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四章 振威镖局
    “公子。”书房之中,杜兴恭恭敬敬的站在李璟面前,现在李璟的威望很高,李家庄李应已经处在半退休状态,没事和扈太公一下钓钓鱼,练练武什么的,大部分事情都落到了李璟手中,李敢已经进入振威镖局,而新任的管家却是杜兴。这样看上去丑陋,但是心中却有丘壑的管家,帮助李璟解决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派出人的人可是见到林师兄了?”李璟望着杜兴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恕罪,梁山这段时间戒严,根本就没有机会上梁山,阮小二等人率领梁山水师纵横在水泊之中,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。”杜兴有些惭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如此,济州府尹让团练使黄安领军一千前来剿灭梁山,梁山一伙人虽然兵马并不少,尤其是晁盖上山之后,整日操练兵马,我那师兄本身就是禁军教头,那黄安领军前来,就是送兵马和粮草器械来的。”李璟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黄安的确是不行,在济州无恶不作,手下的功夫又不行,恐怕不但不能解决梁山,恐怕连自己都要倒霉,只是可惜了我们,我们的人上不了梁山,也就见不到林教头。”杜兴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吧!自然是有机会的。”李璟也是无可奈何,他很想现在就将林冲喊下来,帮助自己训练镖客,但是唯独梁山四面环水,不好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栾廷玉最近怎么样?还老实吗?”李璟忽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实倒是很老实,不过很奇怪,虽然没有人和他说话,可是他也不在乎,终日不是打坐就是练武,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样子。”杜兴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去见见他。”李璟也顿时来了兴趣,能熬过这么长时间,这个栾廷玉还真是能承受的住寂寞,李璟到现在为止,只是见了一次,其他的人也只是给他送饭,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,甚至整个牢房之中,连书籍都没有一本,就他一人孤苦伶仃的呆在牢房里。李璟认为这种情况,若是放在他身上,恐怕半个月不到他就忍受不住,可是栾廷玉忍受住了。

    当李璟感到牢房的时候,却发现栾廷玉正在练武,说是拳也不是拳,说是枪也不是枪,只是李璟还是从里面看出了一丝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提神枪?”李璟忍不住说道。提神枪乃是周侗的绝学之一,当初在东京的时候,曾经传授了李璟提神枪,当然他不是让李璟去学习提神枪,恨天三十六式打遍天下无敌手,哪里还需要学什么提神枪。周侗传授提神枪,只是让李璟熟悉到枪法中的套路,能够在厮杀的过程中,轻松的寻找到敌人的破绽,最后达到击杀敌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从此之后,你李璟是可以天下无敌手了。”监牢中的栾廷玉身形一阵颤抖,最后长叹了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李璟拱手说道。他不知道栾廷玉和周侗是什么关系,但是对方能使出提神枪,就知道栾廷玉此人的不简单的之处。

    “周老先生可以说是我的师父,但是我却不能认其为师父,你刚才也看见了我的提神枪实际上只是得了一般的真传而来,那是我偷学来的,和我一块偷学的还有孙立。”栾廷玉长叹了一声,说道:“你既然认得提神枪法,想必也是见到了周老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已经见过师伯了。”李璟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周老先生为何要传你提神枪?”栾廷玉又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识得百家枪法,才能击败百家枪法。”李璟想也不想的说道:“我的兵器是铁锤,虽然威力很不错,但只是短兵器,最大的敌人就是枪法,所以我要破尽天下的枪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在我大宋十将九枪,枪乃是兵中之贼,不像其他的兵器,在出招之前,你能寻找到它的踪迹,唯独枪不一样,它不但杀伤力大,而且快速狠毒,你若是发现慢了,自己的招式还没有出现就会被对方所伤。”栾廷玉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栾教头指点。”李璟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活到现在,相信祝家庄的覆灭恐怕是没有人找你的麻烦了。”栾廷玉转过身来望着李璟,此刻的栾廷玉面色平静,双目中并没有半点仇恨,古井无波,却是让人震惊,这样的栾廷玉却是最恐怖的,就是李璟也感到一丝惊讶,这是什么?返璞归真吗?

    “不错。祝家庄已经为梁山贼寇所灭。这是朝廷的公论,蔡京并没有找我的麻烦。”李璟点了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我早就告诉过祝朝奉,蔡京不可信,可惜的是,他不相信我,若是能早灭了你,恐怕祝家庄恐怕早就独霸独龙冈了。”栾廷玉苦笑道:“你是来杀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来放栾先生离开的。”李璟望着眼前的栾廷玉说道:“栾前辈放心,您的女儿、儿子乃是孙子都在李家庄,生活的很好。栾前辈若是想离开李家庄的话,我李璟愿意奉送白银百两,为栾前辈的路资。杜兴,打开牢门,放栾前辈出来。”李璟在一瞬间就做了决定,他决定放栾廷玉离开李家庄。当下招呼杜兴说道。

    栾廷玉听了之后,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奇异之色,认真的看着李璟一眼,见李璟面色平静,点了点头,说道:“难怪你能击败祝朝奉,掌控独龙冈,就冲着这一点,你比祝朝奉父子都强。”这个时候杜兴已经打开牢门,栾廷玉也不客气,就一脚踏了出来,从李璟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“李璟,李家庄景色不错,听说还有一个叫做香皂的东西,我能用吗?”栾廷玉刚刚走到监牢门口,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璟先是一愣,很快就明白栾廷玉言语中的意思,赶紧说道:“栾前辈想用多少就用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哎,早知道你认识提神枪,我当年就不应该偷学提神枪了,但愿这是我最后一次还人情了。”李璟的话刚刚说话,栾廷玉就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李璟这才知道为什么栾廷玉在这个时候答应自己出来,不是因为祝朝奉之死,也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对方的生死,而是因为周侗的提神枪,当年他偷学了周侗的提神枪,这个时阿候前来还债的。

    “杜兴,这以后人情债是不能借的。”李璟望着远处栾廷玉的背影,实际上,对栾廷玉还是很欣赏的,纯粹的练武中人,遇见周侗的师侄,还会为了当年之事报恩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教头人选,有栾廷玉的加入,就算林冲不会下山,李璟也不用担心手下的人没有人教导了,栾廷玉就是一个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且不说李家庄得了栾廷玉的加入,使得李家庄的战斗力增加了许多,加上郓城、阳谷等县的招募,一时间整个京东路上到处都传颂着李璟的大名,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勇武之士前来应聘趟子手,也同样有不少的流民前来。整个独龙冈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三千人看上去很多,但是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招满了,甚至还多了许多,李璟在里面又选了五百人,一时间整个李家庄的镖师增加到三千五百人。李璟以当初的三百庄客为主力,按照大宋的军队,分成六个营,其三人为一小队,九人为一中队,合五中队为一大队,五大队为一都,五都为一营,共计五百人,整个振威镖局分成了六个营,还有五百人为近卫营。

    小队长为二级趟子手,中队为三级趟子手,大队为一级镖师,二级镖师掌管一都,三级镖师掌管一营。实际上能担任这些主官的人多是从三百原来镖客中挑选出来的人物,现在李璟手下三级镖师也很少,从梁仲、李敢、鲁达、杨志、杜兴、李大牛和武二等人,这里面李大牛掌管近卫营,专门为护卫李璟而设置的,杜兴掌管的是暗营,专门侦探情报,真正的打手也只有梁仲、李敢、鲁达、杨志和武二五人而已,总的兵力达两千五百人,还有五百人只能算是补充,有扈成掌管,栾廷玉和扈三娘为振威镖局的教头,教导众多趟子手的武艺。

    李璟又让梁仲、鲁达、杨志三人成立了振威书院,专门教导镖师们行军打仗的方略,以抵御山贼所用。至于杜兴的暗营却是李璟亲自掌握,传授杜兴如何刺探情报,并且让栾廷玉传授这些人刺杀之道。如此忙了半个月,才将整个振威镖局框架搭建完毕,李璟众人的苦心经营,加上源源不断金钱供给,使得振威镖局的实力一步一步的增强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也传来济州团练黄安被击败的消息,黄安不但被击败,甚至自己还被梁山生擒活捉,连带的还有数百兵马被梁山所俘获。

    让李璟感到担心的是,梁山贼寇是不仅仅招降了这些俘虏,还缴获了十几艘大船,壮大了梁山水师的力量,让日后征剿梁山更加的困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