠毒之色。

    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